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游记】西北天高(外10篇)之九 “老外保罗”  

2017-04-08 19:34:02|  分类: 【原创】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老外保罗

 

女婿比我先到吐鲁番一个星期。

我到的第二天,女婿告诉我,有一个老外工程师叫保罗的今天要来,是美国公司派来协助稿实验的。

我说,你几次去美国公司,认识他吗?

女婿说当然认识,除我之外,别的同事没人能认识。

女婿准备晚上去火车站接车。头天晚上我到的时候是9点,今天也是那个钟点吗?

女婿说,还要晚,要到半夜。

半夜后我已经睡着了,不知道女婿什么时候回到房里睡下的。

吃早饭时,我看到保罗了。保罗个子不高,稀疏的黄头发,高鼻梁,深眼窝,大眼睛,双眼皮,阔嘴巴,憨厚而略带狡黠。女婿说过他是五十来岁。

保罗早就在桌子边坐下了。我同女婿走过去,见我年纪独大,猜到我是谁了,敏捷地站起,伸出手来与我握,如日本人那样弯了几次腰。他似乎知道我不懂他的语言,并不说什么。我也知道他不懂我们的语言,也仿照他做几个动作,然后是笑,并不说什么。

但是他与中国的年轻同事们却有许多话说。他说他的英语,年轻的中国同事也说他的英语。他说英语很慢,似乎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说,清晰而流畅,几乎连我这个视英语如鸟语的人,也快要懂得他的意思了,只是还隔着一张纸,谁知道他说什么。

不过,我分析一定是说的他们工作上的事,但是几个青年同事却不时的发出哄堂大笑。真是工作上的事,有什么可笑的。我有点纳闷。

我认为保罗的英语是说得好的,不急不缓,却又连贯,似乎还有声情并茂的味道。别人笑,而他不笑,我就认为他说话一定幽默,不然,别人不会笑,而他自己也不会煞有介事的样子。我们中国的相声演员其实一般也是说得慢的,特殊需要时才快。

对比我的女婿与保罗说话,女婿既没有保罗的流利,也没有保罗的缓慢,更没有保罗的韵味。我将我的看法对女婿说了,女婿却不以为然,说,保罗是巴西人,不是正宗的美国人,真正的美国本土人,说话那真叫快,你还没听清,他早就说过去了。我开玩笑,说那是因为你对英语的熟练程度还不够高。

看得出来,几个年轻的同事对保罗很尊重,对他的说话,往往报之以笑声,很大的原因也许是让他高兴。

女婿说他是第一次来中国,连一句中国话也不会说。但是,一、二天后,他会说“你好”、“谢谢”、“再见”等简单的交际词。他每次一见我,不再是只笑只点头而不出声,他会不停地说你好,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走到狭窄的路口,只能一人通过,我做出手势,让他先走,他不肯,也做出手势让我先走。我想到他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虽然年龄比我少,但还是应该表示一点尊重,诚心地让他走,他就是不走,我只好先走。他却在我后面不停地说谢谢,弄得我哭笑不得。

坐在饭店的桌子上等饭吃,他会逮住我们说话中他明白了的中国字,不住地学说,象个初学语言的孩子。他不觉得难为情,而我们听到他古怪的发音,不由得大笑。他其实是明白我们为什么笑,轮流地看我们眼睛的表情和嘴唇的发音,反而学得更起劲,好象是故意的作弄我们。

但是我惊奇的发现他使用筷子很自然,与中国人没有大的区别。如果说他从没有来过中国,连一句中文也不会说,怎么筷子却使用得这么好,中国的语言在全世界没有普及,筷子反倒普及了?我把疑问说给女婿,女婿与保罗对话了几句英语,然后告诉我,他去过韩国一段时间,下了功夫学筷子,所以会用。

他吃不惯中国的面条,但西北却是以面食为主,相比较,面条自然要比大饼之类的要好吃。由于工作需要,午餐只求简单,一般的就吃面条。附近的几家面馆几乎都被我们吃遍,味道差不多,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有一次,我们从从较远的地方回城,肚子饿得厉害,恨不得一进城就有吃的。但是进城的地方没有面馆。女婿突然回忆起这里有个偏僻的地方,好多年前去吃过一次,不知还能不能找到。女婿的记忆力比较好,结果找到了。面馆的招牌是“张大妈碗碗香”,味道确实比我们吃过的地方要好一点。

保罗吃着吃着,突然停住手里的筷子,握住我女婿的手,说了一连串的英语。我问女婿说什么。女婿说,这个老外还真能尝口味,说这里是他吃过的所有面条最好吃的,他感谢我;还问我们下一次能不能再来这里吃。

我说你怎么回答他?女婿说,这有什么难的,我们明天还来就是了,就是天天来也不难。保罗为了这句话,又一次握住我女婿的手,郑重其事地摇晃,意思是你可要对你说过的话负责哟。

从此,只要有可能,每天午餐我们都来光顾张大妈。其实店里并没有张大妈这个人,这是个四川人开的店,在厅堂里贴了一个广告式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张大妈而已。

晚饭也是保罗定点的一个四川人的店,叫川渝饭店。老板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女人,见到客人就笑,热情地为顾客定桌子,找椅子,递菜单。保罗呆呆地看着老板娘忙活,但只要老板娘看他,他急忙就躬身陪笑,口里不住地说谢谢。

老板娘知道他是个老外,对我们说,这个老外会说中国话吗?我们告诉她不会。她却故意地拿菜谱放在保罗的面前。保罗很高兴,认真地翻看,然后用手机的自动翻译模式去照菜谱上的中国字,荧屏上自然出现英文。但是他不知道这菜的滋味,却也点。点了一、二个,再交给我们,然后看着老板娘笑,笑得很天真很炫耀,意思是,你不要以为我不懂,我照样点菜。老板娘便夸张地大笑,尖叫,还伸出大拇指,对保罗OKOK地赞扬。保罗摇头晃脑,笑个不住。

我们要离开的前一天,保罗突然站起,走到老板娘身边,揽住老板娘的肩膀。老板娘大吃一惊,不知道这个平时温文尔雅的老外要干什么。

保罗掏出手机,递给我女婿。女婿立即明白了意思,老板娘也明白了意思,高兴地用手圈住老外的腰,又将脸歪向保罗一边,做出十分亲切的表情。

我女婿用保罗的手机拍完照,老板娘又递过去她的,然后欣赏着照片,也不管点菜的事,一路笑一路叫,挥动着手机,朝饭店里面跑,大声喊叫:老外和我照相了,老外与我照相了,你们都来看呀。

吃完晚饭,除了一人开车,其他的都步行回去。保罗是从来不坐车的。我与保罗自然没有话说,即便话到嘴边也强力咽下去,这一点我感到很遗憾。如果我俩有共同语言,我们一定有许多话说,至少比那些年轻的工程师有话说。

我们经过一家漂亮的冷饮店,保罗是一定要进去的,买一筒冰其琳,悠然自得地边走边吃,就象走在美国的某条大街上。我们一起走的人,除了他,没人吃。我们中国人都相信,饭后并不是吃冷饮的好时间,难道美国人就不相信吗?

我们分手的那个早上,保罗有点沉默,情绪低落。他与年轻的同事们说了几句英语,同事们也沉默了,跟着情绪低落。

女婿告诉我,保罗说他有胰腺炎,故而不能乱吃东西。

我吃了一惊,这么好的外国工程师,竟然有如此讨厌的疾病。我不会说英语。我无法安慰他,只是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心里祝福,希望以后还能在中国看见他。

不过我想起他每天晚餐后都要吃的那一筒冰激琳,是他的胰腺炎的需要,还是他的习惯或是身体的高热量使然?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