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游记】西北天高(外10篇之3)  

2017-03-03 15:14:02|  分类: 【原创】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烤羊肉的老板

 

西北地方的城市,无论大还是小,简朴还是繁华,几乎全是规范的现代建设的模式,所有的房屋和街道,留足了应有的空间,特别是人行道,几乎与中间正规的马路等量齐观。

不是他们有多么科学的头脑,多么长远的发展意识,实在是广博的国土面积大大多于人口生活的需要,不管这种需要是要怎样的自然条件为支撑。

同时,这些城市几乎就是昨天早晨突然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崭新,稚嫩,散发着热气。只是流动的人口太少。正因为这样,城市便显得干净,清静,从容,新鲜。

因为人口少,生意难得兴隆,不少的本地人便跑到内地去做烤羊肉的生意。

这些人戴着漂亮的维族小花帽,典型的维族人的形象,说明他是真正的维族人,所烤的羊肉也是典型的,决不欺世盗名。

但是,这一切,却给烤羊肉的文强老板带来了莫大的便利。他不是本地人,老家在甘肃,却热爱着吐鲁番。他在这里烤羊肉十五、六年,一直舍不得离开。

他的的门店也是在一条普通的马路边,门面的装饰并不特别,商号极其通俗,就叫“文强烤羊肉”。要研究他的与众不同,似乎是他门前的人行道特别的宽绰,下午在他店门前宽丈余的有限的地面上,摆开六、七张桌子,与那一条大街别的烤肉店一起,做好了夜市的准备。

纵观那一条长街烤肉夜市的规模,实在不敢小觑,可用一眼望不到头来形象并不为过。

那一条望不到头的大大小小的桌子全都铺上白桌布,就象天上起了一条长长的白云,煞是壮观。如果这所有的桌子周围全都坐满食客,该是如何的叹为观止!

这样看起来,文老板的所谓与众不同也并没有与众不同,至少在这一条街上与别的所有老板相比,没有与众不同。直到我写这篇文章的现在,其实我还是不解他何以十五、六年了,一直舍不得离开那个地方。

下午六点,女婿实验组的几个人,加上我一道出门找吃饭的地方。车子不由分说就开到他的门口,可见这些人已经在这里不止吃过一餐,而我与另一个当天来的老外工程师算是第一次。

我们一共八个人,其中还有一个女同事,很可以算得上“八仙”。

他们在出发的时候议论过,今天要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吃羊排。到了这里,几个人毫不犹豫地找一个桌子坐下。这时所有的桌子只有我们这一桌坐满了人,可见西北地方,六点钟还不算是吃晚饭的时候。

我们中有人呼叫老板点菜,老板春风满面的过来,递上菜单。我估计他就是招牌上那个叫文强的老板吧。他白白胖胖,眼睛本来不算小,却笑得弥勒佛似的,眼睛变成一条缝。笑过了,站在一旁,还是微笑着,叫人看着亲和。他自始至终并没有说什么话,却象所有的话都在他的笑容里。看着他的笑容,想问的话似乎都是多余的。

点好了菜,不一会,一大盘羊排端上来,长长的排骨上附着鲜嫩的肉,鲜嫩的肉粘在鲜脆的骨上,喷香的热气直朝人的鼻孔里钻。我也曾经吃过羊排,但是印象早已不深了,看到这样的一大盘,似曾相识,却又异常的陌生。

我想,这就是西北的羊排吗?如果说似曾相识,也许在书本上见过,配合了想象,想象来自遥远的时空;如果说异常的陌生,我又何曾见过这样的一大盘,真担心这样的一大盘,我们八仙会吃不完。

老外保罗夸张地睁大眼睛,真象发现了新大陆,哇,哇地大叫,表示极度的惊叹。立即伸出手臂上长着黄色绒毛的大手,第一个拿了根大羊排。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

女同事不敢下手,说,我能吃完一根吗?一个男同事嘻嘻地笑,宽厚地说,吃吧吃吧,吃不完就丢在桌上不要了,不过,只要你不说还想吃就好了。

羊排入口,实实在在的充盈,我咬了一大口肉,却一咬一个烂,香香的还没有好好品味一下,就急急忙忙咽下喉咙,接着又去咬一口。我无论如何想不起来,我在那里吃过这么好吃的肉,而且是羊排上的肉。原来羊肉还可以烤制得如此的鲜嫩香酥,却不是在锅里用水烹煮出来的。

我无意地转头去看老板,老板就在几步远的地方站着。我们的眼睛似乎无意地对看了一下,他微微地向我点头。他似乎并不关心我们吃得怎么样,却又保证随时可以看到他。他有很强的站功,我始终没有看见他坐下来过。

我手里的第一根羊排还在嘴里吮吸,女同事竟然已经吃完第二根,啃得光光的骨头在手里摇晃,就象在敲一只无形的鼓。

一个同事问,还吃吗?再来一盘怎么样?

女同事犹豫着,欲言又止。

保罗NO,NO地摇头,说了一串英语,意思是还有没有别的品种。

一个同事对老板一招手,说了几句话,不一会,两大捧铁钎子串起来的烤羊肉,放在了盛羊排的空盘子里。同事说,吃多少算多少,吃不完的退给老板就成。

我想,这么多,肯定吃不完。事实恰好相反,剩下的三、四根在盘子里摆着,我只是站起来走走,转回来便被人拿在手里吃着。其中就有那个女同事。

我们吃完大餐的时候,旁边的另外三桌拼在一起,长长的三只桌的两旁坐满客人,桌上是好几大盘的羊排。这些人大概来自于同一个地方。他们一边吃,一边谈笑风生。另外剩下的二、三张桌子也坐了客。而这条街上别的桌子上,仅仅稀稀拉拉的桌子边坐了些人。大多数的店家的桌子还没有开张。

也许这时候时间还早,只有七点多

谁知道这条街的许多的夜市烧烤店,谁笑在最后呢?

不过,我们所在的文强老板的这一桌即将撤走,三只桌拼在一起的客人酒兴已阑,另外三只桌有的在剔牙,有的在买单,有的正准备离开。第二拨客人又会坐上来。

我站在文强老板的身边,乘着酒兴聊得高兴。我掏出手机给他拍照,特别注意用他身后的“文强烤羊肉”做背景,他笑得憨憨的。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