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游记】西北天高(外篇之2)  

2017-02-28 15:44:43|  分类: 【原创】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招车的女孩

 

这一次去西北,主要是女婿趁着公司派他去这里做某项科技实验,之前也多次来过这里,情况熟悉,知道我有愿望了解西北,他可以做向导,一力主张我随来。

他比我先到吐鲁番一个星期。我到吐鲁番的时候是晚上,他来车站接我。到吐鲁番的第二天下午,他开着小车,陪着我在市里转了一圈,然后向市郊去。

吐鲁番市是个县级小市,市内范围不大,城市设施基本上是现代化。我觉得真正的吐鲁番是在城市之外。

二、三点钟的太阳正大,车里有冷气,感觉不到外面的热。外面的太阳明晃晃的,显然是我在内地从来没见过的。野外没有一个人,偶尔有一、二台手扶拖拉机开过,之后便又恢复旷古的荒寂,一切都在金色光芒的笼罩下。

如果说金色光芒来自于天上灿烂得看不见准确形状的太阳,不如说我们这个星球已经与太阳融为一体,我们自己就是太阳,就是灿烂的发光体。

车窗外远处的平原一会儿是寸草不生的碎石硬土,被阳光炙烤得发黑发暗,一会儿是爬伏在地上的一簇一簇绿色带灰的矮草。而公路两旁却有着一排排高大的白杨,在风中的阳光下簌簌歌唱。白杨下有一片片低矮翠绿的葡萄园,象是要躲避灼人的阳光而紧缩着身子。我想即便这样也是没用的,阳光从天顶上直压下来,天底下的一切生物都无可逃遁地被笼罩着。但是,这一片片的绿色却象是从江南水乡借来的,穿越空间在这里展示,与远处的干枯毫无关系。

我深感惊讶,对女婿说,这一片片的葡萄园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女婿说,是坎儿井引来的天山雪水浸泡着长成的。

小车转过弯,似听见淙淙的流水声。女婿停下车,说,我们下去看看。

我心里害怕天上的太阳,不想下去,但还是推开车门下去,太阳立即向我撒下亿万隐形的金针,全身立即麻酥酥的疼痛发痒。不过奇怪的是,我并没有热得喘不过气来,很快由疼疼转为舒适,觉得全身沐浴在火热的太阳光里,全身的皮肤有滚烫的感觉,却也并无大患,甚至还想在阳光里多待一会,好好地体验这里的太阳不同寻常的一面。

如果我们内地的太阳也是这样的感觉,在野地里作业的人,大可不必戴上遮阳的草帽之类的东西了。

我们遁声走到公路边,一条水渠沿路侧自远而近,再婉延至远方,一股活泼泼的清亮的大水,在水渠里跳跃翻滚,闪耀着阳光的辉煌,发出天籁般的呼喊,进行着欢乐的旅行。我掏出手机,对着充满生命力量的长渠,一连拍了好几下。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着一条极其普通的水渠拼命拍照,拍这么多水渠的照片有什么意义。但是我就是要拍,充满激情地拍,不顾一切地拍。

我看到,成片成片低矮的葡萄架下的土地是润泽的,有嗡嗡的昆虫之类的东西在鸣叫。宽阔的葡萄叶下,是成串的青绿的淡绿的泛着白光的马奶子葡萄。葡萄已经成熟,摘一串能吃个半饱。内地西瓜成熟的日子,只要地里还有瓜没有摘,瓜田里便有草棚,守瓜人不会有半点懈怠。但是这里除了我与女婿两个活动的人,还有葡萄架下细微的昆虫的鸣叫,广大的平野里几乎没有半个活动的生物,例如狗啊猫啊鸡啊鸟啊,安静得象一个不真实的梦幻。但是我们没想到去摘一粒葡萄尝尝。

不过,当我们的小车离开公路的主干道,折入一条较小的公路时,看到了前方居民低矮的住房,路旁的葡萄架下,便有了女人们毫无忌惮的说笑声。看见三五成群的女人们,或蹲或坐地仰脸摘葡萄架下的果实,看见我们的小车经过,总要转过脸来看一眼。她们想看看是什么车经过这里,是什么人坐在车上,也许是她们的熟人或者情人,当然多数会让她们失望,只是过路的车辆,开车的人谁也不认识。

但是她们还是要看,当我们看她们的时候,她们便停止了说笑,希望我们将车停下来,对她们说点什么,当然,一般的一定是问她们的葡萄好吃不好吃,卖什么价格,她们也就有了与陌生人说话的机会。

与陌生人说话会给她们带来快乐。

其实我也想让女婿将车停下,走过去与她们攀谈,趁机也看看她们身上穿的花衣裳,研究她们的脸究竟与汉人有何不一样。但是我没有让女婿停车,我知道这里的少数民族女人(以维族居多),大多不会普通话,而且还担心时间不够。

不过,她们并不是完全的失望,因为要不了多久,就有精致的小三轮开过来,停在她们面前,将她们装满葡萄的各种颜色的塑料桶,提起来放在红色的小车厢里。小车厢装满了,红黄蓝绿紫五颜六色的塑料桶,以及桶里满满的绿色的葡萄,映着小车厢鲜红的色彩,煞是好看,如女孩们鲜艳的衣裙。开车的一般的是年轻帅气的小伙,高昂着戴有小花帽的脑袋,悠然自得地将小三轮从地里开上公路,公路上便有了一大朵鲜艳的花朵在移动。

现在正是开摘葡萄的时候,大概是先摘附近的,然后才是较远的。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先摘较远的,再摘附近的,难道他们真的不怕别人偷摘吗?

女婿说,他们这里家家户户有葡萄,谁摘谁的葡萄呀。

居民区大都聚集在村路两旁。房屋是传统的平房,屋顶压了厚厚的土,据说这样就不会让太阳的热力穿透,屋里就不热,冬天也不冷。

有居民的地方,不但房屋多,路上走的人也多,车也多,卖东西的也多。

我们的车在柏油公路上慢慢地开,一边欣赏路边的风情,远远的看见四个女孩在前面走。四个女孩的衣服似乎都有维族的特点。她们一定就住在附近,因为她们都空着一双手,趁着一时空闲,在路上走走,互相说说青春的悄悄话。她们婀娜的身姿在阳光下变幻莫测,说话的声音隐隐传来,我一点也听不懂,却象歌声一样迷人。

她们听见身后我们的小车开过来的声音,便闪到了路旁。我以为我们就在一瞬间擦身而过,但想不到她们将美丽的小脸转向我们,并且抬起她们的小手,轻轻地向我们摇摆。我们的小车似乎一点也没感觉出来,一如既往地向前开过去。

我的眼睛随着后退的倩影,恋恋不舍地尾随着,对女婿不经意地说:“你怎么不捎上她们啊?”

女婿说:“你没看见我们车上乱七八糟的放了许多器材,怎么捎她们啊?”

我朝车后看,果然是。

我心里终于得到一丝宽慰,是呀,这么乱七八糟的,怎么捎那几个漂亮的女孩啊!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