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游记】西北天高(外10篇之1)  

2017-02-28 15:41:05|  分类: 【原创】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铁甲军车

 

从上海坐飞机到乌鲁木齐,听人说要6个小时,心里一直犯难。

我不喜欢长时间乘车坐飞机。硬着头皮坐到飞机上,做好硬挺的思想准备,事实上只有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心里不免暗暗高兴。

走出机场大厅,还不到下午3点。飞机从上海出发是上午9点,这趟从东到西的漫长的旅行,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完成。

不过,接下来还有一截很短的旅程,那就是下午5点从乌鲁木齐到吐鲁番的一个多小时的火车,而且车票已经在网上买好,只须到车站的自动取票处,将我的身份证放在取票机上亮一亮,车票就会从出票口吐出。

这样算起来,7点左右就能到达目的地。

据说西北这个地方的太阳比内地要迟下山2个小时,也就是说,内地天黑了,这里却还有2 个小时的白日。在这个晴朗的秋天,如果内地7点天黑,今天我还能在这里再享受2个小时的白日,似乎有赚了什么似的莫名的兴奋。

我用15元在机场大厅买一张去火车站的大巴车票,舒舒服服地坐到车上,闭上眼睛,以为只要睁开眼,火车站就到了。

车行一段时间,睁开眼睛一看,车站的上方却标着南站两个心惊的大字。怎么了,乌鲁木齐难道有两个火车站吗?安排我旅程的我的女婿却并没有交待这事,机场大巴从卖票到上车都说是火车站,并没说是去南站,现在却蹦出个南站又误入南站,责任在谁?

我想责任应该在大巴。我反身想找大巴司机,但大巴已淹没在人车之海中,无迹可觅,即便找到也是既成事实。当前要务,赶紧弄清是不是还有个乌鲁木齐站,南站去乌鲁木齐站是不是方便。问谁呢?

我这才仔细打量眼前如海浪一般拥挤的人群。人固然很多,但知情人并不好找,大部分应该是如我一样的外地来客。不过,我很快地看到一些不同凡响的人,就是穿着黑色制服,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他们威风凛凛,精神抖擞地站在各个人群转弯的地点,就象泛滥的洪水中坚定的磐石。

再细一看,火车站进门的右侧大坪里,还停着一辆浑身迷彩的铁甲军车,前面还伸出一根长长细细的炮筒,疑是刚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撤下来。这辆铁甲军车不是磐石可比了,简直就是大海中的救生孤岛。人流虽然湍急,一旦涌流到磐石和孤岛之前,便也打着卷,乖乖地退回去,循着正常的流向,缓慢地前行。

我忽然意识到,近些年,全世界恐怖活动猖獗,我国新疆也出现东突恐怖组织,已镇压数起,虽然已遭挫败,但防患未然,才能让人心安。此后在西北的近二十天的时间里,许多的公共场所都设了安全检查通道,旁边有人监视。所有进出者都要通过此门。当你驾一辆小车在荒原上奔驰,前方会突然出现一个检查站,武警荷枪实弹,截断这条通路。方圆数十里,除了这一条路,真是无路可走。用机器验证每一个人的身份证,检查每一辆车上的装载物。

我走到身旁不远的一个武警面前。战士20出头,严厉的眉目间有掩饰不住的稚气。看见我来到身边,似要对他开口说话,绽开微笑,等着我的问话。我的冷寂的心忽然有了暖意。

“请问,还有个乌鲁木齐车站吗?”

我希望他回答:“没有了,就是这个车站呀。”

但是,他的回答令我失望。“有呀,坐公共汽车两个小时,坐出租车一个小时。”

他似乎知道我问话的意思,一开口全给我回答了。我的一颗心飞起来,飞到这陌生城市的上空,不知落到什么地方才是安全的。再也无话可问。战士复又恢复他的严肃,挺了挺他的春笋一般的身姿,如磐石一般沉默着。

即便是坐出租,还要一个小时!还不知道这个陌生的城市的火车站,打出租是不是容易。据我的经验,大城市重公共场所的出租车一般是要排队的,那么,要想准时赶上火车就很危险了。

我一个简单的冲动,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赶紧找到路口,拦一辆出租。不能误了火车啊!

但是转念一想,这不是一个欺骗的城市,机场大巴将我送到这里,一定有她的道理。我想再问问刚才那个武警,我在网上买的乌鲁木齐站去吐鲁番的票,能不能在南站领取?能不能在南站上车?但是我发现自己被人流推拥,已经离开那个武警有较远的距离了。

一不做,二不休,不如进到大厅,在取票机上试试。

我被进站的人流簇拥着,在大坪里沿着曲曲折折的拉线前进着。终于走到铁甲军车前,让身边的人群流过,聚精会神地看了好一会。我想取出手机拍个照,手指几次触到口袋里的手机又离开,因为我没有看到有人拍照,我担心被旁边的武警发现被制止。最终我还是没有取出手机。

眼看要进大门,经过安检的机器了,我随意地将我担心的问题问了问身边走着的一对中年夫妻。

他们唯恐回答不详尽,你一句我一句不断纤地对我说。

他们说,这是一个新站,虽然有个老站,但已经以这个新站为主了,所以人特别的多。在老站买的票,可以从新站上车,相反也是一样。在网上买的票,不管新站老站,都可以互相取票和上车。吐鲁番在南边,老站在北边,是经过这里的,上车一点问题也没有。如此这般,一直到安检机前似乎还意犹未尽,还在说。但是我已经完全明白,也完全放心了。

过了安检机,那一对不知道哪个民族的夫妻,被人流卷到哪个角落,早已看不见了。

他俩都说普通话,但总是有着某个少数民族的口音,究竟是哪一个民族呢?我永远无法弄清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