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散文】战长沙  

2017-02-28 11:46:03|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岁安安的日记》选录

 

 

2015-11-6    农历八月二十四    星期二

 

战长沙

 

因为今年中秋与国庆是前后脚的时间,靠得很近,再加上其它的假期,女儿和女婿有十多天的休息,918号便带着安安陪我去湖南老家。

老家没有人在,女儿的母亲在长沙给她的弟弟带孩子。我们要去的主要是长沙。

女儿弟弟的孩子轩轩比她的孩子安安还大4个月。我没有来上海之前,是与轩轩的奶奶一起带了轩轩一段时间的。我离开他们是迫于安安没有人带,请一个保姆又不放心,不得已而为之。

那时候刚刚生了一个孙子,我兴头正高,更由于已经与那小子建立了感情。两年多的时间 过去,虽然在感情上与轩轩没有新的发展,但已经存在的两年多前的感情还牢牢地拴在心里,总想着什么时候去长沙看看我的孙子。

在上海,我时常面对安安便想起轩轩。但轩轩在我心里始终是一双大大的眼睛和在地上飞快地爬行的形象,也即是两年前的形象。

两年里,我经常与轩轩的奶奶通电话,每一次都会听到轩轩成长的故事;我也从他的父母在网络上发出的轩轩的照片里看见他,但就是想不起他究竟长成了什么样子。

我在自己博客的主页上,应该是作者照片的地方,贴上轩轩刚刚学会爬行的一张十分可爱的照片,一打开博客的网页,他的顽皮的样子就会映入你的眼睛。安安早就认识了。每当安安一看见,一定会指着大声叫喊:

“轩轩哥哥!”

无聊的时候,我会对安安说:

“你知道轩轩哥哥吗?”

“知道。”

“轩轩哥哥在哪里?”

“在长沙。”

“我带你去长沙看轩轩哥哥好不好?”

“好!”

每日与我四目相对,早就厌烦了的安安听说 要带他去看轩轩哥哥,立即神采飞扬。

他不知道长沙在什么地方。他以为长沙就是出小区转弯,或者与附近的那家超市差不多。他以为我说走就可以走。但是我丝毫没有要去的意思。他不知道怎样表达他的急迫的心情。他望着我,希望我能说话算话。但是我没有让他如愿以偿,他也就表现得十分沮丧。

有一次,他在没有丝毫征兆下,主动提出:

“公公,轩轩哥哥,去。”

我明白他的意思,是要我带他去看轩轩哥哥。他这个想法,一定在心里酝酿了很长久,现在终于找到了表达的机会。

我知道他并不知道去看轩轩哥哥的真实含义。他只是想让他的单调而枯燥的生活丰富一点。

那天早上,我们大小四个人从我们住的四楼下到地上,再上到小车上,要正式离开上海去湖南了,我看看手里抱着的小安安,希望看到他不同寻常的兴奋的表情。事实上,我的希望并没有得到满足,因为我看到的他的小脸上,仍然是一如既往的镇定而愉悦的表情。

这种表情是我每天带他外出活动时经常有的,这次并没有特别的不同。我有点不甘心,对他说:

“安安,我们去长沙了,你知道吗?”

“知道 。”

“我们去看婆婆,还有轩轩哥哥。”

“婆婆,轩轩哥哥。”

如果说我是让他明白这是我们俩盼望已久的一次行动,不如说是对自己的一种快乐的提示。

为了开车不至于太辛苦,主要是不让安安坐太久的车,我们中途睡了一个晚上,不然,当天是可以赶到长沙的。第二天下午我们到了目的地。

轩轩牵着他奶奶的手,站在门口迎接我们。我将手里抱着的安安放在地上,伸直腰杆站在轩轩和他的奶奶面前,并且叫了轩轩一声。

他的奶奶拉过轩轩,说:

“轩轩,这是爷爷,快叫爷爷呀!”

他不但没有叫,反而一个劲地朝奶奶背后缩,两只茫然的大眼睛盯着我看。我很是诧异,没想到在长沙这样的大都市里,竟然也有这样怕生的孩子,就象偏远农村里从来没有见到生人。这个孩子就是我的孙子!对于我印象里的轩轩,这个细节让我打了一个折扣。

我伸出双手去抱他,他拨开我的手。他手很有力,让我觉到轻微的痛感。

轩轩不是安安这样的纤细,在同龄的孩子中,他算得上身高体壮,据说高有95公分,重有36斤,而仅仅少了4 个月的安安,只有90公分,25斤。

轩轩大而亮的眼睛,好看的双眼皮,相貌堂堂。我想强行抱他一下,以表示我对他渴盼的亲热,不过我还是放弃了。我不想让孩子对我产生厌恶感。我将安安拉过来,说:

“这就是轩轩哥哥,你叫哥哥呀!”

但是他不叫。他曾经无数次地在我的面前热切地叫着轩轩哥哥,现在站在轩轩哥哥面前,他却叫不出来。他眼睛看着对方,甚至还有一丝微笑。他喜欢与孩子在一起。他将眼前的轩轩哥哥,也当作平时陌生的孩子。

他根本没有想到,眼前比他既高且壮的孩子,就是他常常念叨的轩轩哥哥。

既然安安不叫哥哥,那么就让轩轩叫弟弟吧。轩轩也是看着对方,叫不出来。据说轩轩过去不是这样,看到任何人都是笑,让他叫任何人都很爽快,后来就变成这样,对任何陌生人都不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安安几乎与哥哥的经历相同。

据说这是孩子发育的自然现象,是一种阶段性的表现,我们试着采取了许多办法都无济于事。

我们只好让他们俩手拉着手,到一边去玩。

很快,他们俩又叫又笑地互相追逐起来。轩轩到底大一些,鬼花样多一点,跑跳,坐地,爬地,打滚,安安都跟着学,没有哪一样落下。有时我们看着实在太过分,想要制止,他们却从我们手里挣脱,根本不理睬我们,我们也让他们疯。

在接下来的十天里,他们俩几乎天天都是这样度过的。我们带着他俩,不管走到哪里,哪里便一片欢腾。

在韶山新建的图书馆,我们拾级而上。毛主席巨大的座像在大厅上,轩轩跨过大门时不小心摔倒,却是意外的毕恭毕敬地伏在毛主席像前,象是行跪拜大礼。安安跟在后面,他不知道轩轩是不小心摔倒的,还是以为哥哥是有意为之,赶紧也跪下来,向毛主席像毕恭毕敬地行大礼,惹得我们与旁人都哈哈大笑。而他俩却不知道所以然。

他们疯得厉害的 时候,表现了强烈的浪漫色彩,我想无论怎样豪放的浪漫名人也不过如此。

他们会在自己兴奋到最佳境界的时候,将手边够得着的玩具,大把抓着砸向房间的任何一个地方,以至于事后满地都是玩具的碎件。

他们还将玩具从住房的七楼丢下去,被我们发现,强行制止,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也有温柔的时候,一包点心交给他们,轩轩拿着,朝自己口里放一点,又给弟弟口里放一点。轩轩吃东西又快又干脆,安安从来都是拖泥带水,吃得很少,而哥哥给他放在嘴里的东西,却从不拒绝。很快,一小包点心就被他们俩吃得光光的。

不过他们也有争吵的时候,有一次不知道为了什么,轩轩用手去推弟弟。力大无穷的轩轩轻轻地一推安安,安安便朝后打一个趔趄。我赶忙走过去,说不能这样,这是你的弟弟,哥哥要保护弟弟。

更多的却是弟弟闹得哥哥哭。弟弟看着哥哥手里有他想要的东西,便想当然地认为他应该拿到手里。他还从来没有因为想要某个东西时,大人不是尽量满足他的。但是哥哥心情不好,不愿意给他,他抓住就不放。哥哥这时便会放声大哭。

弟弟望着哥哥莫名其妙的哭,不知所措。他根本想不到,哥哥的哭是与他有着直接的关系。

安安是个温和的孩子,不知道持强凌弱,更不会强抢别的孩子的东西。轩轩也不会这一套。如果一旦轩轩懂了这一套,象安安这样的孩子想要在他的面前争强好胜,他只消轻轻一推,安安就会倒地。

幸好他还不会,不然哭的就是安安了。

 

【原创散文】战长沙 - 追梦的云 - 追梦的云之博客
【原创散文】战长沙 - 追梦的云 - 追梦的云之博客
【原创散文】战长沙 - 追梦的云 - 追梦的云之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