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长篇纪实】2岁安安的日记 / 108、童话:奶国奇事(5,结束)  

2016-05-18 17:45:23|  分类: 【原创】长篇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1-8    农历十一月二十九    星期五   


这时,人群里走出一个小孩,个头比安安还稍稍高一点, 一脸的稚气。白玉看见他,显得十分高兴,大声叫喊着迎上去,将他抱起,在地上转了几个圈才放下。

那孩子只管咯咯地笑,抱住白玉不松手。

她对孩子说了一些话,然后拉到我的面前,对孩子说了几句。孩子恭恭敬敬对我行了一个礼,很谦卑地说了一些话。白玉向我翻译,说孩子是向我致敬,希望我能够帮助教育他,他还是个什么也不懂的毛孩子。

我问这个孩子多大了。她说比安安还少半岁,让我很是惊讶。从他的言谈举止,以及身体素质,我在心里认定他,至少比安安在大了半岁到一岁,没想到竟然相反。

安安现在还不能完整地用语言表达一个意思,不仅不能将一句话说清,还语句颠倒混乱,不是与他经常生活在一起的人,根本无法弄明白他究竟说了些什么。哪里能比得上这个孩子呢?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白玉告诉我,他叫镦镦,是她的亲弟弟。她因为长时间在外出差,已经有很久没有见面了。

这时,安安看见一个与他差不多的男孩出现在我们面前,急忙走了过来,一双眼睛盯着镦镦不住的看,还伸出一只手去拉镦镦,镦镦立即笑嘻嘻的拉住安安的手。看得出来,安安很喜欢镦镦这个新朋友,而镦镦也很喜欢安安。

我说:“安安,这就是镦镦,比你还要小哩,但是,他比你长得还要高,象是哥哥,你这个哥哥反倒成了弟弟。”

我这样说,白玉和镦镦姐弟俩都笑起来。白玉这个姐姐是懂我的话的,镦镦应该不懂,怎么也象是懂了一样呢?我对白玉提出这个疑问。

白玉说:“我们奶国没有固定语言,也就是说,世界上没有一种语言是奶国的语言,反过来,世界上所有的语言都是我们的语言,不管你用世界上任何一种语言与我们说话,我们都懂。”

我立即又生出另一个疑问:“镦镦刚才与我们初次见面,好象不懂我们说话,现在忽然就懂了,有这么快的吗?我们人类要懂一种新的语言,非得要学好长的时间,没有听说只是几分钟就能懂的。嘿嘿,除非是天才。”

“爷爷,你说对了,对于你们人类来说,这就是天才,但是,对于我们奶国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是的,对于镦镦这样的小孩来说 ,他的反应是慢了一点,但是只要几分钟的时间,也就完全能够适应。你不相信,你现在完全可以用你们的语言与镦镦对话了。”

白玉说这番话的时候,免不了自豪的情绪溢于言表。她转而对镦镦说:

“镦镦,你对爷爷和安安问个好吧。”

“爷爷好!安安好!”

镦镦纯正的中文普通话,从他可爱的小嘴里吐出来,竟然与他姐姐一样的动听。

我大吃一惊,奶国的人竟然如此的神奇,是我做梦也不敢想的。

安安看着镦镦对自己问好,笑得更欢了,他模仿着镦镦,结结巴巴地说:

“安安,好。”我说:

“安安,你应该说镦镦好,而不应该说安安好,因为你是问镦镦好的呀。”

安安大声地笑起来,也不知道他是高兴的笑,还是不好意思自嘲的笑。

“走吧,我们去玩吧。”他拉着镦镦的手,要去一边玩。镦镦望着我,说:

“爷爷,我能够和安安一起玩耍吗?”我说:

“当然可以。但是不要走得太远,安安对你们这里还不熟悉,我也担心会找不到你们,好吗?”

“好的,爷爷你放心吧,我们就在这里玩,不会走远的。”

说完,他拉着安安的手,嘻嘻哈哈绕着我与白玉转圈子。奶国的地面洁白晶莹,纤尘不染,说得更准确一点,在奶国的地面,根本看不到什么灰尘,也不知道这个地方的灰尘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虽然地面看起来光洁,象玻璃,也象结了一层冰,却一点也不滑溜,不然,象这俩孩子这样乱蹦乱跳,早就滑倒在地上了。而且地面不但不滑溜,还有一种说不出感觉的柔软和弹性,人走在上面一点也不感到费力。

白玉见安安与镦镦玩得高兴,也不自觉地参与进去。他们三个人或者互相追逐,或者在周围的山石和草木之间躲迷藏,或者高兴地唱歌。

白玉一忽而抱抱这个,一忽而抱抱那个。安安和镦镦争相要白玉抱,白玉一个人抱不了两个,干脆逃跑,这两个小的就在后面追,谁先追到身边就先抱谁。

我在一边看着,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经是一个年过花甲的爷爷,觉得自己也年轻了,甚至和他们三个的年经不相上下,也变成了孩子,忍不住也跑到他们中间,与他们一道忘形地玩耍起来。

他们三个见我也参加进去,更加高兴,至少在我心里,这时候的我们就是四个孩子,三个男孩,一个女孩。我们在地面奔跑,在草地上打滚,放开喉咙歌唱,忘形地跳舞。

我们玩得如此高兴,早就吸引了附近那些奶国的民众,他们也逐渐地围观过来,然后很快地参加进来,我们成了大联欢。他们都说着我们的普通话,也就是说,与我们说的话根本没有区别。我忘记了这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觉得这就是我们平时所住的小区,所有的人都是小区里的居民。

不知道玩了多久,我身边的安安拉住我的手,仰着红朴朴的小脸对我喊着:

“公公,饿,吃。”

我立即醒悟,安安饿了,应该吃东西了。但是,这不是在家里呀,能有什么可吃的呢?我的这个思想一冒出来,白玉手里就拿着一大瓶奶,递给我,说:

“爷爷,这里是奶国,饿了就喝奶,喝了奶就不饿了。”镦镦也在旁边说:

“安安,快喝吧,喝完就有力气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玩了。”

奶瓶还没到我手里,安安就一把抢过去,说:

“安安喝!安安喝!”

他双手捧着奶瓶,很快地将奶嘴塞进嘴里,不顾一切地吮吸起来。我看着,很是感慨,安安吃奶吃得多好呀,要是早一点遇见白玉和镦镦两姐弟就好了,要是早一点到这个奶国来就好了。

这样一想,哪里有什么奶国!哪里有什么白玉和镦镦!哪里有什么奶国狂欢的居民!我与安安正是在家里的客厅里,安安捧着一大瓶奶,拼命地吮吸着吗?他满头满脸都是汗,不知这汗是刚才在奶国联欢时流下的,还是拼命吸奶冒出来的。

我发现我也是一头一脸的汗,也不知是刚才联欢时流下的,还是这突然的变故惊出来的。

但是,事后我问安安:

“你还记得那个叫奶国的美丽的国度吗?还记得漂亮的白玉姐姐和帅气的镦镦弟弟吗?”他说:

“记得,白玉姐姐,镦镦弟弟。”眼里闪出向往的神情。

从此以后,只要他在喝奶的时候耍花样,企图抗拒的时候,我就会说:

“你喜欢不喜欢奶国?”他会迫不及待地说:

“喜欢!”

“想不想白玉姐姐?”

“想!”

“想不想长得象镦镦弟弟那样强壮和聪明?”

“想!”

“那就好好喝奶!”

他二话不说,捧起奶瓶就喝。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