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铁血古城》之20:不速之客  

2015-03-23 17:25:40|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铁血古城》之20:不速之客 - 追梦的云 - 追梦的云之博客
 

  

20、不速之客

 

四个人一边说,一边走,一边演示,嘻嘻哈哈很是热闹。脚下时时惊起潜藏的野兔,如飞的掠过他们身旁。还有野鸡和飞鸟,扑喇喇从这一棵树飞到那一棵树。偶尔还有远处转过头来望着他们的野羊和别的什么野兽。有一群猴子,从他们的树顶上跳过去,就像天上洒下来一阵急雨。跳过去并不太远的猴群对着他们搔首弄姿态,做着怪相。

周宇方说:“这山里是有老虎和豹子的,不过很少看见,只是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出没。不比野猪,好像离不开人,就像家里的老鼠离不开人一样。这山里的人到了哪里,野猪就会跟着到了哪里。其实,野猪并不是非要依靠人不可,离开了人它照旧可以生存。在很古老的时候,人还不会种庄稼,野猪也没有饿死。现在还是有些野猪并不骚扰人,而另外一些野猪却专门与人作对,真像是山神爷和土地爷派遣它们,要来享受人的劳动成果,或者找人报复的。”

冯奇飞问他:“是不是每个晚上都有野猪来捣乱?如果是这样,晚上你们就总是睡不成觉了吗?”

周宇方说:“说不定,有时候它们一连几个晚上都来,有时候不来。它们不仅糟蹋苞谷,也糟蹋红薯和别的东西。从春天到秋天,山上窝棚里总也离不开人值班看守。大山里是树木的天下,找一块空地不容易,要开垦出来更不容易。种一点粮食还要与野猪的那只大嘴争夺。”

冯奇飞说:“今天晚上如果锣响了,我也与你一道去赶野猪。”

周宇方说:“你明天不是要去县城吗?你好好休息吧,你毕竟是客人嘛。”

冯奇飞说:“不行,现在你家就是我家。日本鬼子已经打进县城,占领了我们的家,我们只好以你们的家当作我们的家了。如果你们还是把我们当作客人,我们就不好意思住在这里了。”

丫姑说:“飞哥哥不是客人,我更不是客人了。我过去从来不起床赶野猪,以后我也起床。”

江冬琳说:“我也去。我也不是客人。”

冯奇飞说:“好了好了,我不去了,我还是把我自己当作客人吧。我总不会永远住在周宇方家吧。你们也就不要跟着我起来受罪了。”

大家都笑起来。江冬琳说:“这树林里的路还真难走。其实哪里有什么路呀,就是在草丛里走。要我一个人走,我还真难找到方向。谁知道这草丛里有没有蛇,被蛇咬了怎么办?”

周宇方说:“你还说要半夜起床赶野猪,你连蛇都怕,怎么赶野猪?你要知道,野猪可是非常凶恶可怕的。长长的嘴,两只尖利无比的獠牙,跑起来如射出去的一支箭。比起草丛里的蛇来厉害多了。蛇其实并不可怕,它是怕人的。你走在草丛里,像我这样手里拿一根竹枝,在草面上抽打,即便里面有一条蛇,也被你吓得早就溜了。”他一直走在大家的前面,手里的竹枝随意地在草面抽打。又说:“找不到走路的方向就是大问题,必须要我们带路才成。”

到家时,天色渐渐黑了。家里早就点上了桐油灯。一点如豆的光焰,照亮得堂屋里温馨而舒适。一跨进大门,丫姑就喊起来:“妈,有吃的东西吗?赶快拿出来,我的肚子饿瘪了。”周妈妈闻声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一大碗煮熟的红茹。后面跟着冯妈妈和江妈妈。她们埋怨他们出去一天了。一天没吃东西,怎么不知道早一点回来呀。红薯还没放上桌子,丫姑早已抓了一个在手,大口吃起来。周妈妈说:“你们先吃一点冷红茹填一下肚子,锅里的饭早就好了,就等你们回家炒了菜好吃。”冯妈妈念一句阿弥陀佛,说:“你们出去一天,一定走了很远,去了哪些地方啊?”“这山太大了,也太有意思了,走出去也不想立即就回。说不清走了些什么地方。主要是为了熟悉环境嘛。”冯奇飞回答他的母亲。“宇方我以为你带他们去打猎了,后来我见你没有带猎枪出去,知道不是打猎。不打猎也好,不要吓着了冬琳妹仔。”周妈妈说了这么一句,就去厨房忙了。

周宇方嗅了嗅堂屋里的空气,说:“今天家里来了什么人了吗?”

江叔叔从他的卧室里出来,说:“今天来了一队带枪的,有十来个人。除了一个当官的腰里别了短枪,其他的都是长枪,村长周三爷安排在祠堂里吃饭。说是什么祁山自卫队的。这年头,只要手里有枪,个个都是神气活现的。近些年我们县城里的粮子(兵)几乎天天都有,特别是国军的败兵粮子,手里没有枪了,也是横行霸道的,他们说老子在战场上杀日本鬼子负了伤,你们老百姓要好好地慰劳。不过今天这些人虽然背着枪,却很和气,不像那些败兵粮子。周三爷安排他们在祠堂里休息。中午就在祠堂里吃的饭,也是安安静静的。饭后就在那里休息。那个当官的就一直坐在我们堂屋里。后来他们走了。刚刚走了不久。”

“哼,一群痞子。”周宇方不屑地说。

“不过,我看那些当兵的不坏,那个当官的也不错,对人有礼貌。知道我们是从县城来逃难的,还问长问短,安慰我们不要害怕,说这祁山里有他们自卫队,日本鬼子不敢来的。要我们安心住在这里。”

冯奇飞早就听说有个祁山自卫队,是这山里一个从军队退役回来的将军组织的。这个将军听说日本鬼子要打到县城来,组织数千人,成立自卫队,保一方平安。如今这日本鬼子已经进了县城,没听说自卫队放一枪一炮,倒是缩在这山里,是保护这山里的安全吗?

丫姑说:“那个当官的还不错?不错个屁!他只是到我们家里还懂一点规矩,在别的地方很可能也是个痞子,还是个痞子头。”

江叔叔笑着说;“他是个痞子头?我看不像。他一进门就问丫姑在不在。我们说丫姑出去了。他说他在家里等丫姑回来。如果不是因为要等你丫姑回来,可能早就走了。”

丫姑说:“他找我干什么?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下次来了,不让他进屋。”

周宇方冷笑,说:“他以为他是谁。经常带些人在这一带走来走去。好像向谁炫耀他是个什么官似的。有一次我对他说,我们这里闹野猪,我们的猎枪威力不行,请他们用他的步枪去围猎。你猜他怎么说?我们的枪是用来打日本鬼子的,不是打野猪的。你看,就是这样的货色。自卫队成立快半年了,没有主动向日本鬼子开过第一枪。敲诈勒索老百姓倒是第一流的。哼,不让他进屋还是小事,应该不让他们进村,不给他们出钱出粮,还不给他们饭吃。可惜今天中午村里这顿饭。”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