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铁血古城》之17、再飞登天  

2015-02-03 15:23:16|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铁血古城》之17、再飞登天 - 追梦的云 - 追梦的云之博客

  

17、再飞登天

 

他们也想要与冯奇飞一样看清县城,但是,哪怕是睁大的眼珠子要掉出来,泪水迷糊了眼眶,也无法进一步看清。他们听冯奇飞说得那么具体,疑心他是给他们编故事,或者是在给他们说他的梦话。但是,冯奇飞对他们说的话具有强烈的权威性。他说得那样肯定,那样不容置疑,那样明明白白。他没有必要给他们编故事。他为了弄清他的父亲下落,提心吊胆想尽办法。他们只有虔诚而敬佩地听他说。天下竟然有冯奇飞这样的奇人,相隔了这么远的距离,还能将看到的说得这样的清清楚楚。这与传说中的千里眼有什么区别!他们虽然与他一样飞身上了这么高的地方,也与地上的江冬琳差不多,要靠着冯奇飞的转述才能了解,对他们的这位好友,愈益佩服得如神明一般。

冯奇飞说他还要在这里再坐一会,养好目力,看得更清楚一点,好对父亲放心。他劝兄妹俩带着江冬琳早一点回去,不要让在家的老人们担心。兄妹俩说让他一个人在这里不放心,江冬琳更不会同意。但是,冯奇飞坚持着,还说等一下回到山峰下,要兄妹俩帮着劝说江冬琳,不要让江冬琳缠住了他。周宇方沉吟着,不好答应,也不好不答应。他知道冯奇飞决定了的事,劝说也不会起作用。但是丫姑不管那么多,她心里怎么想便怎么说。她说她也不回,她要陪着飞哥哥。飞哥哥什么时候回去,她也什么时候回去。让她哥哥陪着琳姐姐先回去吧。冯奇飞知道丫姑的性子拗,也许比琳妹还要难说话,便想先下去了再说。

一到山峰下,丫姑便以抱怨的口气对琳姐姐嚷起来。江冬琳一听急了,说:“奇飞,你真要一个人再上去?你究竟看到了什么?说给我听听听嘛。”

冯奇飞和周宇方兄妹俩都团坐在江冬琳坐的那块大石头上。冯奇飞将他看到的,又对江冬琳说了一遍。最后说:“我们今天到这个最高峰来,目的是为了知道我父亲的消息。我刚才说的,还只是县城表面的现象,父亲的下落一点也不知道。我能够就这样回去吗?”

江冬琳说:“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们两家是一起来逃难的,留下冯伯伯一个人在家,我们都不心安。我们就这样回去,对不住冯伯伯。不如这样,周宇方和丫姑先回去,我还在这里等你。你什么时候下来了,我俩一起回去。”

丫姑急了,说:“琳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呢?飞哥哥还是我的师父呢。总不能徒弟不管师父,只顾自己先走吧?我还是那句话,琳姐姐你与我哥哥先回,我在这里等师父。”

周宇方说:“丫姑你胡说什么?你懂一点事吧。你琳姐姐是谁?怎么能与我先回呢?我看大家都不要争了。奇飞如果一定要再上去,我们三个人都在下面等。你什么时候下来,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回去。我们一同来,一同回,没有落下你一个人的道理的。你本意是要老人们放心,这样一来,他们反倒不放心了。首先我妈就会骂得我狗血淋头。我们回去得虽然晚一点,却是一同回去的,我们可以解释,说我们贪看山里的景致,不知不觉走远了,他们也不会有意见的。”

丫姑首先表示同意,说:“我哥哥从来没有这么聪明过,是飞哥哥和琳姐姐来了才聪明的吧?”

江冬琳爱抚地在她手背上拍了一掌,佯怒道:“丫姑,不要乱说啊。你恰好说反了,是我们和你们在一起,我们才聪明了。不然,进到这深山老林里,我们要走出去都困难哩。”

争执了一阵,冯奇飞也只好同意他们三个人在下面等他。有周宇方兄妹在下面与江冬琳作伴,他是再放心不过了。他说:“那就有劳你们了。”说完,复又飞身上了峰顶。

冯奇飞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在峰顶看到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重返峰顶说不上理智的行为,更多的是一种感情上的不舍。他认为,既然他的眼力比周宇方兄妹好,能够看清一般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么,是不是再作一番努力,会看得更远呢?也就是说,看得县城更清楚些呢?他在感情上不能接受父亲一个人被陷在县城的事实。父亲一个人躲在地洞,是不是能躲藏得过去,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他刚才在岭上看到了那么多的日本军人。除了这些在行进中的部队外,城里到处都散布着一小队一小队的士兵。他们也许在巡逻,也许在搜查,也许在作战略防御。他们有的在民房进出。他们会不会也进了他家的房子?因此而搜查出了躲藏在地洞里的父亲?他想再看一看,是不是有日本兵会进入他家的房子?他没有想到,即使他看见了日本兵进入了他家的房子,他能怎么样?他只有一个想法,父亲不能有危险!即便父亲病得很严重,不得已而离开人世,也不能落在日本人手里。闹日本这么多年,许多人因此而惶惶不可终日,而他并不特别放在心上。他没有能力阻止日本鬼子的入侵,但是,他自恃有能力保护家人不受到侵害。当然,也包括了江冬琳一家。他早就把江冬琳一家看作家人了。他始终没有将他会武功的事告诉父母。今天,算是给江冬琳交了一个底。

五岁那一年,一个自称他舅舅的人将他劫到山里,教他练功三年。三年里,父母以为他被人拐子拐走了,想尽千方百计到处寻找。找了三年,在一个晚上,舅舅将他送到家门口,让他自己进去。他已经离开家三年,对父母一天也没有忘记过。当时他恨不得扑到父母的怀里。但是,舅舅却不进去,说他没有脸见他的父母。三年前,舅舅将他领走,是为了教他练功,却让他的父母担惊受怕三年,他进了家门,会被他的父母骂死。他拖住舅舅,说舅舅不进去,他也不进去。他已经与舅舅有了特别亲密的感情。他不愿意因为可以见父母而失去舅舅。他不知道他在舅舅身边度过的三年是在什么地方。舅舅从来没有带他出过山,也没有告诉他这山里是个什么地方。三年后舅舅带他出来,也是在他睡着了之后,背着他出山的。他醒来的时候,他正在舅舅的背上。而且天正黑着,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