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长篇纪实】2岁安安的日记 / 77、哈哈熊  

2015-12-09 10:29:09|  分类: 【原创】长篇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纪实】2岁安安的日记 / 77、哈哈熊 - 追梦的云 - 追梦的云之博客

 


2015-11-5    农历八月二十四    星期四    小雨

77、哈哈熊

昨天晚上,女儿对我说,明天她将带安安去小区里那家叫哈哈熊的幼儿托教班去体验。

我感到有突然。虽然在国庆期间我们去长沙时,听了一些亲人们的意见,说小孩到了两岁多就不能一直在家里带着,应该让他离开家,去与小朋友们集体生活,这样对养成健康的性格有好处。还有些人以自己的亲身体验现身说法。

当时对我是有所打动,但我不好对女儿女婿说,怕他们误解我不想带安安了。

当时女儿女婿也不说什么,只是笑,不知是赞同还是不赞同。

其实在此之前,女儿对我说过,是不是考虑让安安去半天托班。她还说她的一个同事也是父亲在帮着带孩子,孩子比安安稍大,就是这样做的。

我来女儿这里带安安两年多了,每天都在焦虑和茫然中度过,希望能够尽早改变现状。现在,似乎改变有了希望的光芒,却又叫我犹疑不安。我不相信改变会来得这样快,甚至怀疑是一种虚妄。

我想女儿是一定记着这事的。她现在提出这事,我一时不知道怎样回答,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这件事一齐萦绕在心里。跑步回来,问女儿:

“今天你们真要带安安去托班体验吗?”

“是呀,今天公司里不忙,抽点时间去体验。以后工作紧张了,匆匆忙忙找不到合适的托班。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想知道你们是不是现在就想送安安去托班。”

“我就担心你有事了,安安来不及适应新的环境。从家里到托班,对安安是一个重大改变,还是早一点作准备。”

我默认了她说的道理。安安听说要带他去上学,高兴得又叫又跳,早早地背上了他的小书包,在屋里走来走去,催促妈妈快一点。

而我并不焦急,还有一点故意磨蹭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 要这样。我似乎不想去,又不愿意说我不想去。我让他们走前面,我走后面。因为我刚刚跑步回来,要做些休整,吃些东西,还要收拾屋子。

女儿好象窥破了我的心思,什么也没说,三个人就走前面去了。

其实我是想赶快跟上去,想看看我亲手带大的安安,是怎样走进所谓的早教托班。

我到哈哈熊的时候大约是9点来钟,而女儿女婿比我只早半个小时,这时坐在孩子们集中的房间的外室。我走进去,与他们坐在一起,探出脑袋朝房间里看。

房间里包括安安在内有11个孩子,年龄上与安安不相上下,据说其中还有三个已经满了3岁,因9月幼儿园招生的时候还差一个月或两个月没有达到3足岁,而进不了幼儿园。

11个孩子围坐在一张长方形的桌子边,跟着年轻的张老师唱歌。旁边还坐了一个年轻阿姨,也与孩子们一起唱。据说里屋还有一个年纪大的,主要是做饭和整理内务。整个托班就是这三个阿姨。她们还要招生,对所有前来咨询的家长,都是特别的热情。

她们知道我们是带孩子来考察的,下一步孩子是不是能够来,全看这半天的效果。

她们更明白我们就坐在房间的外面,既是观察自己的孩子能不能能适应,更重要的是看他们老师的表现。

我不断的听到老师叫安安的名字,让他跟着老师唱,跟着老师动。我几次探头去看,都是看到安安被张老师搂在怀里,或者坐在张老师的旁边。

更多的时间,是安安很坦然的在小朋友们中间站着或者坐着。他没有一丝初来者的惶恐与不安。他好象只是一个外来的观察者,这里的老师和小朋友所做的一切与他毫不相干。

他用好奇的眼神望望这个,看看那个,反倒忽视了我们的存在。他的好奇让他忘记了他自己到这里来的目的,或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么,怎样做,以至于老师告诉孩子们唱或者跳,他一直没有跟着去做,就连跟着学的愿望也没有。

他根本不明白他到这里来,是必须要跟着老师学的。

之前他多次对我们说,他要上学。听到这样的话,我们当然非常高兴,认为孩子这么一点点大,就有如此学习的愿望,真让我们无比的安慰,而根本没有想到,他的所谓上学,还根本没有明白是要跟着老师学的。

我们自然不会以他现在的这个表现而感到失望或者沮丧,反而感觉非常的可笑和可爱,只是可惜我们不是那个带着孩子们唱或者跳的那个年轻漂亮的张老师。

安安也许偶尔想起我们就坐在房间的外面,有时便用眼睛从门口看出来,有两次他的目光与我相遇。他虽然人小,眼睛更小,眼光的力量也就更小,但是我的眼睛感到了他的目光。他的目光仿佛在说,你们就在那里坐着吧,我在这里与小朋友一起玩呢。

阿姨给孩子们上了一节课休息的时候,大家自由活动,一间房里四处走动,安安就直接打开两间屋中间矮矮的小栅栏,跑到我们身边。

还没有站一会,阿姨就在里面喊起来,我们就催安安去。安安马上朝里面跑去。

我赶紧将女儿和女婿拖出来,说,既然我们是来观察安安能不能独立适应外面的环境,为什么还要让他看到我们?我们必须离开。

于是我们就在外面转,转一阵又回到窗口,隔着玻璃看向里面,看安安这时候又是什么表现。不过我们看到的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他不但没有哭,也没有比别的孩子有更突出的表现。

我们都认为,这个孩子现在可以离开家,到托班来接受训练了;我有点感动,说安安有这样的素质,是要早一点到这样的环境里锻炼;女儿有点激动,说,既然这样,那就送他来吧。

我们在四周转了几次,也在窗户和门口偷窥了几次,没意思了,又在附近的旭日升、红汽球书吧和乐童三个托班看了,各有优点和不足的地方,一时决定不下来,究竟应该将安安送到哪个托班为好。

11点来钟,我们返回到哈哈熊,一站到门口,里面的安安立即跑过来。我们说:

“安安,我们回去吧。”

安安就打开大门口的栅栏,径直走到他妈妈的身边,拖着妈妈朝外走。妈妈说:

“安安要对老师说拜拜呀。”

“拜拜。”他勉强伸出手来,对身后送到门口的张老师致意。

“安安,明天还来吗?”张老师亲切地问他。

“不来了。”

“怎么不来了?你喜欢张老师吗?”妈妈想换个话题。妈妈不想让张老师下不来台。妈妈这样问安安,是希望安安能够说喜欢。我们平时常问他是不是喜欢这个,喜欢那个,他的回答永远是喜欢,从来没有说不喜欢谁的,但是这一次给我们一个大大的意外,他的回答是:

“不喜欢。”

一时妈妈也不知道怎么对孩子说了。

“为什么呀?”这时候的张老师似乎并没有尴尬,俯身到安安面前,更加亲切地对孩子说话。安安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为什么,便不作声。

张老师对我们说,安安第一次来这里,表现不错,不哭不闹,还与小朋友们一起玩耍,说话表达也很清晰明白,只是刚刚来,对这里的一切不很熟悉,一看见你们就迫不及待地跑过来,是孩子改变环境典型的焦虑表现,时间长了,焦虑期过去就好了。

我们觉得张老师说得很对,对安安的简单评价也很准确。我们带安安走在路上,又问他同一个问题:

“安安明天还来哈哈熊吗?”

“安安不来哈哈熊了。”

“张老师漂亮吗?”“

漂亮。”

“喜欢 不喜欢张老师?”

“喜欢。”

“喜欢张老师,安安还去不去哈哈熊?”

“去。”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