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2岁安安的日记 / 之14、阴谋  

2015-11-03 10:50:40|  分类: 【原创】长篇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2岁安安的日记 / 之14、阴谋 - 追梦的云 - 追梦的云之博客

 


2015-7-14     农历五月二十九     星期二   

 

14、阴谋

 

吃早点的时候,安安的餐椅上放着一瓶牛奶,自己在吃面包。

他很安静,不吵闹,也不说话。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老实,是睡眠不足还是早上没兴奋点引不起他热情?但是我看见他的乖乖的样子,想起昨天我们三个大人对他的预谋,便可怜起他来。

我极想给他一个忠告,不管他能不能听懂。我说:

“安安你要听话哟,不能拗脾气,拗脾气是要讨打的。”

说到这里,我动了感情。我劝告他:

“你要吃一口面包,再吃一口奶,这样吃完了面包,也吃完了奶,省得公公老是催你,不听话还要打屁股。好不好?”

他点头:

“好。”

“这就对了。”

后来他的爸爸妈妈上班走了,我在他的对面坐下来。我想早一点给他打打预防针,也许他会听得一点点懂,会让他少受一点苦。

我一边吃早点,一边说:“安安你不但要好好吃饭,还要好好睡觉,不要让爸爸妈妈生气,不然他们真的要打你的屁股,知道吗?”

他一眼不眨的听我说,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还不等我问他懂了没有,他就说:

“知道。”

我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安慰,今晚他爸爸如果真的要给他一个教训,让他能够记住一点什么;他也许还会想起我今天早上对他打的预防计,而会听话一点吧。

昨晚并没有如他妈妈的愿,在9 点钟入睡,而是与平时一样,过了10点钟才睡着。

昨天他的爸爸妈妈下午5点半钟下班回到家里,就按照他们的计划,很快地给他洗澡,然后吃饭,饭后也只稍稍活动,到8点半,妈妈就带安安进了卧室。

据她说,她是准备拿出半个小时和他看书,9点必须睡觉。

但是,9点半过了,里面传出安安妈妈的喊声,是叫安安爸爸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跟着进去。

安安跟着妈妈躺在床上,妈妈叫爸爸也来躺着,安安要爸爸也来陪着。

我退了出来,完了,今晚安安并没有什么进步,又会是昨晚的结果。

10点了,我的女儿又如昨晚一样,怒气冲冲地打开卧室门,又将门重重地关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的身边:

“一点变化也没有,还是在床上滾来滾去的睡不着。嗨,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她没有说我的提前给安安洗澡的办法行不起作用,但是我心里明白,她的话里暗含了对我说的办法的否定。我只好安慰她:

“明天晚上还是交给我,到时候你们俩找个理由都离开,或者说要去公司加班,或者说去开会 。不出去也行,你们俩都坐到桌边,看书看电脑都行,对安安说,让他知道你们要加班,不能带他睡觉了,将他交给我,我用我白天带他睡觉的方法,也许有效。”

“我早就要你这样做的,你不做,好象要你长期晚上带他睡觉了一样。”

我这女儿到了紧迫关头,说话一点情面也不讲的。我不赞成他的话。我真要晚上带他睡觉,她也许又会不同意了。我说:

“以前的话我们都不说了,从明天开始吧。”

这时时间已经是10点过一刻了。她腾地站起,说:

“看样子今晚又不行了,到这时候还没睡,拖拖拉拉快两个小时了。肯定这时候还没有睡着,我要去发脾气了,昨晚我发了一顿脾气好得很,几分钟就睡着了。”

我也跟着进去,不想安安受到惊吓。走在前面冲进去的女儿正与他的丈夫说话。安安已经睡着,问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说就是刚才 ,没有好久。

女儿将我们都 叫出来说话。她对丈夫说:

“你不是说按你的办法很好吗?为什么快两个小时才睡着啊?”

他丈夫的所谓方法,就是只管陪着孩子在床上躺着,只要他不起来,随他怎么翻滚,总会睡着的。

“这要多长的时间啊?我们能陪得起吗?结果大人的时间躭误了,孩子的时间也躭误了。明天晚上给你半个小时,能不能让安安睡着?”我女婿明确地回答:

“不能。”

“不能怎么办?还是天天晚上都这样吗?”

我坐不住了,说让我明天晚上来试试。但女婿制止了我,说老是让我做得罪孩子的事,孩子将来对我就只有害怕了。

“不行怎么办?你总要想个法子 !”

女儿焦躁起来,有点咄咄逼人的样子。女婿一直让她说,不与她对话,这时候终于说了一句话,一句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带有暴力倾向的话:

“明天晚上就只有打,要打得他有深刻印象。”

他并不是有气,也不是冲着某一个人发牢骚,他缓缓地说出来,似乎思虑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

我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我提出了两条,一是不能大声呵斥,晚上会吓着他的;二是不能用手掌随便的打,只能用我做的铅丝条在他屁股上的皮肤上稍稍的抽一下。大人的手掌很硬,孩子的骨头很软,万一伤筋动骨不是玩的。

“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会找你算账的。”我对女婿说。

但是我的女儿不同意打孩子,“只有两岁的孩子就要被打,打出个好歹来怎么办。”

“要打,不打不会让他得到教训,不会有印象。不然你说怎么办?”

女婿反守为攻,问得女儿也没话说了。那么明天谁来行政?安安的爸爸说要安安的妈妈去。安安的妈妈说这样的得罪人的事就要我去干了。

她说多年前一个教授的话让她一直牢记不忘,那个教授说,他们的孩子不听话,妈妈要打,被爸爸拦住,说让我来,这样的事如果是妈妈做,将来儿子的印象里女人就真是老虎,不会爱女人,不会找对象,甚至还会发展到同性恋。

安安的爸爸说,安安现在简直不理睬我,只要安安的妈妈愿意让他干,那就让干。于是一场暴力阴谋就这样定下来。

今天早上就很热,真正的热天到了。我要女儿夫妻俩下班后经过集贸市场时买点菜回来,我不能带安安去买,太热,安安会受不了。

上午,我让安安玩积木,自己想打开电脑写东西。写一点是一点。我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安安不准我坐在电脑边,而非拖着我与他一道 坐在玩积木的桌子对面。他的那种热情让我无法拒绝。

我想让他玩得入迷的时候再抽身离开,没用,他追上来,仍然拉我的手入座,便干脆将电脑关了,与他玩了一阵。他让我为他顺利地在一个木头上搭上另外的一块鼓掌,也为我搭得很高的房子而鼓掌。

我起身做中饭,他也不再玩,将一桌的积木全部装进原本就是装积木的布袋里,然后就跟我进了厨房。

早上还剩下大半碗的稀饭,而安安说要吃面条。我将一些蔬菜切碎,打一只鸡蛋,炒了一碗菜,下了一碗面条,我们吃得很香。安安吃得不少。我也没有少扬言要用那束铅丝条打他。

吃完后,他摸着肚子,说:“饱”。

看他的小肚子,果然比平时要大。我将他抱出餐椅,放在地上,他十分欢快地跑开了,就象被解开绳子的鸟,鼓鼓翅膀就飞走了。

安安不大喜欢吃饭,但一旦吃饱了,表现得十分快乐,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可惜的是,中午虽然很快入睡,但睡的时间不到一个半小时。我在对面房间里听到隐约的幼儿说话,好象很远,又象就在眼前,再一细听,那不就是安安吗?

我推开门,他正坐在小床上,看着我,叫:

“公公。”我说:

“你怎么就起来呀,再睡睡。”但是他激烈的反对,

“很睡!”我用手抹着他头上的汗。

“是热的吗?”

他不能回答我,怔怔的看着我。我知道这种情况下是无法叫他再睡的了。抱他起来,放在小马桶上。他说:

“有。”

“好,有巴巴了吗?”

他很肯定地点头。一会儿,果然屙了。于是,今天这一天屙巴巴的事又可以放心了。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