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2岁安安的日记 / 之57、怪声  

2015-11-23 10:37:15|  分类: 【原创】长篇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2岁安安的日记 / 之57、怪声 - 追梦的云 - 追梦的云之博客

 


2015-8-26      农历七月十三      星期三   

57、怪声

我们在铂庭小区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突然就传来令人惊心动魄的敲击声、尖叫声、或者什么声音也不是的怪叫声。而且不是在每天的固定的时间,无规律可循。几乎都是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那种要命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开始我还无法确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怪声。四面一片沉寂,就是这一种声音在固执地敲打我的脑神经,时远时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好象有一个生物,要寻找隐藏得极深的报复的对象,而又不知道它的具体位置,只能这里敲敲,那里打打,从敲打声里找出要寻找的蛛丝马迹。有时候狂暴起来,敲击声十分猛烈,象要将整栋房屋都掀翻。

平时我们倒还能忍受,最不能忍受的,还是下午安安睡觉的时候。那个时候安安最贪恋睡眠,如果睡眠不足,不但不吃东西,还要无端的哭哭闹闹,让你始终不得安生。

每当那个怪声响起,我害怕得毛骨悚然,赶紧将所有的门窗全部关严,生怕那种怪声如某种可以变化的骇人的怪物,从哪怕是一丝的缝隙里渗进来。

那声音好象施了魔法一样,虽然关上了门窗,声音少了一点,但始终无法彻底挡住。

我想,这下完了,安安今天无法安睡了。

那尖利刺耳的声音就象杀猪刀骤然刺进猪的咽喉,心知肚明的猪彻底明白,要不了一分钟,它就会与这个世界彻底告别。它愤怒那把尖刀,以及操刀的那个人;它没有办法将这两样仇敌报复,它只有歇斯底里地拼尽全身的力量向天嘶叫,似乎要将天与地掀翻。

问题是,临死的猪其叫声无论怎样刺耳,也就是一、两声,而这时候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发出来的怪叫,接二连三,一声接着一声,真象世界末日到了。

安安的睡眠本来很好,只要睡着,不到要醒的时候,他决不会醒来。而非要让他醒来,他也不会让你舒服,他会比睡前烦燥时还要吵得厉害。

我束手无策,只好一个人面对着摇篮里的孩子,向神祈祷,让孩子不要听到这罪恶的怪叫。

这样的祈祷有时候灵,有时候不灵。不灵的时候居多。他本来要睡三、四个小时,而怪声响起的时候,他最多只能睡一个小时左右,甚至半个小时十来分钟。

这种怪叫不是天天都有,有时候间隔一个星期,有时候是三、两天,也有接连二、三天的。我天天提心吊胆,向神祈祷,让那怪叫从此消失,不要再从魔瓶里出现。

但是祈祷的力量毕竟有限,它该来的时候,还是要来的。我只好遁着声音去打听。

我们住的电梯房有十多层,人们除了偶尔在电梯里见面,别的地方无法认识。家家关门闭户。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人们不会径直到别人的门前去敲门打户。

我费了一番周折才弄明白,就在我的房层下面的那一套房里,早半年前就在时断时续地装修,至今还没有搞好。

我涎着脸皮敲开了那一户的门。出来一个50来岁的师傅。师傅冷峻着脸,手里还提着拉着黑色电线的电钻,象时刻准备与人搏斗的样子。

我当然不怕他。他真要搏斗,我也会接他的招。我不接他的招,我也没有活路。

我将我的情况对他说明。

“主要是孩子。孩子下午要睡觉,我向你求个情,是不是将发出很大声音的工作放在上午。下午,特别是12点到4点之前,这样的工作就请暂停一下。”

我讲得很谦卑,只要他能答应我这可怜的,但是又是要命的要求,哪怕要我受他的胯下之辱,我也认了。

他一直冷峻着脸。他面对我的要求,他没有不答应的理由。于是便点头答应。我象打了一个大胜仗,从此可以让安安高枕无忧了。

第二天,那怪声果然遵守诺言,只在我们协议好的时间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也就潜伏了。

但是,好景不长,一个多星期之后,那师傅觉得受我的协议束缚忍无可 忍,又任性地让他的怪声魔鬼随时出现。我气极了,又去敲那扇门。

这一次敲了很长时间才出现那一张冷峻的脸,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便转身走开,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骂咧咧。他骂的什么话,我不懂。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地方的人,反正不是我们湖南人。

我气得只想与他搏斗,哪怕他拿着拖了黑色电线的电钻。但是我们之间是隔着铁栅栏见面的,就象监狱探监一样。我不知道究竟他是罪犯,还是我。我也只好用我们家乡话,跳起脚板大骂一通。无用,只好返回。

那个下午,安安在那怪声的骚扰下,一直无法入睡。

第二天,我在安安睡觉时,将安安侧身睡着,脑袋下压着一只耳朵,上面的这一只用被角盖住,还压上一些衣服。那时候天气还冷,盖得多一点没关系。

我对安安说:“我给你着盖得厚一些,那个怪声音就吵不醒你了。好不好。”

那时,安安还不会说“好”,却会点头。他明显地向我点头。我心里很熨贴。

这个办法果然灵,尽管那个冷峻脸的师傅怎样放出他的魔鬼,安安始终睡得好好的,没有被吵醒。我对着虚空中的那个冷峻脸说:

“你有什么招只管使出来,我和安安不怕!”

不久,那种怪声终于再也没有了。原来装修终于结束了。不久,我们也搬到现在这个小区。

这个小区比铂庭小区要大,房屋之间的隔音似乎也好。我想,即使左邻右舍有点装修之类的骚扰,也会被消散于无形吧。真是命也,如果早一些时候搬过来,我也少受点那个冷峻脸师傅的鸟气。

正当我过着舒舒服服的幸福日子,最近突然又响起那不堪回首的日子里的怪叫声,而且特别在将近中午的时候响,下午4点多的时候即停。

我明明知道那是哪一套房子,却不敢再去找他们。我只能将门窗全部关严。有如故伎重演,那魔鬼的声音简直无孔不入。难道真是宿命,命里该受某个怨仇的报复?

所喜的是,安安比往日更能控制自己的意识,尽管那怪声肆虐,安安仍然高枕无忧地睡到平时的两个小时以上。

但是安安醒着的时候比睡着更有灵性,他听着那骇人的怪声,赶紧跑到我的身边,说:

“怕!”我说:

“不怕。怕什么呢?看不见,摸不着,就让它去鬼叫吧,与我们没有关系。”

“没关系。”他回应道。

今天带安安在小区外面巡游。所有的电杆都象别的所有建筑物一样干干净净,唯一一根电杆上贴了一张刺目的红纸,上书:

“天苍苍,地茫茫,我家有个夜哭郞,过路君子念一遍,一觉睡到大天光。”

心里便无限感概无限,真是如我一样,用心良苦。

我赶紧在心里为那个孩子念了一遍,还抄录在这里,如有读者诸君看我的文字,别的地方可以囫囵吞枣,这四句话可要认认真真,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哟。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