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2岁安安的日记 / 56、童话:奶国奇事(4)  

2015-11-23 10:30:51|  分类: 【原创】长篇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2岁安安的日记 / 56、童话:奶国奇事(4) - 追梦的云 - 追梦的云之博客

 


2015-8-25      农历七月十二      星期二          

56、童话:奶国奇事(4

难道奶国就是这样白晃晃的,什么都没有吗?

我刚想问白玉,我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慢慢地全都起了变化。原来奶国也与我们人类生活的地方十分相似,有天空,有大地,有山水,有树木,有人物,也有各种动物昆虫。

天空有太阳,大地有风雨。人们说着我们不懂的语言,周围的环境发出各种声音。却没有我们人类的城市、汽车、公路和一切现代化的东西。

这里的一切全都是纯白的颜色,没有阴影,也没有强烈的阳光,而表现出一种永恒的光色。

从我刚刚睁开眼睛,接触到这里的空气和环境,我便感觉自己神清气爽,精力充沛,浑身轻飘飘的象没有重量一样。我好象能够如空中白色的云彩,拂面的微风一起,便可飘浮到空中,与云彩和微风为伴。

我再看看我们自己,好象也慢慢地与周围的环境融合,我与安安还比之前白了许多。安安也不再有惊惶的表现,而是象在家里一样的自然,碰到了高兴事一样的微笑,看到了有趣事一样的兴奋。

他不断地叫着姐姐,好象与姐姐久别重逢,现在看到姐姐了,生怕姐姐再走开,而见不到姐姐似的。

姐姐有着很好的耐心,只要安安叫她一声,她亲切地应答,还给安安一个可爱的笑脸,为了让安安高兴。这样让安安在无形中得到鼓励,也得到信任。

他依偎在姐姐身边,就象这个姐姐是他的亲姐姐似的。

安安本来是很能走路的,为了让他能够长得高,长得壮,我每天两次带着他在小区的里面和外面行走,晒太阳,不怕将白皮肤晒黑。

我们每天走很远的路。我牵着他的手,或者他干脆甩开我的手,自由自在地一个人朝前走,想起来的时候,再回头看我一次。如果我紧跟在后面,他笑一下继续走他的路。如果我离得远,他会用力招手,说:“公公,快,快。”就这样锻炼了他一双很能走路的腿。

在这奶国里,他走得更轻松,更快速,两只小脚甚至可以在虚空中行走。再一看这奶国里的人,确实有在虚空中行走的,有的离开地面高,有的离开得近,这样行走的速度自然特别的快。如果不走了,就落在了地面。

不过,我也看到极少数的人,即便不走了,也可以站立在空中,就象空中有一根无形的绳子扯着他,使他不至于从空中落下来。

安安初来乍到,也很快就明白了这里与他过去生活的地方有明显的不同。他开始只是跑。他还不知道跳,告诉他跳也不会。现在他不仅跑得快,还会跳起来,一跳就跳到空中,在空中跑跳起来

这是什么样的国度呀,人在这里难道可以这样没有重量吗?是这里的空气特别有力量,可以将有重量的东西抬到空中?如果是这样,我应该也会浮起在空中的。

我也跳了起来,希望能够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不过,我还是没有浮起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奇迹出现。

我这一跳,如果是在我原来的国度里,也就是平平常常的一跳,做出跳的姿势,比跨一大步要远一点,高一点罢了,算不得什么希奇,而在这里,却有真的要浮起来的感觉,浑身轻快,飘飘欲飞,在一瞬间好象真要飞起来,最后还是落在了地上。

我看了看这一跳的距离,真让我吓住了,我远远地离开了白玉和安安。我已经站在了距离他们十多米的地方。难道这里是另一个星球?好比 月球一样,体质小,吸引力也少,上了月球的宇航员不就是这样吗?

我等他们俩走到跟前来时,我对白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白玉含着笑,一时没有回答。却将头摇晃,坚决地否定了我的说法。但是她并没有对我说明真实情况。

这里的人,无论老人小孩,男人女人,好象并不工作,也不读书,又不去找一些娱乐来打发时间。他们随意地站着,走着。跑的人很少,飞在空中的人更少。他们很悠闲,也很快活,没有看见忧郁的人,更没有怒气冲天,大打出手的人。

他们穿着我们人类现在的主流服装。他们的房屋很少,大地上稀稀拉拉地建了一些,却很少有人进出,不知那是一些什么房屋,起什么作用。难道这么多的人,不需要房屋休息吗?

他们也不吃什么,更看不出他们进出饭馆酒店。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卖吃的东西的地方。奇怪的是,所有的人都很健壮,没有一个病人或者精神疲倦的人。

我与安安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都用奇异的眼光打量我们,不仅是因为我们身上的五颜六色与他们不一样,而且他们中间好象没有一个是我俩这样并不健壮的人,因而我们成了他们注目的对象。

如果说我们身上的五颜六色与他们不一样,倒是很好理解。我们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身上的衣服为了好看,用一些花色点缀。这就是我们的审美观。

这些他们都不存在,只是一律的纯白。我之前以为我与安安在我们那个国度,算不上漂亮,但也算不上丑陋,现在面对这一律的洁白无暇,让我相形见绌。与他们相比,简直就是十足的丑陋。我想立即改变,改变得与他们一样,心里就安宁了,但是,这是无法做到的。

我看了看安安,安安表现得很淡然。我想他根本不会有我这样的想法,因为他还太小,还不懂得对比,也没有一定的审美观。

他每看见一个人,总要长久地注视,直到那个被注视的人对他一笑,或者对他做一个鬼脸,或者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他好象才醒悟过来,赶紧转过视线,扭过脑袋,跟着我快步离开,于是,人群里便会发出一阵友好的哄笑。

只有他们的笑声和脸上绽开的笑容,与我们完全一样,我也完全可以理解

。我们经过的地方,常常有人拉住白玉说些什么。他们在说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我们的,不过只要我看着他们,他们便会立即转过脸不看我们。他们好象觉得这样直视一个人是不礼貌的,对着人来议论人更不象话。

他们说的话我们一点也不懂。白玉与他们说一样的话。就象我们平时说的中国话,外国人就听不懂,我们也不懂外国人的话。

我很想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我也肯定他们是在打听我与安安两个人的情况。但是我不好意思问。我既然听不懂,如果打听,就有了窥探隐私的嫌疑。这里的人们这样懂礼貌,我也不能无礼。我强忍着不问白玉。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