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2岁安安的日记 / 之11、方言  

2015-11-02 10:42:21|  分类: 【原创】长篇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11月02日 - 追梦的云 - 追梦的云之博客

 

2015-7-11     农历四月二十六     星期六        台风加急雨  

 

11、方言

 

今天上海刮台风。

早上4点多钟醒来,就听外面呼呼的风响。现在我们住的新小区是四层楼,大风来了,听到的是平常的呼叫,无论大还是小,没什么奇怪的,何况上海本就风大,但是我们过去住的小区是11层的电梯房,我第一次遇到风大不以为是风,以为是别的什么说不出名的叫声,是尖利的哨音,刺耳惊心。

大约刮大风并且由风带来雨,是睡觉的好条件,再加上今天是大休日,8点钟,安安与父母住的卧室才发出他的声音。

他妈妈说,她起来上厕所时他才醒来,不过不一定就是醒,也许早就醒了,没有作声而已。他这时突然叫了一声:

“妈妈!”声音清醒而响亮。

“风大。”他说。

妈妈听听外面的风,风的声音确实很响亮,难道他真的会判断外面刮的风很大吗?

“宝宝,你说什么呢?什么风大?”

但出乎她意料的,他指着旁边的电风扇:

“转。”

她有点气馁,觉得孩子的思维跳跃真的是很快,或者是个偶然的巧合。她穷追不舍:

“宝宝,你究竟是说外面的风大,还是说电风扇的风大呀?”

“不要,不要。”

他不耐烦了,皱着眉头,甩着手,发起小脾气来。他一定是说不出他想说的话了。但是妈妈没有因为他说不出而无端发脾气不高兴,相反,另一个问题引起了他的兴趣:

“宝宝,你的‘不’字说得多好。你怎么就不说 ‘很’(方言‘不’的意思)了呢?”

长期以来,他就将“不”读作“很”而且很顽固,又象是有意炫耀。如果是在我们家乡,这个词从一个幼儿口里发出来,自然特别有趣味,我们也从来没有制止他,因为我们三个大人都是来自湖南的同一个县城。 我们有一个隐匿心理,现在让孩子说说家乡话,以后也许他就很难说到了,即使能说,也会说得不纯正,很别扭。

但是,他现在很快就改变了,不知是应该高兴的还 失落,

不过,他这么快就能自行矫正,真让人惊叹某种力量的强大。

昨天晚上安安的父母下班回来,我将他在路上遇到一个小妹妹和一个阿姨,那个阿姨讲他说 ‘好’的时候,听出他是说方言。我们都当作一个笑谈,谁也没有将它当作一回事。睡觉的时候,他妈妈走到客厅里对我说:

“安安不再说‘很’,而是说‘不’了。他刚才 说了几个不了。”我说:

“小孩子改变起来会很快的。”这时妈妈又问他:

“安安,你怎么就不再说‘很’了呢?是昨天那个阿姨笑话你了吗?”

他很认真地点点头,引得妈妈哈哈大笑。我说:

“我想起来了,昨天他本来与那个小妹妹握住 了手,当那个阿姨讲他说‘好’的时候是说的方言,而且露出惊讶的神情,他一下子就松开了小女孩的手,退到我的身边。我还感到很奇怪,怎么一下子就离开小妹妹了呢?原来是因为阿姨那样说,让他不好意思了吗?”

安安起床已经有好一阵功夫了,想到应该提醒他上小马桶了。

“安安,坐到小马桶上去。”

他立即跑开,一边跑一边说:

“很要,很要。”

“你们看,他又说‘很’了。”我笑着说。“故意的,这家伙。”我补充了一句。

接下来,在很多场合的很多时候,他碰到要说不的时候,仍然一如既往地说‘很’,真让我们哭笑不得。

他妈妈在厨房里忙的时候,他缠住妈妈不放,妈妈说,叫公公开一个西柚给你吃。

西柚是我昨天与安安在超市买的,还没有吃,之前我们也没有买,也没有吃,安安更是没有吃过。我见买的人多,从众,也就买了两个。

但女儿说,西柚是很酸的,而且味道很怪。我后悔了。我是特别怕酸的。女儿说,那是她认为的,但有些人认为味道很好,她的一个同事就特别喜欢买来吃。

我切开一个,里面全是红色,细颗粒,如葡萄,又象石榴。我给了安安一瓣。他用舌头小心地舔了一下,脸上的肌肉立刻收缩,是一种很怪的感觉才能有的表情。我说:

“肯定酸,不然他不会是这个样子。安安很能吃酸,我们不能进口的酸性水果,他能没事人一样的吃。”

但是我又舍不得放弃,我想亲口尝一尝。我拿上一瓣,不顾一切地咬上一口,心想,不就是酸吗?能把我怎么样!谁知除了有一点苦,那种淡淡的酸和淡淡的甜,直沁入心脾,很是舒服。吃完一瓣又吃了一瓣。

我问安安:“好吃吗?”

我想他一定会说:“好吃。”他对一切事物的表态,只要你问他,他都是肯定的多,否定的少,何况西柚这东西通过我的亲口尝试,确实不错。

他是说话了,但说得声音很低,我凑到他的嘴边,极力想听清他说的什么。

他妈妈说:“他是说甜,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是好吃的,不管什么味,他都说甜。”我听清了,他果然是说甜,但说得很轻也很模糊。

他吃完一瓣,却没吃干净就将皮丢在了垃圾桶里。又伸手去拿另一瓣。我说你吃干净呀。他两只手乱舞,不耐烦地说:

“很要。”

“算了算了,他是吃不干净的,让他另外吃一瓣吧。”

但是他却不拿了,舞着手跑走了。

“他怎么不吃了呢?连我这个怕酸的人都能多吃几瓣呀。”我惊奇地说。

“一定不味道不好呀,不然他不会不吃的。”他妈妈为儿子解释。

“这么好吃的东西,怎么能说是味道不好呢?”我有点不解。

“他是认为不好才不吃的呀。”他妈妈说得似乎有道理。

安安跑到电视机前,对他爸爸招手:“爸爸过来!”他常用这种命令的语气对我们任何人说话。他爸爸过来。

他指着电视机说:“安安,巧虎,开。”

他爸爸说:“安安要看巧虎了?好,爸爸给你开。”

 我不知道安安是怎么学到这样一句命令式的话的。他这样下命令的时候,往往都是有求于人,如要抱抱,要吃东西等等。

想想也不奇怪,我们大人在平时的说话中,总是免不了要喊某人过来,但是会根据情况确定语气和用词,安安会在不知不觉中化腐朽为神奇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