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2岁安安的日记 / 50、伤  

2015-11-19 15:17:30|  分类: 【原创】长篇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2岁安安的日记 / 50、伤 - 追梦的云 - 追梦的云之博客

 


2015-8-19      农历七月初六      星期三   

 

50、伤

 

上午带安安出去时,我说:

“我们带什么东西出去呢?”安安跟着说:

“东西。嘿嘿。”我四下 看了看,说:

“我们还是带足球出去吧。”

“足球,嘿嘿,好!”

他快乐得手舞足蹈,大声笑起来。在屋角里,他找到了那只孩子玩的小足球,抱在怀里不放下。前一段时间带他玩了两次就不再玩了。他觉得玩不出新花样。说实话,象他这么大的孩子,只能用脚踢一踢,而且还踢不远。足球对他来说,还是太早了一点。

下了楼,他就迫不及待地将球放在地上。小区的人行道为了防滑,地上装饰的都是不够平整的瓷砖,不利于踢球。我说:

“我们去前面找个光滑平坦的地方吧。”

他并不明白我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只是想要游戏,担心我不让他玩球了。我让他踢。我想一边踢一边走,直到小区公园里找一个合适的地方。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不玩球了,现在有了新的兴趣。他对着小足球踢了一脚,虽然不是足球明星的姿势,却也象模象样,而且足球滾出去好远,远远超过前一段时间的架式和力道。

我有了一点小小的惊讶。这一段时间他并没有踢,就连摸一下都没有,怎么就有这样大的进步!之前虽然是刚刚接触,却成为一粒种子,植于他的心田里,通过一段时间不知不觉的适应,现在正待破皮萌芽。

无论什么游戏,都不能一个人玩到底,必须两个人才能增长趣味。我带着他玩。他一脚我一脚。我每踢出一脚,几乎都是他意想不到的,那球不是忽然间到了他的脚下,就是一下子射得远远的,他必须跑上老远才能抓住那只球,因此时常惹得他哈哈的笑声,如山涧转着急弯的溪水,连绵而转折,甚至一声比一声高,打着哈哈,如溪水的漩涡。

小区里白天没有多少闲人,我与安安算是闲人中的的两个,但我认为我们俩没有闲着。我们是有着自己生活目标。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寻找最大的快乐。

现在是上午10点多钟,太阳高照,小区树荫多,但是玩耍的孩子寥寥无几。

我俩踢球的地点地势较低,长方形,四周还有约一尺高的石头围着,头上是浓密的大树,将大部分的场地的阳光挡住,是夏日玩耍的好地方。

偶尔也有行人经过,他们的一双眼睛早就看着这个追着球跑来跑去,哈哈不断的孩子,走近了,对孩子一笑。

一个背上背着袋的叔叔,走过来时,小足球正好滾到他的脚边,安安却在远远的地方站着,那个叔叔高声说:“你的球借给叔叔踢一个吧。”话音未落,那球早就从他脚下滾到安安身边。安安不管身边的球,却望着那个叔叔,直到人家走远。

回家吃中饭了,我将球放在随身带着的塑料袋里,一只手提着,另一只手牵着安安。

远远的看见前面来了二楼的老顾。我想起安安之前三次相遇都没有叫他爷爷, 老顾最后一次对我说:

“孩子还是叫人好,锻炼了自己,也让别人高兴。”

“你说得对。安安这孩子初次见你就喊你爷爷,喊得很爽快,不知怎么了,后来反而不喊了。也不是不喊你一个,所有的人都不喊。”我作着无谓的解释。

“好,好,长大了就好了。”

“下一次看见你,他一定就会喊了。”

现在看见老顾,我的精神上也有了一点小小的紧张。我对安安说:

“安安,你看前面的那个爷爷,你认识他吗?”

“嗯。”

他应了一声,不知是肯定还是否定。

“你已经有几次没有叫那个爷爷,那个爷爷不高兴了。现在他走过来,你可一定要叫他爷爷哟,记住了吗?”

“记住了。”

安安的回答当不得一回事的。他常常顺着大人的话说,说完了并不管后果,我们对他的“言而无信”无法计较。

老顾走近了,我俩打招呼。我对安安说:

“叫爷爷呀。”

“爷爷。”

安安清晰而响亮地叫了一声。这一声叫得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这一段时间他一般都不叫人了,难道我刚才对他说的一番话果真起了作用吗?我不能够作出判断,但是,他毕竟满足了我的愿望,让我在老顾面前有了一点点骄傲。怎么样?我上次答应过你,下次见面时,会叫你爷爷的,现在就做到了,这就是我的外孙!

“唉呀,好,好,好,真是聪明的孩子,有出息!”

老顾连声说着好话,还弯下腰来,一双青筋暴露的手,抓住安安精致的小手,不断地轻轻地捏,还不断地左右摇。

“小帅哥,跟公公在哪里来?”

“超市。”

安安毫不考虑,脱口而出。超市已经成了安安铭心刻骨的记忆,与超市一点关系也没有也说超市。我笑了起来。

“啊,超市,你跟公公去了超市吗?”

“嗯。”

安安十分 肯定地点头。老顾看了看我手里提的塑料袋。我的塑料袋是有颜色的,看不出里面是些什么东西。我也不想纠正安安。

这孩子真可以去东方卫视的潮童天下节目里大显身手了。

经过一个早教班的门口。安安老远就喊:

“上学。”

他看到这样的地方,已经不止一次地这样喊了。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这是上学的。之前我随口应付,没有当回事。这次我想起他妈妈说安安上次参加亲子活动,离开他一个小时也没有找妈妈,还与别的孩子玩得很高兴,我就想试试他。

“安安,你想上学吗?”

“想。”

“就去这里上学,好吗?”

“好!”他大声回答。

“你去这里,与那些小朋友在一起,好吗?”

 “好!”

“你如果去了那里,就不需要公公管了,公公就走了,离开你了,好吗?”

“好!”

他一声好比一声好的调子要高。我不免惊诧,他真明白了我的意思?真的就想与小朋友在一起而离开我?一年之后,他真去了幼儿园,我会离开安安,我与安安日日相伴的日子就不会再有了,心里不免伤感。

“那么你现在就去吧。”

他答应一声好,果真朝那间屋子走去。进那间屋子在上去六个阶梯,他一步一顿的只管上去。我急忙闪身到一辆汽车后面躲起来。

他上了三层后,转身看我,却不见了我,立即就慌乱起来,脸上变了色,嘴巴一咧,哭出声来。随即急忙走下阶梯,朝我之前站的方向跑来。跑了十多步,对他来说已经很远了,还是看不见我,便大声哭喊起来,“公公,公公”,叫个不住,叫得我心里不禁一酸,一股热气朝眼睛里冲。

我再也藏不住了,急忙现身出来。

他一见我,扑到我的身上,便不再哭,只是不住地朝我身上爬,不断地叫喊着两个字:

“抱抱,-------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