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天宫的坍塌》之21:聚仙  

2014-12-07 18:0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天宫的坍塌》之21:聚仙 - 追梦的云 - 追梦的云之博客
  

和尚说:“我告诉你们念经吧。”

悟空说:“念经能让我从这坐大山下面出来吗?”

和尚说:“你这猴子,哪能这样现实。念经就是要你按照佛祖的话,严格修炼,脱离苦海,早登彼岸。”

悟空说:“不念不念。你那个佛祖,就是要将我压在山下,如果再念,还不知道要压到什么时候哩。”

天篷也跟着嚷:“是呀,念了有什么好,他和玉帝王母是一样的态度,不会让我与嫦娥在一起的。如果念了经,就更好不到一块去了。”

老沙点头响应道:“别念别念,念了就什么事也做不成了。”

玉锦也跟着起哄:“念经有什么好处?不念还能自由自在,念了就让佛祖的一根无形无相的绳子捆绑住,一切都得听他的摆布,既没有自己的思想,也没有自己的行动。就像猴兄,现在被他压在了五行山,没有了自由,在这里吃苦。你念了他的经,他的五行山就会更牢固地压住你。他说你念经念得好,高兴了,他就放你了;他说你念不好,不想放你,哪怕压你到天地翻覆也不会放。再说天篷兄,你要想与嫦娥在一起,这实际上是个人自由,天赋人权,任何人不得干预,但是,只要你念了他的经,你的人权自由就被剥夺,也许比现在玉帝的管理还要严格。玉帝是对你这个人的管理,而佛祖是对你精神上的束缚,你连思想都不敢有。”

和尚怒喝一声:“黄口小儿,你懂得什么?不要胡言乱语。哎,罪过罪过。如今世风日下,什么歪门邪道,牛鬼蛇神都出来了。你们难道就甘心情愿堕落下去,永生永世都在苦海里沉沦吗?还是好好地跟着我学佛念经吧。我佛慈悲,会消除尔等劫难的。”

但是,他的四个听众却不再说什么,只是用讥讽的眼神看着他。和尚除了这些习惯性的宣传口号之外,实在讲不出更多更好更新的话来,便觉得他刚才讲的一些话实在苍白无力,不但不能说服这四个,就连他自己也说服不了。他只是习惯性地学佛而已。实际上这四个已经是神仙了,他们会活得比一般的凡人要长命得多,也自在得多。再说,尽管他们有许多的烦恼,但是,正因为有这许多的烦恼,才让他们的生活得更精彩。他甚至有一点羡慕他们。

他每天在佛祖的座下修炼,实在是枯燥无味。五百年前,玉帝差人来请佛祖的救兵,他跟着佛祖一道来到东土,眼看着佛祖耍了个小小的阴谋,将这个狂妄的猴子镇压在五行山下。他不知道佛祖什么时候发慈悲,将这个猴子从山下放出来。他也从来没有听佛祖说过,他会什么时候放出来这个猴子。他其实是有一点儿同情这个猴子的。他不能够说赞成这个猴子所谓“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观点,叫玉帝让出宝座,让这个猴子来坐,但是,从道理上来说,猴子的观点并不一定是错的。更主要的,他佩服这个猴子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

他跟着佛祖返回西方灵山胜境,雷音宝刹,心里一直放不下这个猴子,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到这里看上猴子一眼,方才好受一些。这么长时间以来,佛祖似乎也发现了他的行踪,有一次问他去了哪里?他只推说心里烦了想出去走走。佛祖点点头,脸上带着微笑,什么话也没说。他也没有将佛祖的态度当作一回事,仍然我行我素。佛祖是个非常精明的人,天下的闲事全都逃不出他的法眼,故而说佛法无边。很可能他所做的一切,佛祖是一清二楚的。但是,金蝉子已经将这一切都看得习惯了。佛祖想要怎么办,他都不会放在心上。他每一次来过猴子这里,心里就轻松了。与这四个人聊聊,虽然总是与他们唱反调,但心里在很大一个程度上是赞同的,好像他们说出了他的心里话,出了一口千年的闷气。

玉帝召集万仙大会,普天下名在仙录的仙家都要参加。像这样的大会很不容易开一次,每开一次,仙界都会震动,所有的仙人都以参加这样的会议为荣。参加的人意味着已经不是一般的凡人,名符其实的高人一等。哪一个仙人都希望自己高人一等。

天篷已经记不清自己参加了多少次这样的会议,早就没有了神奇和神秘感。但是,自从陷入了对嫦娥的情网,就盼着这会的召开,就像刚刚名登仙录的人那样迫切。在这样的大会上,他就可以见到嫦娥。

在会上,许多的仙人齐聚一堂,就像散满一地的芝麻,也像漂浮空中的微尘,多得没法数清,也没法看清,要找到一个想找的仙人很不容易。但是嫦娥不是一般的仙人,她只要到会,都是在玉帝和王母的身边。玉帝和王母自然位置显赫,所有的仙人都是向着那个位置,就像群星绕着太阳。天篷的位置也在不远的地方,他见到嫦娥就容易,也很真切。他想看看嫦娥,自从上一次他与她歌舞长空之后,她究竟有什么变化?她看见他时,还她是之前的那样目中无人吗?他想他一定可以从她的表情里,从她对他的偶尔一瞥中,看出她对他的感觉,看出她对他是不是真有感情。

天界不比凡间,没有时间的纪录,也没有时间的概念。初登仙录的仙人还忘不了时间的概念,但也要努力忘记。忘记得越彻底,也就越能体现修炼的境界。天篷是有资历的仙人了,早就抹平了时间的记忆,但是,他为了盼望群仙大会的召开,努力寻找玉帝召开这样的大会的时间规律,但是始终没有找到。

终于这一天来了,他接到了参加大会的通知。他的心怦怦的跳,就像嫦娥来到了他的面前。他开会之前紧张地做着思想准备。他想像着她如果对他含情脉脉,他应该怎样表现;如果她对他毫无表情,他会怎么样。他想起孙猴子的话,顿时身上充满了力量。不管嫦娥对他怎样表现,他都一定要对她大胆地有所表示,要让她明白他对她的爱是真诚的,也是永恒的,是经受得住历史和感情的考验的。他要感动她,要让她明白他的心,从而唤醒她对他的爱。

孙猴子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男人为什么要坏?怎么坏了反而还会受到女人的喜爱?嫦娥过去的丈夫羿不坏,嫦娥反而不爱。这里就有文章可做了。天篷毕竟没有真正恋爱过,没有实践经验,更不明白爱情的奥妙。他以为孙猴子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是父精母血生成,一定不懂什么爱情,便自以为是地给孙猴子讲过爱情课;孙猴子还一直说他不懂,但是,这猴子却给天篷出了一个爱情难题。这孙猴子哪里是真不懂爱情,而是真懂了爱情,反而让懂爱情的天篷不懂了。天篷无法破解这句话的奥妙,但他理解大胆行动的道理。他一定要在这次会议上有所行动。

大会的时间到了,他早早地到了会场。会场里还没有多少人,几个散仙在东游西逛,天篷有一句没一句地与他们闲聊,而眼睛却看着周围的云路。周围的云路千条万条,嫦娥走的是哪一条呢?他是不是应该打听一下?

玉帝和王母要等仙人们来得差不多了才能出现,他不如驾着云头四处走走,也许偶然间会遇上她。他离开灵霄殿旁边的大会场,朝着这个时辰月亮的方向信步而行。

一路上他遇见了不少熟悉的仙友,仙友们问他去哪里,这不是离开会的时间近了吗?天篷含糊地说个借口,也不考虑他的借口是不是合道理,例如他说他奉命去接一个新近登上仙录的大仙,但他却不是司仙院里的仙官,他怎么去干起别的部门里的工作了呢?

   仙友用疑惑的眼光看他,像是审视他说的是不是真话,然后试探着表示祝贺:“恭喜仙兄,从武官调文职,一定在司仙院里高就了,哈哈。”

“哪里哪里,大家高升,大家高升。”

他这才明白自己说漏了嘴,做神仙这么久,竟然还没有学会说谎话,真是惭愧。他立即拱一拱手,匆匆地从人家面前走过,好像他真是急着要去接什么人。

如果真是天宫司仙院的官员,这一天的万仙大会是够忙的,也是最好玩的。他们要拿着点名册,分散着站在会场周围,迎接着前来开会的仙人。他们不用办公桌,也没有笔墨,仙人们也不必在签到薄上签名,他们只需走过司仙院点名官身边,向点名官鞠一下躬,恭恭敬敬地称呼点名官一声“某某仙长”,点名官手里的册子上就放出一道光亮,还发出一声轻微的仙乐,好像在迎接这个到会的仙人;同时也在提醒点名官,这个仙人是应该来报到的,且已经在册子上注了名;如果事后要检查,册子上那个应到仙人的名字就会再一次发光和响起仙乐。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