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熄灭 [原创长篇小说白色小鸟之87]  

2012-04-19 15:40:25|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熄灭 [原创长篇小说白色小鸟之87] - 文新民 - 文新民的博客

 

  我和章盛就沉默。尔后三个人沉默。我们来这个厂已经一、两年,深知自己的工厂不是国家工业的嫡系部队,是入另册的。我们理解华弘的忧虑,我们也陷入忧虑之中。

我记得最严重的一件事,是我进厂将近一年之后,招收国家干部。县里组织部门派人来我们厂,让厂里推荐优秀青年工人接受考察,如果合符条件,就招收为国家干部。

那时厂里正突击生产打稻机。加工车间绝大部分车床都三班倒,人停机不停,不惜一切代价要按时完成任务。我从进厂的第一天起,生产热情持续高涨。心想,工厂是我们工作单位,工作单位就是我们第二个家。家里有困难,所有的家庭成员都要毫无条件地挑重担,责无旁贷,不能袖手旁观的。

我的积极工作得到车间的信任和厂领导的认可。特别是业余时间还极力帮厂里做力所能及的工作,写批判稿,组织文艺宣传活动,布置厂部和车间的宣传栏。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做工作是进步青年应尽的责任。

第三班下班时间是早上八点。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冲了澡就回寝室,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门刚关上,就有人敲门。我的床就在门边,坐起来拉开门又要倒头便睡,不料进来的是副主任杜来阳和一个陌生面孔。

“上三班?辛苦了。先不要睡,县革委会组织部的陈干事来我们厂考察干部。厂里几个领导研究,决定推荐你。”杜副主任一字一句的说,将我的睡意完全赶跑。

我立即抓过来衣服,迅速穿好,正襟危坐,接受陈干事考察。我知道考察干部就是招收国家干部,没想到县里对我们厂如此重视,这样的好事也不忘记。

特别令我感动的,我来厂只有半年多,虽然努力工作,毕竟时间太短,却推荐了我。我受宠若惊,思量着无以报答,一定要认真对待考察,当上国家干部。

国家干部可不是一般,顾各思义,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执行公务。我一直耿耿于怀工厂不是正儿八经的国家单位,思量着只要努力工作,上级领导是会看重自己的。现在不到一年,领导就看重了,就要我当国家干部了。我非常感动。

陈干事问了我的基本情况,在本上纪录。我回答清晰明白,难道这就是考察吗?然后要我讲讲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心得体会。

这个内容太宽泛,太笼统,真不好说。但我想到这就是作文呀,口头作文,而且内容也是现成的。就说自己进厂半年多来,是怎样理解“老三篇”和抓革命促生产的指示,完成和超额完成生产任务。我知道作文最忌空话套话,尽量说得具本生动,举例说明。

陈干事不断点头,面带微笑。最后要我背诵党在新时期的基本路线。这是时刻念叨的,当然张口就来。考察流水似的很快结束。陈干事说,耽误你休息,一个晚上没睡,还要说这么多话。我说工作需要,一切服从。陈干事临走时很关心地说,有事会通知你,好好休息吧。

但是那个上午我睡不着了。陈干事走后,我师父进来,说刚才考察你了?我说是呀,一个陈干事。我师父高兴而神秘地告诉我,厂领导说,这次县里招干部时间很紧迫,等两天就要上县体检,合格的就分配工作,这是你的机会。

我问师父,我们厂推荐了几个?师父问得明白,因为有年龄、文化程度和政治表现等许多要求,推荐了桂副主任、华弘和我三个人。

我浑身被火点燃,熊熊地烧起来。真是意想不到的大好事,等两天就要离开这个工厂。这个厂有多么好的领导和师傅,我还没有和他们相处够,以为要离开也要等几年,现在两天后就要离开,我怎么跟大家告别啊。

华弘更是兴奋,休息时间写稿的办公桌也坐不住了,进进出出的走动。两天过去,一个星期过去,我们三个没有接到通知。难道三个人没有一个合格么?后来才弄清楚真相,招干在工厂只招收国营的。我掉进冰水里,不是遗憾我未被招干,而是看出国家真是不管我们集体工厂了。

我对华弘和章盛重提这事,立即得到华弘的认同。“我接到同学的信,当时无比激动,后来冷静头脑,觉得这事于我们很可能又是狗咬尿泡,空欢喜一场。所以,我并不兴奋。”

章盛一脸的愤懑不平,“我们在这个厂干得还有什么意思?特别是你们俩,生产不少干,担子没少挑,好处得不到,谈什么进步!干脆辞工回家,重新招工进国营单位。”

我和华弘都摇头。章盛固然可以这样说,但我们都不可以这样做,全县还没有人敢这样做。辞工回去不服从安排,不得另行安排。别说进不了国营,集体也进不去,而且是一辈子。

我们走得懒洋洋的,浑身无力,刚离厂时的飞毛腿不见了。公路上不少行人,有如我们一样背挎包的赶路人,有成群结队的学生,有挑担扶锄的农民。太阳衔往西山,红彤彤的,圆滚滚的,拼命放出最后的热量,极不情愿落下山去。前途未卜,一股悲凉袭上心头。

我往往不愿深究我们厂的发展。我们厂原本是手工业社组成,开始由地区管辖,名头甚响,现在又下放县属,实际上与原来的手工业社一样性质,只是规模不同而已。厂财务说,退休工人在厂里拿钱,而国营工厂由县财政负责。我们厂能有多大的力量?我们厂还能恢复地区管理吗?

我看一眼章盛。在我们三人中,对这事最有感触的要数他。他有很强的数理方面的天赋。凭这一点,他有实实在在的雄心壮志,想把厂里的机械技术搞上去。但是他几次碰壁,无计可施,深知工厂要发展的艰难。于是就颓废、忧虑、无赖,听天由命的打发日子。

但是真要这样说他,他也不认帐。他很年轻,日子很长,还要奋斗,进步,出人头地。那个晚上我与他在厂里新车间基建工地谈话,历历在目。

华弘是不容易表现情绪的,给人的印象是疯狂而沉默地工作。工作是他生命个体的标志和符号。但又不表现强烈的个人欲望和要求,因而显得高尚而谨慎,颇得人们喜爱。今天为何如此消沉?这样的烦心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一件两件。难道读大学对他就特别重要吗?

说心里话,我也是见怪不怪。这辈子要能读大学当然好,不能读还能怎么样?读大学只是一个梦,难道所有的美梦都要圆吗?都能圆吗?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