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白色小鸟/之49—— 山里妹仔  

2011-10-14 20:03:54|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 白色小鸟/之49—— 山里妹仔 - 文新民 - 文新民的博客 山里妹仔

 

早饭时,我端着饭盆蹲在食堂门口,自得其乐地慢慢吃。

食堂门口是一块大坪,虽然大厅里有十几张八仙桌,但天气好时,许多人都喜欢端着饭来到门口。坪里宽敞,可以自由走动,边吃边聊,所以一餐饭后,坪里撒落许多残渣。食堂在门口放了两个大潲水桶,收集剩饭剩菜。

我偶然抬头,看见两个妹子朝我走来,手里端着饭盆,笑吟吟的很是亲切。啊,原来是阮玉香和谭文琴!我一阵惊喜,站起来,说:“你们来啦?什么时候到的?”

两个妹子来到我面前站定,只顾笑。笑得有点含意,像欣赏我的惊喜。像我的惊喜对她们是应该的,她们就是让我惊喜的。然后告诉我,他们俩是昨天一起来的。安排好了住宿,今天就上班。是到翻砂车间。

我说每个新来的学徒都要先到翻砂车间。人们都说翻砂车间又脏又累,都不想去,厂里就作出决定,凡是新来的,都到翻砂车间,然后根据需要调整。

我想她们都来自百以外的大围林场,可以说是所有新招收的学徒中,来得最远的。她们年轻,谭文琴实际上只有16岁,是所有学徒中年龄最小的。她们除了我和杜副主任,不认识任何人。杜副主任是厂领导,又是前辈,而我和她们基本上是同龄人。自然我们要随意些,要有共同语言些。我似乎有责任把知道的情况向她们介绍,让她们尽快熟悉情况。

她们很认真地听我说话,就像恭敬的学生对老师。但也分明有些顽皮,从她们看我的眼神里就可以知道。特别是阮玉香,似乎显得更成熟,更大胆,更亲切。她们望我的眼睛里有一道光在跳荡。

谭文琴太小了,纯粹是顺从,听话,小妹妹式的。你说什么,她信什么,不作任何的分析和判断。我在大围汽车站她家里见过两次,吃过两次饭,她基本上就是这样。只不过今天已经是她离家百里之外的工作单位。我这个曾经在她家吃过饭的人,和别人来比,就显得太熟悉,太亲切。

阮玉香我其实只见过她一次面,是在林场所有参加招工的将近20多个青年当中。如果不是有人提议让她唱歌,我不可能从那一大群青年人中把她分辨出来。她唱了一支歌,就在我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便认识她了。

但是,我并没有和她单独照过面。下通知那天,我倒想着会见她。但是没有见到,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为她办好户口和粮食迁移手续,心放下来,知道这回她是一定会来的了,不管阮妈妈留她多少天。今天,我见到她,是第二次,是第一次见面将近一个月后。

奇怪的是,在我的记忆里,阮玉香的模样比谭文琴还要鲜明。当我骤然见到她们俩时,阮玉香给予我的是更亮的光彩。此刻,阮玉香大而亮的眼眸向我投送光波。光波有刺人的力量,我不敢对视。倘若对视,我就会感到手足无措,有失体面。我只是胡乱的笼统的概念化的在她身上掠过我的视线。

但我还是显得镇定,我不想让她们看出我心里的特别的感觉。我只是在尽我的责任。我是这个厂最先熟悉她们的,自然要表现出与众不同。她们除我以外,对周围的人一个也不认识。我感觉到,她们对我似乎也很特别。阮玉香尤其如此。

谭文琴说:“你是我们的老领导,你要多帮助我们呀。”

阮玉香随着说:“是呀,我们可是老朋友了。”

我说:“不要客气,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学徒。到你们大围林场去,堂而皇之,好像是招工干部,那是做给别人看的。现在你们进厂了,我也原形毕露,哈哈。”

她们也笑。我着意去捕捉阮玉香的眼光,感觉到她绵绵的情意和欲罢不能的依恋。我看看周围,已经没有别的人了,只有我们还在说话。其实已经没有要说的话了,但好像还有话没有说完。

我说:“快吃饭吧,就要上班了,第一天上班,你们不可迟到。”

我的饭盆里的饭早已在边说话时边吃干净了,而她们还有不少。我估计她们吃不了,就要往门口的潲水桶里倒。但她们一边笑一边低头吃饭,速度很快,三两下就扒拉完了。我觉得她们没有一般女孩娇生惯养的习气,好像往潲水桶倒剩饭剩菜可以表明她们的娇贵和惹人怜爱。想到她们虽然是干部子女,毕竟来自于大围林场。那里的人有山的气质和水的风度,从她们身上流荡出质朴和健康的气息。

我和她们在水槽里洗干净饭盆,然后一起离开食堂。她们在我身边走,我稍稍落后一步,打量她们的穿着。她们已经换上陈旧的花衣和黑色裤子,一付山里妹子干活的打扮。

阮玉香的秀发已经编织成两条长辫,在头上绕了三匝,圆圆大大的像顶了头饰的少数民族。她们的白皮肤使她们俏丽。她们跨着大步像走着山岭间的漫漫长途。我感觉兴奋,像呼吸着山野间清凉新鲜的空气。可惜厂区不是山路,招工时也没有机会伴着她们在山道上走走,而现在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生产区。我们只好招手告别。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