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白色小鸟/之467——堂 客  

2011-10-14 19:51:26|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 白色小鸟/之467——堂 客 - 文新民 - 文新民的博客

 堂 客

 

一个星期前,晚上车间开会。首先政治学习,然后讨论车间生产。

廖师傅在会上说,厂里在我们车间搞工时定额试点,是厂党支部的信任,5个同志辛辛苦苦没日没夜搞出工时计算方案,是作出了大贡献的。大家一定要认识重大意义,一定要严格执行,争取完成和超额完成每天的工时任务。但是,有些同志仍然没有引起重视,任务完成不好,拖欠了工时。厂里规定,工时考核要进入档案,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前途。

廖师傅正在不厌其烦地说着,郁师傅插嘴:“大家都说定紧了,要完成当然困难。”廖师傅停住,细眼睛看住郁师傅,用这样的办法让郁师傅产生自知之明,不再插嘴。

廖师傅的细眼睛隐没在浮肿的眼睑里,既没有凌厉的光,又显不出煞气。郁师傅好像没看见,继续与身边的人说话,愤愤不平的样子。

郁师傅也是与蔡师傅一道,当年被地区从外地同一个单位抽来建立农械厂,搞支援的。后来都留在这个新厂。论车工技术,虽然比不上蔡师傅,也不输与一般车工。

郁师傅凡事积极性不高。不求高标准,只求过得去。只要车间开展生产促进活动,她都要说几句消极话,好像是一帮落后群众的代表。实际上,她并不落后,生产任务都能完成。廖师傅批评一些人没有完成工时任务,并不包括她。但她就是要说,好像她有资格说,她不说就没人敢说了。她有落后意识的表现欲望。

她也是经常被我师父捏得手尖叫的女职工之一。我师父一捏紧她的手,她必痛得蹲下来,大约我师父对她特别下狠劲,她也就痛得特别,叫骂得特别:“死毛俫仔,栽(瘟)毛俫仔!啊哟,老娘的手要断了。老子日你娘!”

她躺倒在地,一双脚狠命的踢向我师父,却又夹杂着响亮欢快的笑声。我师父一边捏紧她的手不放,一边躲开她的脚。手一甩动,像推磨一般,她的大屁股就在地上旋转,一连转了几个圈才放开她。

我师父嘻嘻笑道:“落后分子又在煽风点火了,大家不要听她的。听她的明天没有早饭米!”郁师傅停止她的小会,瞪了我师父一眼,嗔道:“毛俫仔,你还好意思说得,你是罪魁祸首,大家要找你算账哩!”我师父望一眼已经不作声的廖师傅,转向郁师傅,故作严肃的:“嘘,不要捣乱会场好不好!”

廖师傅见有人助他,而他的故作威严并没有生效,这时便乘机大声喝道:“郁曼丽是你讲还是我讲?你讲我就不讲了,让你讲。”郁师傅被廖师傅的大声喝住,立即噤声,还作了个鬼脸。

“堂客们就是堂客们,有什么办法,没有人奈得何。老廖你干脆让贤算了。”蔡师傅自言自语,每个与会者却又听得清清楚楚。听起来好像也在开郁师傅的玩笑,也在开我师父的玩笑,也在开廖师傅的玩笑。如果这类话有什么不友好的地方,顶多含有一点讽刺和忌妒。

我师父是结过婚的人,尚有这样的女人缘,而蔡师傅快30的人了,却得不到一个女人的青睐。作为男人,我师父口里不言,心里颇为得意,但多少也有点看不惯蔡师傅的不冷不热。

蔡师傅突然冒出来的几句风凉话,我师傅只是嘿嘿的笑。他这样笑惯了,无论蔡师傅怎样说,他笑过了,事情也就烟消云散。蔡师傅其实也只图一时的快意,一时的嘴巴好说话,说一说心里舒畅一点。

但是,郁师傅不依了。她认为这话严重的伤害了她。“堂客”是什么意思?就是结了婚的嫂子们,女人们,或者虽然没结婚已经不是处女的代名词。我郁曼丽是个什么人?小女子尚未婚配,还是黄花闺女。说我“堂客”是什么意图?

蔡承受一向不咸不酸,自作聪明,喜欢讲一些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的鬼话。这一回又是这样,当着全车间的师傅们。要是在一旁,不理睬也就算了,其实我郁曼丽已经有好长时间不理睬你了,全车间也没人理睬你,你好像还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哼,你应该有点自知之明。

今天说这话太伤人了,我今天不会放过你。再说,我与毛俫仔讲话、开玩笑,你插什么嘴?是的,我是与毛俫仔要好,但我们是革命同志的好,是同事朋友战友的好,你以为是什么?你快30岁了找不到妹子,把气撒在我们身上干什么?我就最恼你这样的丑鬼从中捣乱,煞风景。

虽然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父辈们好像还有一点亲,但我对你就是亲不起来,只是恶心。你倒是想开玩笑,通过开玩笑大家亲热起来。厂里也有人开玩笑,认为你我未娶未婚,结合起来最好。但是你会开玩笑吗?像毛俫仔这样惹人喜爱吗?他不但让我喜欢,也让别的女人喜欢,为的什么?就为他懂味,懂得给大家带来欢乐。你因妒忌而生怨恨,我更是加倍的怨恨你。你今天说这话太伤人了!

“哼,你妈的堂客,你奶奶的堂客,你奶奶的奶奶的堂客!”“说老娘是堂客?哼,歪嘴巴,丑鬼相!”郁师傅也像是自言自语,并没有看谁一眼。但全体到会人员都听得一清二楚,都知道指向谁。大家的心一沉,感觉到今天会有风波了。

蔡师傅是最听不得有人叫他“歪嘴巴”。人们看着他的脸相,心里都犯忌,在心里告诫自己:千万别让他以为你在笑他的嘴巴。现在居然有人公开说他的歪嘴,会有怎样的后果呢?会有怎样的风波呢?说不定蔡师傅就会大骂起来,扰乱会场,造成不好影响。不过问题也不大,全车间的人在这里,要闹也闹不起来,大家会帮助廖师傅制止这场争吵。

其实,蔡师傅是个很正常的人,并非残疾。嘴巴看起来有点歪,那只是他的习惯。他喜欢向右偏着脑袋看人,向右偏着脑袋说话。于是嘴巴好像也向右歪了。曾经有个与他要好的工人师傅好意提醒他,平时身体注意往左边侧,时间长了,身体矫正了,嘴巴就不显得歪了。蔡师傅恼羞成怒,狠骂了那人一顿,从此平时很说得来的一对朋友成为仇敌。

公正地说,像蔡师傅这样嘴歪点儿也并无大碍,看得开的人也许根本不当一回事。别人也就不当一回事了。蔡师傅本来是想得开的,许多别人想不开的事,到他这里都化解了。偏偏别人说他歪嘴就想不开。郁师傅知道他这一点,也知道打蛇打七寸的理。也许,换个人蔡师傅还想得开,偏就是容不得郁曼丽。

蔡师傅在心里说,是亲三分向。别说我俩据说沾亲,就是从一个地方出来也应该讲点同乡之谊罢。你不但没有,还常常和一些人戏弄我。明的不来,来暗的,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心里明镜似的,就是不说罢了。你今天竟然还当着全车间职工的面羞辱我。

我嘴歪又怎么啦?生就的相,晒就的酱,你就那么天姿国色?你天姿国色我也不希罕,我也不求你嫁给我。你无非就是讥笑我嘴歪讨不成老婆,我讨不成老婆也就是因为嘴歪!我日你娘原来你心这么狠,想让我打一辈子单身,一辈子讨不成老婆,断子绝孙!

你这么心狠我也豁出去了,什么也顾不得了,我和你同归于尽吧。蔡师傅想到了绝处。

郁师傅也是图一时快意,并没有想到严重后果。全车间的群众是有点预料蔡师傅会破口大骂。但是,有那么一、二分钟安静。郁师傅骂过了,而蔡师傅坐在那里,全身一动不动。仿佛没有生命的泥雕木塑,仿佛被郁师傅骂得失魂落魄,死去活来。

不过,没人相信郁师傅的一句“歪嘴巴”有如此的威力。总之,全车间的职工都放心了,至少现在不会吵起来。尽管意见总会有的。据说他们俩虽然来自同一个地方,却早已面和心不和,心里老大的意见了。让他们埋在心里好了,埋在心里不会出大乱子。

廖师傅见会场出现安静,这几个素来不把他的权威放在眼里的“英雄”们也不说话了。既然你们不说,我就来说吧。他捡起话头,还没有说完一、二句,工人们刚刚把心转到廖师傅的说话上来,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就见蔡师傅已经转过身来,大踏步朝会场外走去,没了人影。

有人看见蔡师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步和动作,几步就抢到郁师傅面前,狠命的一掌劈去。郁师傅的脑袋随着那一掌偏转180度。郁师傅的手本能地捂上去,惊得三魂去了七魄。

当时,蔡师傅大约搜索全身找不着刀,这会议室也没有刀。心里的火焰烧得他实在坐不住,就以掌代刀了。这一掌劈去也就把郁师傅杀了。因为他不可能再去第二掌。郁师傅的手已经捂上来。他本想再劈一掌,但被自己那一掌的脆响震醒。

他必须立即走开,不走开这女人就会撕掳住他。工人们就会围上来,他就逃不脱了。他知道郁师傅的脾气。别看她在我师父面前嗲声嗲气令人发麻,蛮横起来会爆发母老虎雌威,真正撕打起来他不一定占得了上风。何况好男不与女斗。

车间工人们虽然会拉扯开,混乱之中难保没人乘机搞他一家伙。吃了哑巴亏,他也没证据。而且很可能出现这种危险。因为他知道自己在车间没有人缘,人人都想搞倒自己而后快,只好三十六计一走了之。事实证明蔡师傅有很强的先见之明。

当郁师傅挨了一掌,一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她把手从自己脸上拿下来,迅速车转身子,就朝蔡师傅扑过去。速度之快,去势之猛令所有的人咋舌!但郁师傅功亏一篑,只扫到蔡师傅的衣角。衣角随一阵风飘走了。人们看到郁师傅松开手后的脸上,有几个鲜明的手指烙上去的殷红。

为此,蔡师傅受到厂里记过一次的处分。并责令其在职工大会上公开检讨。就因为这一掌,完全打掉了自己在车间里并不高的威信。人人像躲瘟疫一样避开他,哪里还愿意与他共做一台车床!但我记住的是蔡师傅的率直。虽然粗鲁,却很重感情,还不乏幽默感。他与郁师傅的大战,我只能作上述的记叙,算是他最凶暴的一面。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