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白色小鸟/之42—— 药 香  

2011-09-29 20:33:53|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药 香

 

散会后,我听见师父寝室里说得热闹,也走过去。

罗师傅说:“今晚上毛俫仔又唱了一个花脸,嘿。”

我师父仍然直着嗓子嚷:“老廖年年是现套路,没有一点新主意。生产搞不好,就喊大家开会,耳朵都听出茧来。你看恼火不恼火!”

蔡师傅很严肃的样子,说:“这个新来的田主任有水平,能够看出问题来。”

我们大家都承认,认为田主任不简单,憨憨厚厚的,一双眯细的眼睛,掩藏了很高深的城府。华弘和章盛也先后进来,相当于一个小会的规模。

我师父盛赞他们俩:“一个是理论家,一个是科学家,结合起来,打了个漂亮仗。不如章盛也调过来,我们车间人才就齐了。”

章盛说:“毛师傅过奖,我是开个玩笑,没想到田主任当了真。是弄假成真。要在自己车间就不发言了。好危险,差一点变成管、卡、压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全靠华弘出手相救。”一边说,一边拍华弘的肩膀。

我说:“华弘的话是田主任决策的理论基础。看起来,革命理论还是非常重要。大家都担心田主任的话实现不了,廖师傅认识不明确,车间力量很有限,最终会纸上谈兵。”

我还说,“我们学徒是做定了打稻机的,累一点倒没什么。但是这样不明不白的干,没意思,还是有个标准好,真正标准出来了,干什么都一样。车间领导的工作好做了,大家的积极性也高了。何乐而不为呢?”

我师父拳擦掌对罗师傅道:“你是车工祖师,明天就组织我们干起来,不抽工,业余时间搞!”

罗师傅用手指推推眼镜,慢条斯理地说,:“搞吧,也不难,是要搞一个产品零件基本工时计算表,总比稀里糊涂的干强得多。”

罗师傅赞成搞,还说不难,那么这事就不难。大家对罗师傅的话都非常看重,便心里松了口气。

看重罗师傅的话其实就是看重罗师傅这个人。罗师傅白皙的皮肤,五官清秀。架一副近视眼镜。不高不矮的个子,温和的性格。粗壮的身坯,却很有读书人的气质。不知道的,以为他一定是厂里的技术人员。

我刚来厂时,看见这间寝室里的罗师傅,心里诧异:这个技术员,怎么也住职工集体宿舍啊?往房里扫一眼,房间里面唯一的长桌上架着绘图板,摆着绘图文具。以及长桌侧边罗师傅的床头,堆满了砖头一样的技术类书籍。还有许多小药瓶,说明他是懂医的。虽然被头、枕巾黑污,却没有难闻的气味,却有一股沁人心脾的草药的清香,心里肃然起敬。

一天之后,我就得悉这个技术员原来是个冒牌货,和我一样是个普普通通的车工。但说他普通更不准确,几乎全车间都承认他是车工王。车间唯一上海出品的C618车床是全厂最好的,是车床中的王牌,一直由他主操。王牌车床是从来不加工打稻机之类的零件的,凡精密产品都在这台车床。

罗师傅的车工技术之王是没有人能够动摇的。蔡师傅和另外三个女工是这个厂成立之初,地区从大厂调来支援的青年师傅,那时候,罗师傅还是刚从手联社合并来的木匠。他架着眼镜,慢慢踱到蔡师傅正在开动的车床前,不言不语的看了好一阵。

蔡师傅也在打量他,心想,这是哪个厂调来搞支援的技术人员?应该与他搞好关系才行,技术上的事好向他请教。

问:“师傅贵姓?是从哪个厂里调来的?”

罗师傅并不回答,反问:“学车工难不难?学好要多长时间?”

蔡师傅觉得有意思,你一个技术员怎么问这样的话?“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比当技术员应该要简单。艺无止境,学好就要一辈子。”

罗师傅点点头,“说得好,你这俫仔说得不错。我来试试看。”

说完就站到蔡师傅身边。蔡师傅不觉敬佩:这个技术员好学精神强,还想学开车床,不由得有点自豪:“师傅你开过车床吗?”

罗师傅不答理,让蔡师傅停下车床,对车床上的各个部件琢磨了一下,就伸手按动开关,车床上的工作件旋转起来。他小心翼翼移动刀架。“哧”的一声,车刀与工作件接触,很轻易就将工件旋去一块表皮。

他问了蔡师傅一下对加工件的要求,又看了图纸架上的加工图的技术标准。蔡师傅不放心,他虽然是技术员,但不是车工,如果从来没有开过车床,搞坏了车床可是他蔡承受的责任。但又不好制止。人家堂堂一个技术员,既便没有开过车床,也应该热情指点,将来也做个好朋友。

蔡师傅原本就是热心肠,便唠唠叨叨说上一大堆。罗师傅一语不发,一心一意的操作。其间,车刀坏了,罗师傅问“就在这砂轮上磨吗?”

蔡师傅抢过车刀,说:“车工的基本功就是车刀,看样子你是从来没有磨过车刀的。来吧,我磨给你看。”径自走去砂轮边。罗师傅紧跟其后。磨刀前,蔡师傅讲了车刀的基本线条、角度、作用、要求等,相当于真正的师傅带学徒。

罗师傅一语不发,让蔡师傅过足当老师的瘾。蔡师傅将车刀磨好后,让罗师傅看。罗师傅揣着车刀反反复复看了几次,交还给蔡师傅。后来,罗师傅又操作了一阵,已经不生疏了。

蔡师傅表扬道:“到底是技术员,接受能力就是强,以后你可要多指点我呀!哟,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姓什么哩。”罗师傅莫测高深地笑笑,说:“姓罗,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蔡师傅很高兴,当了一回技术员的师傅。这个技术员很虚心,不懂就是不懂,不装懂,已经是技术员了,还要学会车工,好学不倦。

几天后,正式成立加工车间。蔡师傅看了看其他的车工师傅,其中就有那天的罗师傅。他问车间负责人廖师傅:“那个姓罗的技术员分在我们车间?”

廖师傅笑道:“什么技术员,手联社过来的木匠师傅,他说他会车工,硬要来我们车间,不晓得在哪里学会开车床的,好像还可以。”

蔡师傅大吃一惊:“原来他不是技术员啊!”

廖师傅说:“倒像个技术员,可惜是个冒牌货。”

后来,蔡师傅开罗师傅玩笑:“你是个技术骗子。”

罗师傅道:“半斤八两,你也是个骗子。”

蔡师傅不解:“我怎么也是骗子?”

“嘿,我不是技术员,你硬要当我是技术员,这不是骗子?”

“噢,还有这个道理。”

蔡师傅开始还以自己是罗师傅的师父自居,但罗师傅镜片后面的眼睛透出讥讽的光:“你是我师父?到底谁是谁师父。”

不久,蔡师傅从心底不敢在罗师傅面前托大。罗师傅的技术已经不在他之下,磨出来的车刀,加工出来的产品,让蔡师傅在心里惊叹。有些古怪的加工件,罗师傅不声不响,总能想出古怪的加工办法。有时候,蔡师傅碰到难题,实在解决不了,翻烂了书本也想不出好办法,只有向罗师傅请教。

在这个厂,他自诩为车工第一,不把一切人放在眼里,但在心里还是忌惮罗师傅。因为有好几次,他碰到的难题还是罗师傅解决的。

罗师傅不张扬,对人一团和气,向他请教,有求必应。而蔡师傅虽然热情,也希望别人向他请教,但他嘴巴爱说话,心里想的,不加掩饰就说出来,使听话的人感到难受,特别是接受他帮助的人,有时露出的脸色不好看。再加上脾气暴躁,容易动怒,自视甚高,看不起人,且行动鲁莽,一般人就厌恶他,哪里还向他请教?避开还唯恐不及。

到后来,人们当他是传染病人 。他几乎没有了朋友。他车工技术再高,人们不买帐,而只承认罗师傅才是车工王。蔡师傅在车间很没人缘,但他把罗师傅当作他永远不变的朋友。他记得和罗师傅第一次认识的情境,认为那是他们不可动摇的友谊的基础。罗师傅虽然成了大家尊崇的技术权威,但对蔡师傅始终表示友爱,而无厌恶之情,使蔡师傅颇受感动。

我不知道一个地道的木匠师傅,是怎样脱颖而出,在短短的一、二年时间就超过正宗的车工师傅,得到大家一致推崇的最高荣誉的。

我只能这样认识,世间的许多知识和技能,能做得最好的必然具备相应的天赋,像我这样的人,是永远也成就不了罗师傅的造诣。看罗师傅在车床上加工零件,简直就是艺术享受。

他不慌不忙,有力的大手抓住零件,就像车床上的钢铁夹盘,几个爪子卡住工件,纹丝不动。然后他轻松地摇动刀架,车刀简洁而有序地旋削工件,看不出丝毫犹豫和拖泥带水。动作似乎本身就有生命,而不是听凭一个人的指挥。它表现很强的节奏感,抑扬顿挫,鲜明准确,如行云流水。当你还留恋于某种美妙的想像中时,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完成了。

我们车间所有的车工,包括我的师父,都没有达到这一境界,或许永远也达不到。

说心里话,我也是希望车间里的工时计算能够开展起来。我们这些青年学徒加工又脏又累的打稻机零件无可非议,技术水平不高而又好说话的人去做也并不奇怪,但至少不要让我们知道没有被打入另册,还是与车间所有正式职工一视同仁的。

我在干着又累又脏的工作时,一边要努力争取好的记录,一边又要毫无怨言地认为自己这样干是应该的。看着有些人趾高气扬神气活现地加工着精密的零件,就有一种被打入地狱赎罪的感觉。

我不知道华弘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从华弘每天面带脏污而又纯净的微笑来看,我相信华弘没有。

于是,我便觉得自己这样努力干而又不说什么是一种虚伪,一种不纯净,无法和华弘相比。是的,那个晚上他理直气壮地发言了,并且使大家信服。但是,他没有考虑不公平不合理,他与我师父一样,考虑的是调动全车间的积极性。他宁愿是这样受脏受累过下去,而不渴望别人的认可。

当然,我师父说过不公平,也许,华弘也是从这一点出发的,但是,他们是为别人说的——我师父并没有加工打稻机,华弘还是心甘情愿的加工打稻机。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