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 白色小鸟(长篇小说)29  

2011-09-02 19:05:59|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活靶子

 

上级正布置开展对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革命大批判。黄副主任在县里参加几次会议,都是这个内容,回到厂里,向余主任汇报。余主任组织了一场全厂性的批判大会,基本上是从理论到理论,没有多少实际内容。黄副主任向上级汇报,上级不满意,认为没有紧密联系厂里的实际。这下好了,有了活靶子。

他立即向余主任请示,要有针对性的开展一场革命大批判,重点是结合青工教育。余主任认为可行,指示对事不对人,要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主任要有一段时间外出开会,让黄副主任具体实施。

黄副主任召开各车间和后勤部门政治辅导员会议。首先讲了厂里的一股资产阶级歪风斜气。一个突出的典型是女青工何秋月,常带领一群外面的青年来厂里横冲直撞,严重破坏抓革命促生产,要严肃对待。

接着布置革命大批判任务。所有的黑板报、大批判栏,都要换成对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批判内容。号召人人写批判文章。还准备再开一次全厂性的批判大会。所有的政治辅导员都要上台发言。还要有针对性的让一些青年上台,例如何秋月。名义上是上台批判,实际上是作检查,认识错误,自我教育。

到会的政治辅导员们认为黄副主任有点小题大做,但谁也不敢说出来。

但是华弘提出来了。他说,何秋月是不是就不要上台了。余主任说是人民内部矛盾,让她上台,就成了有针对性的批判和斗争,是不是性质转化了?

黄副主任用讥讽的眼光盯华弘一眼,噗哧笑了,说:“华弘你是不是喜欢上这个漂亮妹子了?”

华弘作色道:“黄主任你不要乱讲啊!”脸就微红了,声音虽小,却很严肃。华弘就是有这本事,做到不怒而威。

黄副主任立即改口,“小华,不要生气,开玩笑的。”

人们也就发出善意的笑声。但华弘并不笑,似乎并不谅解黄副主任。是啊,这是严肃的政治问题,厂领导怎么可以乱开玩笑哩!

黄副主任还是不接受华弘的意见。他认为让何秋月上台很有创意。以前,厂里革命大批判没有这样做过,县里各单位汇报,好像也没有这样的经验,我们正可以创造。

同时,何秋月上台并不是对她本人的批判斗争,是让她认识自己的错误更深刻一些,改进得更快一些,革命大批判的效果更明显一些。毛主席说,批评和自我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免;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黄副主任为自己的决策沾沾自喜。余主任不在家,他来主持这场革命大批判,一定要搞得有声有色。

他亲自找何秋月谈话。厂领导从来没有找她谈话过,她连厂里的男青年都不愿接近,对厂领导更是能避则避。在路上碰见领导顺眉低眼的笑一笑,却从来不尊称领导一声,就像仅仅是面熟而已。黄副主任曾经与人说起:“这个何秋月不知道是不是认识我。”有人就打趣:“这个何秋月,可能连她自己也不认识。”

黄副主任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门虚掩着。

何秋月敲门,黄副主任道:“进来吧。”

何秋月进来,又是顺眉低眼的一笑。黄副主任最讨厌她这样笑了:哪像个妹子!简直就是一个狐狸精。但是他不能直来直去的指责她,当领导的要讲究策略,讲究方法。他希望她能接受他的安排。做好思想工作,保证批判会的顺利进行。

 “坐吧,”他微笑着,指指办公桌前的一张凳子,自己推开桌前的《红旗》。他平时不喜欢看书。每天成叠的报纸送到他的办公桌上,常常没有打开就直接进了废旧报纸堆。他是为了等何秋月的到来才打开《红旗》的。

“何秋月啊,今天找你来,是想交给你一个政治任务。”何秋月抬起头,丹凤眼好奇地盯着黄副主任,好像说,一个政治任务?交给我?领导别不是弄错了吧。

黄副主任见何秋月没作声,但那双好看的眼睛说明她很重视他的话。她正在等着听下文哩。

“你知道,我们厂正在开展对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革命大批判,重点是教育青年工人。你也是青年工人,有责任和义务参加革命大批判。”

何秋月点头,但光波闪动的眼眸里,飘过一丝疑问。

“厂里开批判大会,你要上台发言,联系自己的思想实际。写好批判稿,先交给华弘审查。”

“还有哪些人发言?我是说,像我这样的人?”这妹子有一副好喉咙,磁性足得很。但黄副主任对这个不感兴趣,他对她的反问很恼火。

“不要问多了,管好你自己吧。”他有点不耐烦。

“你是要我在大会上作检讨?”丹凤眼凌厉起来,像有小火苗在飘动。黄副主任一惊,这妹子倒敏感,但是却正中他的下怀。这可不是我说的,他想。

“谁跟你说的?你有值得检讨的地方吗?”

“你说呢?”何秋月偏起脑袋,有点调皮的反问。黄副主任想引她上钩。

“当然,人人都有缺点和错误,有值得检讨的地方。”

“我就没有。”

“你没有吗?把厂外的青年带进来,横冲直撞,既不登记也不听劝告,影响我们厂的抓革命促生产的秩序,这不是自由主义的典型表现是什么呢?”

 “啊,你们为这个就要批判斗争我吗?”

“不是你这个人,是这件事。我们对事不对人。”

“对事不对人?我不明白,事是人做的,讲一件事就是讲那个人。一回事,你不要骗我。”

何秋月像个小姑娘,有点天真。

“我们是批判这件事带来的影响和后果,与你这个人有什么关系呢?”

黄副主任觉得这妹子在政治问题上幼稚得可笑,连对事不对人都弄不清。平时不学习,只晓得找俫仔,谈恋爱。这样的人不教育不得了。

“我看一样,你不要哄我。我反正不上台批判,我不自己批判自己。他们是来找我的,不是我叫他们来找的。与我不相干。要批判,你找他们批判去!”

何秋月扭了扭细长的腰身,用半个后背对着黄副主任。

这还了得!自己犯了错误,没有狠狠的批评处分你,不但不领情,还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哼,你还在学徒期嘛,实在不接受教育,看我不把你退回原藉。

黄副主任生气了,气得脸有点白,但真闹僵了,把她退回原藉,也要费好多手脚,余主任反而会埋怨他方法简单粗暴。看样子,这妹子是个猪血李,中看不中吃,没有一点政治觉悟,没有求上进的思想。不如哄哄她,求得批判会的圆满算了。

他决定讲究工作方法。他气得发白的脸上浮出笑容,把声音柔和下来。

“何秋月啊,我说你思想觉悟低,你一定不承认。”

“我承认,我就是低,我就是不上台批判。”何秋月一发不可收拾了。

“什么叫革命大批判,就是触及灵魂,改造思想,这是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目的。哪个不听毛主席的话?你可以说不上台批判,但是你敢说不听毛主席的话吗?”黄副主任得意了,心想,这个陷阱,你敢跳吗?何秋月果然不作声了。

“因此,人人都要参加革命大批判。你是青年工人,还在学徒期,你就可以不参加吗?”黄副主任话里有话,连敲带打。

“我不上台。为什么要我上台?有的人比我的问题严重的多,怎么就不上台呢?哪个没有朋友来找,有朋友来找就要上台受批判吗?受批判的就应该不止我一个,没有十个八个,也有六个七个。”何秋月仍然犟得很,理由充足得很。

“你说得对,上台批判的不是你一个,没有十个八个,也有六个七个,难道上台的都是受批判的吗?是批判自己的吗?是批判一种现象,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现象。除了刚才我讲你的现象,还有许多别的现象,都要批判,都要自我教育。你要多学习,不要和厂外的那些七七八八的人来往。你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吗?说不定让你受骗上当,将来后悔都来不及。到那时,你父母到厂里来找我,你哭哭啼啼来找我,晚了。现在我是在挽救你,你可能在心里骂我,但是将来要感谢我。”

黄副主任苦口婆心,颇动感情。“华弘和你一样,也是青年学徒,你看人家政治觉悟多高。他也要上台批判,还有很多人,又不是你一个,你怕什么?你要正确认识,正确对待,争取进步,你看,这不正是一个好机会吗?”

他觉得大功告成,可以收场了。“回去好好写,啊,让华弘帮你修改。”

何秋月似乎没什么话可说,嘟着嘴,起身离开黄副主任的办公室。

第二天,黄副主任问华弘,何秋月的批判稿写来了吗?

华弘很奇怪,何秋月的批判稿为什么要交给我呢?

黄副主任说,这是我叫她交的。考虑到她的批判稿有点特殊,怕她把握不好。华弘你就帮她审查修改吧。

华弘说,黄主任你昨天的玩笑开得不好。那么多人,我以后怎么工作?

黄副主任笑起来,说,你这俫仔开不起玩笑。好了,我以后注意就是。话又说回来,我知道你这样的俫仔找对象,也不会找这样妖里怪气的。但是,我们厂好多俫仔在心里喜欢她,想得流口水了,好像吃得。哼,这样的妹子,别看她长得好看,好看不一定好用,不一定好管。

华弘笑着指出道黄主任也讲鄙话了。黄副主任说你们俫仔们晓得什么?将来就懂了。你去找她,催她赶快交稿,等两天就要开大会了。

华弘很不情愿去找她。他很忌惮黄副主任那句玩笑。这样的事太敏感,万一有人利用这句话,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但是不找也不行。黄副主任是领导,领导的话是不能不听的。

让闻鸣去吧,但闻鸣一定要问清楚原因,问清楚了他也是会去的。华弘实在不愿意讲原因。既然光明正大,为什么要闻鸣代替自己呢?岂不是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黄副主任知道了,反倒还要误会我对他有意见哩。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