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白色小鸟/之37—— 解放军进山来  

2011-09-25 09:05:41|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放军进山来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我俩就被唧唧喳喳的鸟叫吵醒。我们平躺在床上,静静地听各色鸟叫,想像着叫声的意义和鸟儿的形状,几乎就疑为华弘的琴声。慢慢的,在我的心境上,就达到琴鸟合一。

我说:“杜主任,我们外面的鸟是不是这里的鸟飞出去的呢?”

“嘿嘿,你这问题有意思。我看,是这里飞出去的。有树才有鸟,没有树的地方,鸟怎么生存呢?”

“外面没有多少树,在这里多好啊,山高林密,没有干扰。是鸟雀的自由世界。要吃虫吃果,遍山都是,用不着费心劳神,为什么要飞到山外去呢?”

“山外也有树啊。你想,这山林里虽然自由,但是闷气。除了山,还是山,除了树,还是树,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山外多开阔,它们也想知道,山外有些什么好东西,于是就成群结队出去了。嘿嘿,就像这林场里的职工子弟,哪个愿意窝在山林里!”

我想,有道理,就连鸟雀都这样,何况人呢。

快到9点钟,青年们来了。听到一阵说话声,脚步声,然后是一群一群进来。我们请服务员打开二楼会议室,一时间就坐满了,显然是约好一齐来的。就像这空中的鸟,很少能看见单只的飞,既便有,紧随后面的,将有一大群。

他们结队的来,也成堆的坐,只顾他们内部的说话。也有几个胆大的,断断续续向我们提问。大家就静下来听我们说,这是他们共同关心的问题。

他们问我们厂的地址,生产的产品,多大的规模等等。有一个人问到很敏感的问题,你们是国营工厂吗?我装作没听见,等着杜副主任回答。

杜副主任没有难色,说,我们是县属大集体。几只嘴同时问,什么是县属大集体?我们不懂。

杜副主任说,县属大集体和国营工厂一样,都是公有制企业。虽然有一些区别,但区别不大,基本上都差不多。例如国营企业的原材料供应和产品销售纳入国家计划,职工管理纳入国家计划,我们厂也都纳入了。

我不知道这样解释是否准确,但我相信杜副主任的解释就是权威,而且实事求是,没有假话。同时,除此以外,我也想不出别的解释来。既便是我,听了杜副主任这样解释,似乎也感觉不出有什么问题。青年们一个个大睁着眼,使我想起树上的鸟儿,全都睁着滚圆的眼睛,天真无邪的看着眼前的世界。

我知道青年们一定似懂非懂地听着,对杜副主任的回答,一定还派生了与此有关的别的问题,他们不好意思再问。但大睁的眼睛照旧看着我们,希望我们说得再详细一点。杜副主任不再有新的说法,他觉得这个问题已经解释透彻了。

坐了一阵,没有新的人进来。我说,都来齐了吗?还有没有人要来?许多人答,还有一个人,住得最远,从这里进去有50来里,估计快了。

我看看大部分都是女孩,有点失望,说,怎么男的不多呢?男孩们答,我们男的都不是的,已经被地区某某工厂招工了,还没有进厂。

我吃了一惊,问,今天来招工的都是女的?男孩们说,是呀,我们这里女孩们比男孩不差,都是身高体壮,爬山越岭比我们男的还强。

我认真看了一堆堆的女孩,果然如此,相形之下,男孩们反倒其貌不扬,矮小单薄。如果不是男女有别,我们宁愿要这些女孩。大围林场的水土特别滋润女孩,不但身高体壮,而且皮肤白皙,虽然有点发红,但那是山野阳光的洗礼,并不黑。她们不说话,只是笑,嘻嘻哈哈,这里停了,那里起了。

她们的话都由男孩代她们说,而男孩也心甘情愿为女孩服务,显示了很强的绅士精神。几个男孩和我们说多了,很随便,想到什么说什么。

有个男孩说,这些女孩都会跳舞会唱歌,特别是那个妹子,喏,就是那个长辫子的,唱得最好,和广播电台差不多。阮玉香,你就唱一个给他们听。于是,所有的青年都望那个女孩,异口同声要她唱,就像这个女孩唱了,便可以证明所有的女孩都会唱。

如果这个女孩不听同伴的鼓动,不站出来唱歌的话,也许这里的招工到这时候为止了,这个鸟雀特别多的山林会很快消失在我们记忆中。因为我发现杜副主任眼里已流露出深深的失望,几次站起,似乎要说,你们都回去吧,目测结束了。

我的心不在他们的鼓噪上,想,谁还有心情听你们唱歌呢?那个女孩也未必就唱,更未必唱得与广播电台的一样好。大家的缘份尽了。

我看杜副主任,希望他这时宣布结束是最合适的。但是我发现他忽然来了兴趣,要在百无聊赖中寻找刺激,竟也跟着青年们起哄,甚至带头鼓掌,希望长辫姑娘唱歌。

我想,杜副主任一定以为这里已经没有工作了,不如也跟着热闹一气。我认为鼓掌也是白费力气,她会唱吗?试想想,谁愿意在这样的场合引吭高歌呢?

但我的想法错了,那妹子站起来,“我唱什么歌呢?”虽然声音不大,而清晰可闻,像铃铛的撞击,有明显的长沙口音。这妹子不是本地人。

大家说,有那么多的歌,随你喜欢吧。她咳嗽一声,居然就唱起来。她唱的是:《解放军进山来》。像山林间的清泉,缓缓流淌。阳光从枝叶间倾泻而下,水珠放射晶莹的闪光,在碧绿的草丛里跳荡。我和桂副主任虽然不是解放军,却体会到温暖的友谊、友情和亲情,纯洁而高尚。歌声似乎不自觉的拉近了我们俩和这群青年的感情。我心里氤氲着感动,显现着向往。

喧闹的会议室立刻静下来,大家都在用心听这妹子唱歌。

他们忘记今天来这里是为了招工面试,却意外地把他们带到文艺演唱会上。唱歌的妹子他们当然熟悉,也许是同学,也许是邻居,都知道她唱得好,却难得听她唱。现在是招工的要她唱,她才唱,否则,真没机会听她唱。她唱得太好了,不管曾经唱过多少次,都能让听众如醉似痴,包括两个外来的招工人员。

他们中不时的有人望我俩一眼,看我俩的表情。他们亮出了他们的宝贝。他们希望在我俩的脸上看到高兴,他们就会骄傲。这个女孩就是他们的骄傲。他们看见我俩入迷的样子,他们也露出了笑容。

她毕竟是她,她并不代表所有的女孩。在热闹的鼓掌之余,有些女孩显出冷淡。不过,杜副主任不仅喜欢听这个阮玉香的歌,还笑呵呵地问:“还有谁来唱?来,每个人都来唱一个。”鼓动了三、四次,没人站出来。相互之间也没人再推荐。

那个住得远的青年来了,汗流满脸,憨厚地笑。他没和任何人亲热,独自找个地方坐下。来人居然是个男孩!我有了一个小小的兴奋。

杜副主任叫我拿出招工政审表,发给每一个愿意来我们厂的青年。除了已经被招工的,所有的人都争着从我手里领表。拿到表的,每张脸都笑开了,以为填了表就能进我们厂。今天要感谢阮玉香,她美妙的歌喉让所有来招工的青年沾了光,跟她一样都拿到政审表。

杜副主任还宣布,下午两点钟,凡是填表的青年,到林场医院体检。青年们一阵高兴。大家当场填好表,交到我手上,离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