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教师节(笔记小说之三十七)  

2011-09-01 10:45:09|  分类: 【原创】笔记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猛然一个清醒的意识跳出来。他急不可待地睁开眼,要看清这是哪里。

紧接着,他昏迷或者临死前的记忆顽强地占据了他的意识:他是想死的人,非死不可的人,他不能醒过来的,醒过来就无法面对这个世界。

但是他怎么就醒过来,没有死呢?他感到不可思议,而又觉得实实在在,一颗心放下来。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真切的感到,活着是多么的好。

但是,这活着的好已经不再属于他了。他只是暂时的活着。他是活和死这一瞬间的过客而已。

他首先想到的是他的女儿管玉洁。他有两个孩子,管玉洁是大女儿 ,今年11岁。还有一个小儿子,今年4岁。

生小儿子前,他是想要个儿子的。已经有个女儿了,再来个儿子,这一辈子就是无比的幸福了。他的命运真好,生下来的真就是个儿子。

他把这一对儿女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只要他在家,他不允许妻子哪怕是骂他们一句。

他可以骂妻子,妻子也可以骂他,这都无所谓。儿女是例外。妻子似乎也与他在这一点上是相通的。

但是,生儿子尽管高兴,他对女儿玉洁却有着一种保留的情爱。

也许两个孩子中,玉洁是最先来到这个世界,与他最先交上父女之情的。他儿子才来四年,还差着7年哩。

也许玉洁本身就是冰清玉洁,她叫管玉洁真是名符其实啊。这起名字也是冥冥之中有前定的。她真是讨他的欢心。

他只要一想起他的孩子们,出现在他头脑中的其实就是玉洁。

这会儿他就想起了他的玉洁。

昨天是教师节。早几天,玉洁对他说,爸,我和全班的同学都商量好了,我们要给老师们送点小礼物,每人凑10块钱,你身上有吗?

玉洁是班长,他常为女儿感到自豪。他女儿将来肯定是个有出息的人。教师节她只要10块钱,他觉得太少了点。国家规定每年一个教师节,教师一年就这一个节,也应该多表示一下嘛。他赶紧拿出一张100元的钞票。

他说,每人凑100块钱不算多。

他也不是觉得每人10块钱少了,100块钱就正好。他只是想感谢老师们为他培养出了这么一个好女儿。哪怕全班同学每人只出10块钱,他也愿意出100块钱。

但是玉洁不接。她说她只要10块钱。她要那么多钱没用。

他叹口气,收回钱,找一张10元的票子给她。

平时玉洁不要钱。他常要给她钱,她常不要,强迫也不要。就像这个教师节,每人10元,她就要这10元,多了的不要。他无可奈何。

他常在想,怎样才能让玉洁能够多接受他这个做父亲的钱。他觉得他欠了她很多的钱,他应该还。而她就是不要,他心里很过意不去。

他突然对女儿送教师节的礼物感起兴趣来。

他问,你们每人只拿10块钱,能送什么礼物呢?

玉洁一边把钱放进袋子,一边向父亲挤眼睛,说,这是秘密,教师节一过,我就告诉你。

他抓住女儿的手,拉到身边,抱坐在自己的膝上,说,你如果不讲,我就不放你走!

女儿翘着嘴,就是不说。挣着跳下来,跑了。他看着走远了的玉洁,心里甜蜜蜜的。

玉洁常对他说,她将来要当老师。她喜欢当老师。将来,教师节到了,也会有学生们给她送礼物的。这礼物不管是什么都很珍贵。

他很赞赏女儿的志愿。他希望女儿将来能够这样。如果换了他,他也会像女儿这样选择的。他会像女儿一样,把学生每年送的任何一件小礼物都留下来,到退休的时候,就会是幸福的回忆。

但是他亲手把这一切都毁了。当时他把这一切都忘记了。他只记得当时。他只顾着当时。他怎么就一点也没想到别的呢?

他只是太恨老婆了。她竟然可以背叛他,去讨好那个村支书。有不少的人向他暗示,他老婆与支书好得不正常。

据他观察,支书看他老婆似乎很有点暧昧。只要他也在场,他老婆就有点紧张。如果什么事也没有,你紧张什么呢?

支书是村里最大的官,他不能得罪了他,得罪了他没有一点好处。不得罪当然有好处。他越来越感到支书对他家的好比一般要明显,已经有不少的人在背后咂嘴皮子了。

得到比一般的人要好的待遇他高兴,但想到这好处是用他老婆换来的,他就感到强烈的耻辱。如果这好处是一只碗,一个盆,他会恨恨的砸个稀巴烂。

他每当想起这事就过不去,就常逼他老婆,让老婆交待她和支书的隐情。老婆从不含糊,疾口否认有什么隐情。

隐情是见不得人的,你他妈的当然要否认。不否认是个什么结果,她也清楚。

你以为我是个蠢子、瞎子!他越想越气愤,恨不得一刀杀了她。每当愤怒上升到这个状态时,他就强烈地抑制住自己。不抑制是非常危险的,他真的下得了这个手。

但是不杀她并不等于可以放过她。他只是不杀她而已,打一顿是她罪有应得,也多少发泄心头之恨。

他攒起拳头,毫不留情地向她砸去。她却不声张,默默地承受他的拳头。她如果大喊大叫他心里也有所安慰,说明她也许是冤枉的,也许是害怕他。

她一声不出,就说明她恨他,她敢于为那个野男人承受他的惩罚。所以每次打老婆如何厉害,两个儿女都不知道。

他每次心里想不过,就要打老婆一顿。而每次打一顿并不就消了气,反而气更大,压在心里出不来。他总在想,有一个什么好的办法,让他这口恶气彻底的出一出。

他在一个建筑公司工作,一出去往往好几天不回家。这不回家的好几天里,他对老婆的气压在心里,扰得他心神不宁,他就要朝家里走。

昨天,是教师节的第二天,他奇怪地想到了女儿。

他想到女儿说过的,教师节的第二天,她会把送老师的什么礼物告诉他。他并不是非要知道那礼物是什么对他有什么好处,他是想见见女儿,和她说说话。

教师节送老师的礼物是个很好的话题。这很有意思。他觉得只有和女儿说说话才能使他心神安宁,才能忘掉生活的不顺意。

但是,当她回到家,发现大门紧锁。孩子们是在学校念书,老婆又去了哪里?

别人告诉他,她在支书家帮着割稻子。他似乎已经抓住她与支书私通的铁证,他完全让愤怒膨胀着,大步流星来到支书的田边。果然就见自己的老婆在支书的田里,弯腰费劲的割稻子。

他喊她。他威严地叫她回家。她听从了。一进家门,他就反闩了大门,一把掐住老婆的喉咙。一边掐,一边叫喊:我看你还狡辩!我看你还狡辩!

他觉得他终于找到了对老婆彻底出口气的办法。除了这个办法,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他奇怪老婆为什么不出声了。她的脑袋软绵绵的搭在他的手臂里。他不知下手的力度有多大,老婆当即没气了。

他忽然清醒,他的恶梦醒了。老婆死了,他也一定要死。他想到了还有自己的孩子。他和老婆都死了,他们怎么办?

他们没人管了,玉洁的老师梦也实现不了了。这时,他听见喊门声。是玉洁回来了。他打开门。玉洁叫他一声爸爸。叫得很甜蜜,如往常一样。

但这样的叫声以后听不到了。他必须保留这个声音,永远保留住。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还没有让女儿接着再往下说话,就一把掐住女儿的脖子。

女儿的脸一瞬时就紫胀了。他心里说,好女儿,你忍受一下吧,爸爸带你去一个最快乐的地方了,那里有你的妈妈,我们再也不怕别人的干扰了。我们会有充足的时间听你说教师节的事。

门外又响起脚步声。小儿子背着书包一头撞了进来。

做父亲的正在门后等着。他一把就捏住儿子细小的脖子。儿子断气得比女儿还快。他已经有丰富的经验了。

他不让他的孩子受到痛苦就能随他和他的老婆一起去了。

他转身去了楼上杂物间。他找出一包农药。他抓一把,冲水喝了。他要赶着去会他的亲人。

然而他又被人抢救回来。

也许是那包农药年久失效,也许他的亲人们并不欢迎他,把他赶回来了。

他觉得他已经无路可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