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白色小鸟(长篇小说)15  

2011-08-08 20:41:23|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粉笔计算

 

他也是听说农械厂制造8.75毫米才来的。

他在乡下本家插队落户,大队的支书、生产队的队长,凡是沾点官气的都与他沾点亲戚。他的父母不放心他集体上山下乡,认为他年龄太轻,不会煮饭洗衣睡觉干农活,去本家也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

他所在公社的知青第一次招工时,章盛的本家大队就推荐他。他听说了农械厂。农械厂本来招的名额不多,但是他挤进来了。进了农械厂才明白,8.75毫米原来是个梦。但梦是可以继续作的。

他看见厂里在生产刨床。这可是机床,是机械母机,也很不简单了。就觉得这个厂没白来,他有奋斗的理想。

但是,他发现手工业改行的钳工师傅们不懂得机械原理,书上说过的东西他们都不懂,甚至用实物去量。为了使精密的部件达到较好的配合,装上去拆下来,拆下来又装上去,不知道要经过多少个回合。一些较复杂的计算更是一筹莫解,只好去找四中的数学老师。

数学老师虽然要接受工人阶级的思想改造,无偿奉献,毕竟不是农械厂的人,找一次不容易。还有点低声下气灭工人阶级威风的难堪。

章盛进厂后,他在一边扫了那些计算一眼,惊诧这些受人尊重的老师傅们连这样简单的计算都要找到学校去,确实让人看不起。章盛既然来了,章盛不能让人看不起农械厂,说:“拿过来吧,不要去找老师了。”口气不屑,眼睛和嘴角讽刺的微笑令人不快。

章盛的意思是,我就是老师,还要到别处去找吗?老师傅当然高兴,自己厂里有人能解决问题,就不要再去求臭老九了,去多了连自己也沾染臭气。

章盛的话和他的样子又实在让他们高兴不起来。这乳臭未干的小子,进厂才几天呀,名符其实的青年学徒,应该跟着我们好好学徒,言听计从才行,现在竟然如此口出大言。就算你能解决问题,也不能是这样的口气这样的脸色。四中的老师多和蔼可亲啊,不如找四中的老师吧。

但是不管怎么样,老师傅们不能舍近求远,就看这个拉大话的俫仔是真有本事还是只图吹牛皮痛快。

章盛用粉笔在地上三划二画,计算结果出来了。老师傅们围在身边,眼睛一眨也不眨地跟着章盛的粉笔转。那些歪歪扭扭的符号和长长短短的算式让他们掉进迷魂阵。他们哪里见过这等阵势,他们只当看魔术师变幻障眼法,根本无法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过去他们找四中老师计算,老师不会这样粗俗不雅地在地上画字,而是坐在桌边,用笔用纸很虔诚地计算。他们在一边坐等,规规矩矩,生怕大声咳嗽或坐久了想走动惊扰了正在认真工作的老师。

他们不敢凑到桌边去看老师的计算,不知道老师写在纸上的东西,是不是也像章盛这样画的迷魂阵。他们只知道老师从来没有像章盛这样简捷,这样痛快,这样倚马可待。老师要计算很长时间,有时还叫他们第二天去拿结果,说这计算太复杂,要点时间,不能随便耽误工人师傅抓革命促生产。

老师傅们还是不敢轻易相信章盛的计算结果。他们要把这结果运用到生产实践中去,看看有没有问题。不知道实践的结果怎么样,反正没有人找章盛的麻烦,章盛也不问。计算完了,就把粉笔一丢,说:“喏,这就是结果。”然后走开了。让老师傅们围着哪些计算去眨眼睛,去搔头皮。

他们只是用笔记下结果,也想记下算式,但写了几个符号就只有放弃,他们无法写成那些符号。其实抄不抄没有关系,抄了也不懂。他们只要结论,结论多么简单,几个数字而已。

从此,他们再也不去四中了。四中的数学老师姓曾。曾老师以为工人师傅生气了,就到厂里问情况,知道有个新来的青年学徒取代了他,就找到章盛谈了好长时间。后来他们互相来往,还常常在一起研究计算问题。

章盛把这些计算不当回事,举手之劳,权当是一种乐趣,既不要付出物质上的代价,又可以收获尊敬。

自从他担任了车间义务计算员,大家看他的眼光不同了,不是对待别的青工的眼光。别的青工有求于老师傅的,而章盛是被老师傅所求。

章盛所分配的师傅是车间主任李师傅。李师傅做过木匠、铁匠、铜匠、小五金,是个钳工坯子。手工业合并成农械厂,他就是当然的钳工。又因其机械经验足,手艺好,人缘也好,一开始就是钳工车间的负责人,公认的技术最强的老师傅。

李师傅人也聪明,好像机械上的事没有他不懂的。厂里开发牛头刨床等新产品,还有外面送来修理的机械,不懂的或解决不了的问题都找他,是厂里的技术权威。让他解决的问题,许多他当时就能说出办法,但有的也要琢磨一段时间。

厂领导和工人们都理解,只要李师傅能解决,琢磨多少天都行。试想想,这个厂除了李师傅,还有谁可以担当此任!因经,关于技术上的事,都是李师傅说了算。

厂领导不懂技术,但他们认为领导不懂不要紧,只要李师傅懂就行。他毕竟是被领导,领导是外行是内行都不要紧。谁说外行不能领导内行呢?说不能领导的这种观点,正是文化革命批判的重点。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