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 白色小鸟(长篇小说)4  

2011-07-27 10:46:52|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 厂

 

我从来没有进过真正意义上的工厂大门。

真正意义上的工厂应该不同于城关镇的那些街道厂,不同于父母亲那样的手工业社。要有机器、有厂房、有穿工作服的工人。有进进出出运货物的汽车。有成群结队的工人上班下班。他们有说有笑,议论白班、晚班、早班,脸上带着上班的兴奋,下班的疲惫。

这一切,盘家坪农械厂都具备了。

工厂在国道一旁的200米处,公路另一边200米处就是火车站。

工厂有开阔的大门。大门双开,用木板制作,巨大而沉重。每天清早七点开门,晚上七点关门,如有汽车另当别论。门卫伍师傅趔趄着笨重的身躯,捋袖伸腰,弓腿蹬脚,把全身贴在门板上,“吭哧”“吭哧”奋力推门,门板才能慢慢移动。

厂内一条横贯东西的大道。进门是两栋新建的两层红砖青瓦职工集体宿舍。左边的职工宿舍与后面的大厂房平行,高度和长度整齐划一。相比较厂房更宽,更有气派。再过去是宽敞的空坪,留作以后新建厂房用。右边的宿舍楼上住女职工,楼下是一溜办公室。

然后一条小路转弯抹角,通到烧水房。半吨的小锅炉,每天轰轰轰响个不停。热水和开水24个小时保证供应。职工洗脸、洗澡、洗衣服、打开水都在这里。

紧接着烧水房,一栋巍峨的翻砂车间拔地而起。车间旁边像火车厢一样的回火炉。紧挨着的是冲天炉,高高的烟囱,成为整个盘家坪镇标志性建筑。人们指点那个高烟囱说:“那就是农械厂。”

职工食堂在最里面,打横的一栋旧式民房。走进去,西边是厨房,东边是舞台,中间是大厅,摆满陈旧发黑的八仙桌。整个厂区,鸟瞰呈长长的品字形。很有现代工厂的气息。我觉得来这个厂没有错。

农械厂顾名思义是生产农业机械的工厂,属于机械行业。机械是要有技术的。机械和钢铁之类的金属打交道。运进来的是钢铁,运出去的也是钢铁。要把钢铁像面团一样做成各种形状的产品,一般是难以想像的。能想像得到的就是技术,技术,技术是唯一能解释的。

这个厂的所有工人,应该都是技术的化身,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是技术的光辉。技术充塞全厂每一个角落,弥漫在空气里,渗透在微尘里。

我读了九年的书,到初中毕业,面对这个教钢铁变成各种优美形状的工厂,竟然感到神秘、神奇、不可理解,所学的一切知识都派不上用场。我太平凡、太渺少、太无所作为,简直比不上看门的老伍师傅和搞搬运的小伍师傅。

他们不是技术员,不会操作机器,不会看懂图纸,但是他们早就是这个厂的一员。工厂的一切司空见惯。知道是怎样使坚硬的钢铁发生神奇的变化。相比之下,我就是一只从山里树上下来的一只猴子,什么都不懂,一不小心就会闹出笑话。

为自尊着想,我不能够有非份的想法。不能够做超越常规的事情。更不能说令人笑掉门牙的幼稚话。

平时偶尔也听说,机械行业的技术工是车、钳、铣、刨、翻砂、电工等等,跟着说得顺口而已。也听说钳工和电工既干净又技术性强,翻砂既累又脏,其它都是开机床的,虽然有技术,离开机床就无能为力。

进工厂前,有内行的人对我说,新工人进厂关键在分配工种。要争取分个好工种,一辈子的事。嘿,又是一辈子的事。就像参加工作,要找个好单位一样。

我希望分个好工种,但人人都希望分个好工种。我凭什么分好的,而别人分不好的呢?这事太没有把握,也太没有道理,我不会向任何人提这事。

我要让领导根据需要作安排。既便自己提出要求,也没有领导会听,反而会睁大眼睛打量我:惊讶我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要求,也许太自私,也许神经不太正常。青年工人们也会想:这人怎么啦?谁不想分个好工种?但是我们都不敢作声,你怎么就好意思公然提出?

我认为盘家坪农械厂所有的技术都高不可攀。能学会其中一门都是我的幸运。我只能等待领导分工。我想我是不是有点阿Q精神?也许有一点,有又怎么样?能和阿Q精神抗争么?阿Q似乎并没有痛苦。我也没有痛苦,还有一点小小的甜蜜。一种等待的幸福。这就够了,我没有理由去抗争。

其实不要我等待,我挑着行李进到工厂大门,不到一个小时就听说被分配学车工。车工好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没有电工钳工的热门,也没有翻砂工的被人不齿。我发现我的内心还是有所祈盼的:我这辈子能当上一个车工也就不枉了。

我还十分高兴地看到,当我明白无误地以一个车工的眼光去观察,在我们周围,竟然聚集了那么多的人才:如厂革命委员会的两个工人副主任桂师傅和封师傅,还有罗师傅、蔡师傅、刘师傅、郁师傅、杨师傅、曾师傅。当然还有我跟随的师父毛家兴,人称毛俫仔的,更是了不起。

他们最大的年龄不过三十多岁,最小的也有二十四、五了,真是风华正茂的岁月啊。男的外表堂堂,女的俊俏漂亮。一个个心灵手巧,技术上都很有一手。

如果盘家坪农械厂没有了这些人,就很难想像这个厂会成为什么样子。我是误打误撞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还是和他们前世有缘,这一世注定要在这里聚首?除了我的家人,我最愿意看到的就是他们的亲切面容。有他们在,我神定气闲,什么都不怕,我做得好我要做的一切工作。

他们对我像小弟弟,一脸是笑,有求必应,有问必答。从不对我装模作样,横眉怒目。有时我反倒显得很惶恐。我害怕打破这和谐氛围。又害怕这一切不真实,转瞬消失。更害怕自己做得不好,惹他们生厌,或突然改变了他们的态度。

我知道这顾虑多余,没有道理。既便我们的生命再延长一千年,他们还是这副模样,这种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