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白色小鸟/之56——黄花郞  

2011-11-23 17:20:26|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 白色小鸟/之50—— 食堂门口 - 文新民 - 文新民的博客

黄花郞

 

我进厂时,车间的分配师傅是毛家兴。我想,也许是一种缘分,毛家兴是最先和我结识的,原来命定要做我的师父。我师父和蔡师傅分不清楚谁大谁小。蔡师父告诉我,我师父已经结婚10来年了呢,你看他还像年轻的俫仔,所以别人要喊他毛俫仔。

我吃了一惊,我师父原来有这么老的资格!我师父家里住得远,离盘家坪七、八十里,来回一次自然不容易。每到星期六,家住附近的工人手忙脚乱地下班往回赶。我们这班学徒也往家里赶。在厂里闷了一个星期,想着家里的亲人,见个面,也散散心,也打听打听社会新闻。

星期六的晚上和第二天厂里空荡荡的,只剩下我师父和蔡师傅,以及他的寝室对门的3个青年女师傅。这3个青年女师傅都是与蔡师一同从外地抽来,支援建厂留下来的,家里远,也难得回家一次。整栋集体宿舍只有这两间寝室人语喧哗。

开始,两间寝室里的男女打打闹闹,很是亲热。有人就对蔡师傅说,对门有3个妹仔,又是老乡,都是单身,随便抓一个做老婆就成了双职工。对双职工住房等等厂里都有照顾。

蔡师傅笑,显然说到他心坎里。但是几经试探,她们非但对他无意,反而把意思都放在我师父身上,还以为我师父也是童男子。也是蔡师傅对她们说,不要走错了门坎,毛俫仔是有老婆的人了,老婆在七、八十里外的老家。打消她们的痴心妄想,把心思用在应该用的地方去。

我师父其实也并不是有意对她们保密。有老婆是事实,既无所谓保密也无所谓不保密,因为没有谁再说要嫁给他。如果有人再说,他还要保密,就是骗婚。

既便蔡师傅向她们公布我师傅的“秘密”,她们仍然痴心不改。3个妹仔没事了,就在房间里大喊“毛俫仔,过来呀!”我师父有时故意不理,蔡师傅却心动。但那边没有喊他,他没意思跑过去,就带点酸味地说:“那边喊毛俫仔哩,她们离不开毛俫仔哩!”

我师父没好气:“狗日的们,吃了饭不消胀,叫人不得安宁,别理她们!”仍然拿一本书,一心一意的看。那边叫了几声没人应,便嘻嘻哈哈一窝蜂冲出来。一脚踢开对面的门。有人抓了我师父的书丢在地上,有人抓住衣领、衣袖就往外拽。

一般的女人力气不大,但这3个女人可是做工的发人,一双手自然有力。当然,毕竟是女人,还是体弱。但3个体弱的女人齐心协力就能使一个大力的男人无可奈何。男人呢,恪守好男不与妇斗的古训,力气不敢放开了用,并且不好随便还手。女人呢,是不惜余力的。此消彼长,我师父就被拖倒在地上。

3个人还是拖,一边拖一边笑骂:“毛俫仔,你算老几,老娘们叫你不作声,死了?咽气了?哑喉了?”我师父也破口大骂,且骂且笑:“狗日的杂毛,还不放手啊!把老子的衣裤搞邋遢了,我要你们的命!”但妹仔们哪容他分说,一齐拖进对面的寝室。

蔡师傅只在一边傻笑,还助威:“加油,加油,抓住他的耳朵!”果然郁曼丽就去抓耳朵。我师父“哎哟、哎哟”的叫,只得乖乖的像一只待宰的绵羊,连滚带爬的进了妹仔们的寝室。

接着就传来郁师傅的尖叫:“死毛俫仔,栽毛俫仔,老娘的手都让你捏断了。你赔老娘的手。” “你扯耳朵,你扯耳朵,我自己的娘还没扯过我的耳朵。你来扯。嘿,我捏断了你的手再说!”

其实只是打扑克三缺一,叫我师父过来凑数。为什么不叫蔡师傅呢?也许正是蔡师傅告了“密”,她们对我师父更可以随意大施拳脚,而对蔡师傅就要格外谨慎小心了。

蔡师傅想,就算3个女人都喜欢毛俫仔,就算毛俫仔想停妻再娶,他只能占有一个女人,还有两个呢。蔡师傅对我说:

“你师父肯定嫌弃那个农村婆娘,你师父有野心。”

“你怎么知道?”

“你也知道,大家都知道。一个结了婚的男人,除了过年,平时不回去,就连探亲假也不休,老婆又不准来。这样的男人,除了你师父,没有第二个。”

“你好像蛮有经验的嘛。”我笑嘻嘻的。

“我这个未结婚的男人尚且这样猜想,结了婚的还有不想老婆的?”他咧开嘴巴笑,舌头伸出来,在嘴唇上舔一圈,像不好意思的小男孩。

“经验?我老蔡没有这样的经验,要有,就不是这个样子,嘿嘿。”他又补充。

蔡师傅尽管说话粗鲁,甚至有时还鄙俗得很,但是你如果抓住他一、二句不得体的话善意地讽刺,他会觉得不好意思,粗糙的大脸都要胀红。骨子里是个正人君子,不懂得风流。这样的男子始终得不到女人的欢心。

“依你看,你师父喜欢对门的哪个妹子?”他很唐突的问。

我想弄明白他的意思,反问:“你看呢?”

他偏着脑袋想了想“我看那个郁曼丽最有可能。”

我故意唱反调,“也不一定,有一次我师父与我聊天,扯到男女之事上,你知道我们师徒有时候讲话是很随便的。我师父说:‘他妈的,这些女人我真想不通,我一个结了婚的男人被她们缠住不放,眼面前放着的黄花郎蔡承受就好像冒看见一样。’有一次封春华用开玩笑的口气说:‘毛俫仔,你要是冒结婚,我就嫁给你。’‘真是个疯子婆,嘿嘿,’”

蔡师傅瞪大眼睛,要确证似的:“你师傅真是这样说?”

“嘿嘿,蔡师傅,别当真,都是开玩笑的。”

“你师父他妈的走桃花运。我看他最好和老婆离婚,在3个妹仔中找一个算了。”

“我师父可不是那样无情无义的人。停妻再娶,不是一般的事,影响多不好。”

“哼,你师父还顾虑影响好不好?恨不得3个妹子都跟他上床才好。”

 “既然如此,蔡师傅就和他来一个争夺大战,把最好的抓到手,谅他也没得说的。因为他已经讨了一个老婆了,不能贪心不足。”

我故意调侃起来,冲淡严重的气氛,以博一笑。但蔡师傅不答,黯然神伤,不停地摇脑袋:

“争他不赢,争他不赢,就不同他争了。那间寝室里的妹仔,也是说不出的味道。我老蔡从此不打她们的主意。”

据我从旁观察,那间寝室里的3个妹仔,确实没有人属意于他。他这样说,倒是真有自知之明了。便又觉得蔡师傅可怜,全厂是他这个年龄的男人,只剩下他还是黄花郎,就是新进厂的青年学徒,三、五个月之后,便都心有所属,暗暗成双配对了,莫非他真要一辈子打单身?

蔡师傅又说起我师父。说他与毛俫仔住一间寝室三、四年,却从来没见过他老婆。毛俫仔那人表面上看起来笑笑哈哈,人缘关系也很好,其实大男子主义思想严重,霸道得很,发起脾气来也吓人.农村老婆还上得了他的手?

蔡师傅说,毛俫仔这人眼界蛮高的。听他曾经讲过,不到18岁,家里就给他找了老婆,根本不懂事。10来年了,以后也应该懂事了,还晓不得日老婆?至今没有生小孩。原因只有一个,老婆人才太差,长得难看。哪里有对门寝室三个妹子漂亮?互相一对比,老婆更拿不出手了。这边打情骂俏,那边不理不睬。毛俫仔脚踏两只船,两只船怎么走呢?他必须踩翻一只,留下一只。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