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云之博客

天上的云霓五彩缤纷,哪一朵属于我?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10、马背上的文化体育中心

阿克塞县是哈萨克民族的自治县,人数不多,总共10万人左右,却是全国2002年的百强县之一。

由于经济腾飞,近些年搬迁了新县城。新县城虽然面积不大,却建设得精美,象一台盆景,百看不厌。虽然城内百业毕陈,物品应有尽有,但是与西北其它城市一样,普遍的比较清静,看不到人如潮,车如流的热闹景象。

身处内地,习惯了人车拥挤的环境,一时之间自然不大习惯,但是却让你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进入另一种美妙境界。

我在大街上走了三天,脑子里绘制了一张完整而细致的地图,知道从哪一条街出发,朝左朝右能去哪些地方,哪些地方有哪些部门,哪些东西在哪些地方卖,哪一条街有何特点,哪几座雕塑耸立在哪个路边。

城市管理得井井有条。但是乘管理人员不注意,或者不在意,或者在并不繁华的地方,有一两个摆小摊子的,看见我走来走去,开始拿眼睛看我,似乎在说,这个人好无聊,既不买东西,走什么呢?其实我已经认识他了,他是不是认识我了?我既不买他的东西,他也一定没有兴趣与我交流。但是很快我就找到一个躲避他们的好办法,因为我发现了一些我特别喜欢的地方,再给我更多的时间,我也能打发没事可做的无聊,而让那些小贩们看不到我。

这些地方就是博物馆,文化馆、体育馆。

博物馆我去了两次,如果我还在这个城市的话,我还会去无数次。当我产生了对这个城市,也就是对这个特殊民族有一个新的感悟的时候,我就会去博物馆查看其档案,让这个民族的形象在我心里再一次鲜明。

文化馆我并不是很热心,因为无论是我的故乡,百万人口的一

作者  | 2017-4-8 19:37:58 | 阅读(35) |评论(0) | 阅读全文>>

9、老外保罗

女婿比我先到吐鲁番一个星期。

我到的第二天,女婿告诉我,有一个老外工程师叫保罗的今天要来,是美国公司派来协助稿实验的。

我说,你几次去美国公司,认识他吗?

女婿说当然认识,除我之外,别的同事没人能认识。

女婿准备晚上去火车站接车。头天晚上我到的时候是9点,今天也是那个钟点吗?

女婿说,还要晚,要到半夜。

半夜后我已经睡着了,不知道女婿什么时候回到房里睡下的。

吃早饭时,我看到保罗了。保罗个子不高,稀疏的黄头发,高鼻梁,深眼窝,大眼睛,双眼皮,阔嘴巴,憨厚而略带狡黠。女婿说过他是五十来岁。

保罗早就在桌子边坐下了。我同女婿走过去,见我年纪独大,猜到我是谁了,敏捷地站起,伸出手来与我握,如日本人那样弯了几次腰。他似乎知道我不懂他的语言,并不说什么。我也知道他不懂我们的语言,也仿照他做几个动作,然后是笑,并不说什么。

但是他与中国的年轻同事们却有许多话说。他说他的英语,年轻的中国同事也说他的英语。他说英语很慢,似乎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说,清晰而流畅,几乎连我这个视英语如鸟语的人,也快要懂得他的意思了,只是还隔着一张纸,谁知道他说什么。

不过,我分析一定是说的他们工作上的事,但是几个青年同事却不时的发出哄堂大笑。真是工作上的事,有什么可笑的。我有点纳闷。

我认为保罗的英语是说得好的,不急不缓,却又连贯,似乎还有声情并茂的味道。别人笑,而他不笑,我就认为他说话一定幽默,不然,别人不会笑,而他自己也不会煞有介事的样子。我们中国的相声演员其实一般也是说得慢的,特殊需要时才快。

作者  | 2017-4-8 19:34:02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8、博物馆

我参观了新疆吐鲁番博物馆和甘肃阿克塞博物馆。因为这两个博物馆是在大街上,稍微留意就可以发现。

如果说前者的名气比较大,没有象样的博物馆说不过去,而后者的名气说不上有,也说不上无,而博物馆的规模和内容,两者几乎不相伯仲。

博物馆是文史展馆,没有她,生活照常进行;她与经济没有直接的关系,她不赚钱,反而还要倒贴,在如今社会主体意识里,凡是无助于人们赚钱的事,是不容易引起人们兴趣的;她不是游戏厅,游乐场,影剧院,歌舞厅,人们消闲或者寻求刺激,是非去这些地方不可,而在某些人看来,博物馆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要这样郑重其事地造一所象模象样的大房子,布置得如此的严肃认真,百思而不得其解,不得要领不如避而远之。

尽管吐鲁番的博物馆就在主要的大街上,有宽阔的门面,两面墙上整体地以象征手法浮雕出古代著名的人物和故事,还是吸引不了许多的人。

阿克塞博物馆整洁充实的展厅里,既然对观众不收费,干脆看不到一个工作人员。安全监督的门倒是有的,但是你不从那个门进,没有别的门可进。现在的科技日新月异地发展,聪明的工作人员也许已经将安监门的智能警报联结到他的手机上,一有异常,他会立即出现,正常情况下,可以放心地去做自己的事。

我那个下午从进门到看完最后内容,期间只先后进来过两个观众,很快就消失得无踪无影,就象被悠长的过去时空所穿越,去了数百年上千年前的某个地方。唯有我无法穿越,只能在上千年遗留下来的实物、图象、器物之前流连。

当我注意力特别专注的时候,我还是知道我在现实生活中,最好的时候,也只能处于穿越和非穿越之间。我无法跟踪上那两个法力无边的人。不过,我倒庆幸他们的穿越,我们各得其所,谁也不干扰谁。

作者  | 2017-4-8 19:29:07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游记】西北天高(外10篇)之七《飞天》

2017-3-25 11:51:30 阅读26 评论1 252017/03 Mar25

7、飞天

如果说天地间是一个巨大的水晶球,那么敦煌就是里面最亮的一颗小水晶,莫高窟则是构成这颗最亮小水晶的内核。

敦煌,在人类文化史上,是一个光芒四射的名词。我一直没有能去成这个圣地,我一直想要去成,这一次算是圆梦了。

敦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我去接近她,亲近她,条分缕析她,但我怕我的能力不够,福分太薄,但我还是去了。我是从吐鲁番坐小车去的,在那一条唯一的,没有多少车辆的高速公路上,奔驰了二、三百公里, 穿越唯有荒漠的平原和山地,寸草不生,人踪绝迹,鸡犬无声,与狂野的风尘为伴的空间。

近了,近了,于是,看到了飞天形象的绘画,造型,变形,在许多的建筑物上,指标牌上,甚至路灯都是飞天提一盏灯,飞越在电线杆上。

一朵碧空飘云,一条舒卷飘带,一个成四十五度角向上,向上,也许还有旋转,飞越的天女,几乎构成了敦煌的标志性文化图腾。

小车驶近敦煌,就象渴极欲饮看到了一潭碧水,听到淙淙的水响,纵是天上的仙境也顾不得了,唯有痛饮才是最大的快感。我睁大眼睛,生怕漏掉了哪怕一丁点只属于敦煌而不同于别处的一切。

敦煌行政上是县级市,却看不出城市应该是从哪一条边线开始,到哪一条边线结束。看到了树和草的绿色,漂亮的房子,艺术性强烈的造型。中心地多的是酒店和餐饮,却没有密集的人群,给人以仙山琼阁之感。

仙山琼阁是一尘不染之处,清冷而清爽,飞天仙女的故乡,一朵云彩托着她们从这里飞出,飞向楼外楼,境外境,天外天。我们来到了飞天的故乡,她们是护法,是赞颂,是鲜花,我们轻易的得到美的洗礼。

作者  | 2017-3-25 11:51:30 | 阅读(26) |评论(1) | 阅读全文>>

【原创游记】西北天高(外10篇)之《宾馆女经理》

2017-3-25 11:47:15 阅读19 评论0 252017/03 Mar25

6、宾馆女经理

我们住的吐鲁番宾馆,据女婿说,实际上就是原来的吐鲁番县的招待所,后来改为宾馆。他到火车站接到我的时候,告诉我是住在这个宾馆。

当时我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钟了,虽然天色还有点薄明,对当地人来说刚刚入夜,对于我这个刚从内地来的人来说,晚上9点实在不算太早。他的介绍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好不容易到了吐鲁番,坐飞机又坐火车,实在有点辛苦。

我俩在街上找个小店,吃完饭已经是10点多了。小车开进宾馆,停在后院。女婿说,我们住四楼,就不从前面坐电梯了,从后面走上去还快一些。

我们住在四楼南端的第一间房,楼梯是从外面上。木梯,一路吱嘎作响,楼梯有点旧了。作为招待所改制的宾馆,似乎不应该有这样的楼梯。女婿看出我的疑虑,说,十多年前我第一次来吐鲁番,就住在这里,以后基本上每年来一次,都住在这里,见证了这个宾馆一点也没有改变。

他的话让我吃惊,还有这样的事?说明这个宾馆经营不佳。我信口说出我的看法。

他立即肯定我的意见,就是嘛,除了我们这样单位联系签了合同的顾客,别的人基本不来。要不是公司安排,我也不会住在这里。

我有点迷惘。我初来乍到,不可能说出中肯的意见,便不作声。女婿似乎没有将意思说完,立即补充一句,这个招待所还是国营企业,你知道的,国营总是干不过私营的。

现在还有国营的宾馆吗?真是让我长了见识!我惊呼。怎么回事啊?是要保持少数民族地区的政治稳定,还是这个地方经济改革滞后?

女婿鼻子里哼一声,摇摇头,说,谁知道呀。

我来这里的目的,

作者  | 2017-3-25 11:47:15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游记】西北天高(外10篇)之五《葡萄长廊》

2017-3-25 11:42:59 阅读19 评论0 252017/03 Mar25

5、葡萄长廊

我们住的吐鲁番宾馆,门前有一个大院子,方便停车。出院子就是一条公路,公路两边水泥钢筋作柱,再以硬塑板材装饰。顶上用钢条为架,连接两边,高约丈余,从这一段公路的入口至出口,约长三百米。入口和出口两端,成九十度各汇入另一条公路。

如果单是这样的建筑架设在一条公路上,似桥非桥,似梁非梁,似亭非亭,一定没有任何价值,政府部门也不会别出心裁想出这个怪招。其实你真要去吐鲁番找出我上面描述的地方,你永远也找不到,似乎并不存在。

但是从我进入这一截奇怪的地方,我却一点也没有感到奇怪,我想,这真是奇思妙想,利用公路建设了如此壮丽的葡萄架!真是此架只应吐鲁番有,别处哪得此奇闻。原来我上面的描写,少了最为关键的一笔,就是公路两边所植的葡萄树。

葡萄本不是树,但葡萄藤长粗了,向上牵引,就成了树。葡萄被牵引上架后,爬满了公路顶上的钢条,填满所有的空间,把一条宽阔的公路盖成封顶的长廊。阔大鲜绿的葡萄叶有如层层叠叠绿色的花朵,被风吹动,哗哗作响,似在唱一首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的悠长的歌谣。自然,葡萄叶不仅仅覆盖了廊顶,也装饰着两边。两边的柱与柱之间,有固定的供游人休息的条凳。游人坐在凳上,如置身奇特的绿色游宫。

这绿色游宫通向何处,不免要东张西望,却是一眼望不到头,便向近处看。最为舒心的似乎这长廊里的空气都被葡萄叶过滤,让你全身心融化在葡萄叶的绿色里,就连你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了,与铺天盖地的葡萄所同化,也变成了一株葡萄,共同装饰着美丽的葡萄园。

你向上看,看不见太阳,却可以看见被葡萄叶筛揉下来的温馨的阳光碎片,如

作者  | 2017-3-25 11:42:59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游记】西北天高(外10篇)之四 《火焰山》

2017-3-25 11:35:51 阅读18 评论0 252017/03 Mar25

4、火焰山

书本上的火焰山给我以神奇的想象,希望神话成为现实;现实中的火焰山极力往神话上靠拢,竭力说服自己,在许多年前,这里确实发生过神奇的故事。

其实不仅仅是我,许多的人都喜欢这样。

吐鲁番的火焰山被史料证实,西游记中取经的唐僧,确曾经过此地。于是,方圆数十公里的火焰山当作圣地,在一个距离公路较近而又平坦的地方,用铁丝网围了起来,作为朝拜的中心。除此之外,别的地方不好接近,不是距离公路遥远,便是断了路的沟壑。

后来,女婿用小车载着我,绕火焰山转了一圈,发现还有一些地方是可以登山的,但是没有人往这些不用买门票的地方上去,因为一般不会用小车绕一圈,去发现不用买门票的地方。其实我也是正大光明,堂而皇之买了门票上去的。

进门的两边墙壁上,彩绘满了取经师徒的神奇故事,然后是一个旋转的拾级而上的楼梯。中间竖一根直径一米以上的彩色圆柱,仔细一看,竟然是大徒弟孙悟空的定海神针金箍棒,再仔细一看,还原成了一根巨大的温度计。温度计上的那一抹红色的水银标记,即便在数十米远经过的公路上,坐在车上的人一边行车,一边伸出脑袋,就可以看见那一抹红色所到达的位置,旁边有醒目的数字,告诉你,今天火焰山的温度是多少,高的可达七十多,低也不下于四、五十,证实这里是真正的火焰山,有图象,有数据,不由你不信。

走出旋转的圆形楼梯,就是山脚广阔的平地。迎面是一系列铜铸的西游记中的神像,如唐僧五众,牛魔王,铁扇公主、哪咜等,生动而形象,就象他们当年在火焰山创造了那个流传千古的神话后,还拍照留念,让今天的人们可以据此再塑他们的金身,以吸引朝拜者信以为真,烧香礼拜。

作者  | 2017-3-25 11:35:51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游记】西北天高(外10篇之3)

2017-3-3 15:14:02 阅读39 评论0 32017/03 Mar3

3、烤羊肉的老板

西北地方的城市,无论大还是小,简朴还是繁华,几乎全是规范的现代建设的模式,所有的房屋和街道,留足了应有的空间,特别是人行道,几乎与中间正规的马路等量齐观。

不是他们有多么科学的头脑,多么长远的发展意识,实在是广博的国土面积大大多于人口生活的需要,不管这种需要是要怎样的自然条件为支撑。

同时,这些城市几乎就是昨天早晨突然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崭新,稚嫩,散发着热气。只是流动的人口太少。正因为这样,城市便显得干净,清静,从容,新鲜。

因为人口少,生意难得兴隆,不少的本地人便跑到内地去做烤羊肉的生意。

这些人戴着漂亮的维族小花帽,典型的维族人的形象,说明他是真正的维族人,所烤的羊肉也是典型的,决不欺世盗名。

但是,这一切,却给烤羊肉的文强老板带来了莫大的便利。他不是本地人,老家在甘肃,却热爱着吐鲁番。他在这里烤羊肉十五、六年,一直舍不得离开。

他的的门店也是在一条普通的马路边,门面的装饰并不特别,商号极其通俗,就叫“文强烤羊肉”。要研究他的与众不同,似乎是他门前的人行道特别的宽绰,下午在他店门前宽丈余的有限的地面上,摆开六、七张桌子,与那一条大街别的烤肉店一起,做好了夜市的准备。

纵观那一条长街烤肉夜市的规模,实在不敢小觑,可用一眼望不到头来形象并不为过。

那一条望不到头的大大小小的桌子全都铺上白桌布,就象天上起了一条长长的白云,煞是壮观。如果这所有的桌子周围全都坐满食客,该是如何的叹为观止!

这样看起来,文老板的所谓与众不同也并没

作者  | 2017-3-3 15:14:02 | 阅读(3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游记】西北天高(外篇之2)

2017-2-28 15:44:43 阅读12 评论0 282017/02 Feb28

2、招车的女孩

这一次去西北,主要是女婿趁着公司派他去这里做某项科技实验,之前也多次来过这里,情况熟悉,知道我有愿望了解西北,他可以做向导,一力主张我随来。

他比我先到吐鲁番一个星期。我到吐鲁番的时候是晚上,他来车站接我。到吐鲁番的第二天下午,他开着小车,陪着我在市里转了一圈,然后向市郊去。

吐鲁番市是个县级小市,市内范围不大,城市设施基本上是现代化。我觉得真正的吐鲁番是在城市之外。

二、三点钟的太阳正大,车里有冷气,感觉不到外面的热。外面的太阳明晃晃的,显然是我在内地从来没见过的。野外没有一个人,偶尔有一、二台手扶拖拉机开过,之后便又恢复旷古的荒寂,一切都在金色光芒的笼罩下。

如果说金色光芒来自于天上灿烂得看不见准确形状的太阳,不如说我们这个星球已经与太阳融为一体,我们自己就是太阳,就是灿烂的发光体。

车窗外远处的平原一会儿是寸草不生的碎石硬土,被阳光炙烤得发黑发暗,一会儿是爬伏在地上的一簇一簇绿色带灰的矮草。而公路两旁却有着一排排高大的白杨,在风中的阳光下簌簌歌唱。白杨下有一片片低矮翠绿的葡萄园,象是要躲避灼人的阳光而紧缩着身子。我想即便这样也是没用的,阳光从天顶上直压下来,天底下的一切生物都无可逃遁地被笼罩着。但是,这一片片的绿色却象是从江南水乡借来的,穿越空间在这里展示,与远处的干枯毫无关系。

我深感惊讶,对女婿说,这一片片的葡萄园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女婿说,是坎儿井引来的天山雪水浸泡着长成的。

小车转过弯,似听见淙淙的流水声。女婿停下车,说,我们下去看看。

作者  | 2017-2-28 15:44:43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游记】西北天高(外10篇之1)

2017-2-28 15:41:05 阅读12 评论0 282017/02 Feb28

1、铁甲军车

从上海坐飞机到乌鲁木齐,听人说要6个小时,心里一直犯难。

我不喜欢长时间乘车坐飞机。硬着头皮坐到飞机上,做好硬挺的思想准备,事实上只有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心里不免暗暗高兴。

走出机场大厅,还不到下午3点。飞机从上海出发是上午9点,这趟从东到西的漫长的旅行,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完成。

不过,接下来还有一截很短的旅程,那就是下午5点从乌鲁木齐到吐鲁番的一个多小时的火车,而且车票已经在网上买好,只须到车站的自动取票处,将我的身份证放在取票机上亮一亮,车票就会从出票口吐出。

这样算起来,7点左右就能到达目的地。

据说西北这个地方的太阳比内地要迟下山2个小时,也就是说,内地天黑了,这里却还有2 个小时的白日。在这个晴朗的秋天,如果内地7点天黑,今天我还能在这里再享受2个小时的白日,似乎有赚了什么似的莫名的兴奋。

我用15元在机场大厅买一张去火车站的大巴车票,舒舒服服地坐到车上,闭上眼睛,以为只要睁开眼,火车站就到了。

车行一段时间,睁开眼睛一看,车站的上方却标着南站两个心惊的大字。怎么了,乌鲁木齐难道有两个火车站吗?安排我旅程的我的女婿却并没有交待这事,机场大巴从卖票到上车都说是火车站,并没说是去南站,现在却蹦出个南站又误入南站,责任在谁?

我想责任应该在大巴。我反身想找大巴司机,但大巴已淹没在人车之海中,无迹可觅,即便找到也是既成事实。当前要务,赶紧弄清是不是还有个乌鲁木齐站,南站去乌鲁木齐站是不是方便。问谁呢?

我这才仔细打量眼前如海浪

作者  | 2017-2-28 15:41:05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再战长沙

2017-2-28 11:55:56 阅读13 评论0 282017/02 Feb28

顾名思义,除了现在要大战一场,曾经还战过一次,就在长沙,湖南的省会城市。不由让人想起三国时关公取长沙的那一次著名的战斗,后代子孙编剧写文,沸沸扬扬,成为很有趣味的历史事件。但是关公没有再战长沙,如有,一定更为有趣。正因为没有那再战的历史事件,我就有了异想天开,安安与轩轩第二次在长沙见面,我就想到了“再战长沙”这个标题。他们俩第一次战长沙是在2015年的9月,这第二次是2017年的1 月。这第二次见面相处甚至与上一次没有大的区别,开始也是互相不理睬,各玩各的,就像两军对垒,互不通音信,相对着隔开一定的距离,安营扎寨,埋锅造饭,磨刀擦枪,准备大战。而暗地里互派探子,打探对方军情,然后连夜部署,决策战略战术。也许乘着对方立足未稳,连夜劫营拨寨,也未可知。两个孩子,轩轩四岁,安安三岁半,一个是我的孙子,一个是我的外孙,一个在长沙,一个在上海。这一次是安安回湖南过年。这时,他们小小的胸臆里,就藏着千军万马,正在心里部署阴谋诡计,要与对方再一次大战一场。我相信他们一定还记得去年见面的第一次战斗。我作为他们使节与信使,责任是要将他们拉扯到一起,无论是战是和,都不能就这么僵着,互相不理睬。我对这个说,叫哥哥呀,平时总是念着哥哥,现在见了面,怎么就不作声了?对那一个说,叫呀,叫弟弟呀,你是哥哥,应该主动一点嘛。其他的人也在旁边鼓动打气。大家都想急于看到,他们互相玩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有趣的现象。但是他们还是不理对方,就连我们大家的话也当成耳边风。反倒是我们没趣了,各人去做各人的事,谁愿意为两个什么事也不懂的小屁孩耽误自己的大事。正当我们暂时将这两个小屁孩放到思想之外忘却的时候,忽然就被

作者  | 2017-2-28 11:55:56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战长沙

2017-2-28 11:46:03 阅读10 评论0 282017/02 Feb28

《2岁安安的日记》选录

2015-11-6    农历八月二十四    星期二

战长沙

因为今年中秋与国庆是前后脚的时间,靠得很近,再加上其它的假期,女儿和女婿有十多天的休息,9月18号便带着安安陪我去湖南老家。

老家没有人在,女儿的母亲在长沙给她的弟弟带孩子。我们要去的主要是长沙。

女儿弟弟的孩子轩轩比她的孩子安安还大4个月。我没有来上海之前,是与轩轩的奶奶一起带了轩轩一段时间的。我离开他们是迫于安安没有人带,请一个保姆又不放心,不得已而为之。

那时候刚刚生了一个孙子,我兴头正高,更由于已经与那小子建立了感情。两年多的时间 过去,虽然在感情上与轩轩没有新的发展,但已经存在的两年多前的感情还牢牢地拴在心里,总想着什么时候去长沙看看我的孙子。

在上海,我时常面对安安便想起轩轩。但轩轩在我心里始终是一双大大的眼睛和在地上飞快地爬行的形象,也即是两年前的形象。

两年里,我经常与轩轩的奶奶通电话,每一次都会听到轩轩成长的故事;我也从他的父母在网络上发出的轩轩的照片里看见他,但就是想不起他究竟长成了什么样子。

我在自己博客的主页上,应该是作者照片的地方,贴上轩轩刚刚学会爬行的一张十分可爱的照片,一打开博客的网页,他的顽皮的样子就会映入你的眼睛。安安早就认识了。每当安安一看见,一定会指着大声叫喊:

“轩轩哥哥!”

无聊的时候,我会对安安说:

“你知道轩轩哥哥吗?”

作者  | 2017-2-28 11:46:03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游记】西北天高

2016-9-12 18:11:54 阅读17 评论0 122016/09 Sept12

中国的所谓西北部,是个粗犷而神奇的地方。去那里旅游,追求的不是温柔和细腻,享受和欲望。这样的追求在南方,在繁华都市。我去的时候和游历的全过程,一直用这样的理念去暗示自己,以使自己不虚此行。

2016年8月16号,从上海飞往西北的新疆乌鲁木齐,当即转车去了吐鲁番市。25号到敦煌。28号到甘肃的阿克塞县。9月3号乘机返回上海。算起来将近20天时间。

时间不短。不短的时间里,对于祖国大西北的认识,几乎与旅居三年多的上海,熟悉的程度没有严格的差别。因为我回到上海居住的环境,竟然有了陌生感,而西北的明朗的景象,时时在心里亮堂着。

我仰头看天,天上一片瓦蓝,丝丝缕缕的白云在深邃无边的空间或飘或住,这样的状态下,太阳轻而易举将它的光与热竭尽全力地播撒下来。大地承受的光与热,是那样的纯粹,纯洁,纯正,没有掺一点假,刺戟得皮肤不可承受的疼痛,但是似乎并不怎么出汗。其实汗是有的,只是温度高,即出即干,就连汗水蒸馏之后应该有的粘稠的感觉也不留下。抹一抹手臂,干干爽爽,即便穿一件纯棉的衣服,也不被汗水所湿,以至于很少看到打赤膊的人。

吐鲁番城郊的火焰山,就是《西游记》里唐僧取经,被孙悟空用铁扇公主的芭蕉扇熄灭了火焰的地方,人工竖在那里的一根巨大的孙悟空的金箍棒,实际上是一根温度计,即便开车从它旁边的公路上走,偏过脸去,可见到温度计上一抹红色的定位,旁边的数字也清晰可见。

那天我乘车经过,见到的红色定位在零上57度,而那天并不感觉特别的热,便叫我大吃一惊。

据说一年中最高可以达到70度。如果在我们南方,这样的温度那还得了

作者  | 2016-9-12 18:11:54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诗】人民万岁

2016-9-7 16:42:13 阅读28 评论2 72016/09 Sept7

呼喊人民万岁的伟人走了,还会有呼喊的领袖来吗?人民万岁的精髓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曾几何时,为人民服务是一首神圣的歌,多少“明星”唱诵得惊天动地,而今天他们还唱吗?不,他们不再唱了,哪怕是张张嘴那么简单的事,他们也不愿意。因为,代表人民的那个人走了,能够给予奖赏的那个人走了,能够让他畏惧的那个人走了。他们不希望人民万岁,真正人民万岁了,他们就没有希望了。但是人民还是希望万岁,人民最终会将不希望的人掀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而呼喊人民万岁的那个人,人民会永远呼喊万岁。

作者  | 2016-9-7 16:42:13 | 阅读(28) |评论(2) | 阅读全文>>

【转载】五星级酒店大厨从不外传的炒菜秘方

2016-7-9 16:06:36 阅读21 评论0 92016/07 July9

五星级酒店大厨从不外传的炒菜秘方

素材   网络   编辑  蕙质兰心   边框   我是一片云

作者  | 2016-7-9 16:06:36 | 阅读(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湖南省 永州市 水瓶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